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血舞长鞭

  见那女子终于放开自己掀起虚掩的窗只身跃进竹屋里去,这才轻轻将偷偷压在舌下的丹丸吐在地上,口唇中只晕染着淡淡微苦的味道。

蒙面女子跃进屋中飞快的起身扫视四周,巨大的竹榻悬挂着一幅墨绿色半透明的纱幔,几剑下去只见棉絮翩飞,榻上空空荡荡连个鬼影也没有。

她暗道不好腰间却冷不丁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缠住,“啊!”纤细的身子唰的一声抛出窗去,重重的跌在地上。

寒风呼啸中,墨色的身形几乎与夜色浑然一体,那抹奇异的银白冰冷而又诡异,一条蛟龙般的长鞭飞快的卷起掉落在地的长剑,稳稳的握在手心里。

蒙面的黑巾早已飘落,女子只觉喉间腥甜上涌,一口鲜血喷溅出来,她却仍执拗的用衣袖抹去血迹,“有本事就杀了我!就算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这个恶贼!”

鬼面似乎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举起长剑便要挥去,“不要!”微雨来不及思索冲上前伸开双臂护住女子,清澈的眸中隐隐透着坚定。

“滚开!”

又是这个女人!长剑直直的停在离微雨鼻间半寸远的地方,司北翼凝起眉头胸中升起一抹怒气。

“你不能杀她!”微雨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只想简单的保住女子的性命,全然忘记了自己亦是身处险境。

蒙面女子似乎有些意外,她坐起身形止不住轻咳,“我骗了你!那丸丹药只是普通药丸,并无毒性,你快些离开罢!”

“不!”早知道这女子如此不堪一击她也不会将她引到这里送死,微雨怒视着仿似噩魔般的鬼面,沉声应道,“我也骗了你!他并不是你要找的人!是我把你引到这的,我就要把你平安带出去!”

不管那女子究竟要寻的是谁,落在他手中也只有死路一条,司北翼恼怒的见她二人争来让去,长剑狠狠挥去——

爹、娘,微雨眼前飞过的闪过一些画面,那些她曾经拥有并且珍爱的东西,如今她就要失去了么……

如墨的发丝随着夜风徐徐飘散,勾画出一抹出尘的飘逸与通灵,微雨惊诧的发现森冷的长剑削去的只是自己鬓边一缕轻盈的发——

而那冰冷的鬼面眸中似乎有一瞬间的动容,继而飞快的隐去,哐当一声将长剑抛落,旋转身形有如鬼魅般消失在汹涌的竹林里。

那女子俏丽的容颜因为伤势越发的惨白,沉默半晌才幽幽道,“这回,我们扯平了!”

雨丝星星点点的打在脸上,更添了一分凉意,微雨望着她沉重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里,那片瑟瑟起伏的竹林,那张银白冰冷的鬼面便像是个可怕的梦,梦醒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二天一早,微雨刚刚起床洗了把脸,阿七捧着个托盘走进屋来,不由分说从托盘中取出一把秀气的剪刀,拉起她一侧的发丝轻轻剪去——

微雨心中一动,抬起清澈的眸子望向她的眼睛,缓缓问道,“你知道的对不对?”

阿七不眼中依旧平和如初,将她两缕齐肩的短发轻轻用微紫的发带系起,齐腰的乌发简单的挽了个髻便又垂顺下来,这才满意的收回托盘离去。

第二十一章 血舞长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