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魑魅魍魉

  幸好风花力道不足,虽然使了全力,却也只是让她背部臀间红肿淤青,并没伤了骨头。

轻轻拂去她面颊上纷乱的发丝,微雨按捺不住心中的感动将她揽在怀里,“傻瓜!我们是姐妹啊,难道你忘记了么!”

“嗯!”飘雪含着淡淡的泪花,静静感受着微雨带给她的温暖,暂时忘却了心中滋长的恐惧。

弥园中大多房间都上着锁,只留一间破旧的堂屋供幽闭之人居住,窗外的雾气似乎越来越浓,屋中寒气也越发深重起来,一条薄薄的棉被便是她们所能找到的唯一御寒的物品。

趁着天色未晚,微雨在墙角寻了把散了骨架的椅子,一块块拆卸下来,从怀中取出火镰和砾石轻轻一擦,火星迸溅出来点着了一幅破烂的纱幔。

飘雪眼前一亮,惊喜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有了火什么妖魔鬼怪也不怕喽!”

天色慢慢黑了下来,阵阵阴风吹来,森冷的雾气让地上的火苗忽闪着一隐一现,不知能勉强支撑到几时。两人都有些困倦,便相互依偎着睡去。

“啊!”火堆不知何时已悄悄熄灭,一双悬在半空中的腿诡异的荡来荡去,飘雪止不住尖叫起来。

“小姐!”飘雪死死搂住她的身子,惊恐的颤抖着身形,害她也突然有些紧张起来。那女子诡异的转过身形,朝着她们低泣道,“还我命来!”

微雨冷眼瞧着她突然变幻了脸色,吐出猩红的长舌宛如恶鬼一般,这才厉声喝道,“若是真有冤屈怎不一纸诉状告到阎王那里,又何必装神弄鬼吓唬无辜之人!”

那女鬼却恍若未闻,伸出枯瘦尖利的手指向微雨扑去,微雨从怀中取出那块从未离身的佩玉冷声喝道,“你若是鬼便该认得此物!”

佩玉“天心”,乃是叶家家传至宝,本是上古灵玉精雕而成,据说是九殿神君遗世之物,可驱鬼辟邪,震慑一方。

女鬼一愕硬生生停下身形,阴阴冷笑过后,夺过她手中的玉破窗而出,诡异的身形转瞬消失在迷雾之中。

飘雪颤抖着抬起头来,忧惧道,“小姐,如今连辟邪的玉佩也被掳走,可如何是好!”

微雨抚着她的发丝轻声道,“这世上根本没有鬼魅,这些不过是别有用心之人使得障眼法而已!你只要相信善有善报就好,我们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鬼魅又能奈何?”

飘雪身形一震,仿佛失了心神般呢喃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只怕有些人没有微雨这般的胸怀坦荡,那么又该如何呢……

经过这次惊吓,二人无论如何也再难入睡,雾气随着太阳的东升稍稍散去一些,弥园中那些诡异的影像也随之静谧起来,倒像是一种错觉。

破旧的院门吱嘎开启,微雨听到声响慢慢将飘雪扶起,院中立着一抹灰色的身影,细细瞧去,那人竟然仅有一只眼睛,另一只像是被什么人生生的挖了下去,徒留着恐怖的伤疤。

飘雪捂住自己的嘴,生怕尖叫声会给她们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微雨微微攒起眉头,淡淡的问道,“阁下莫非是要放我们出去么!”

第十九章 魑魅魍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