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罪魁祸首

  半晌却没有意料之中的剧痛,双臂攀沿之处反而有些异常的温暖。

“该死的女人!你到底要抱多久!”熟悉的狠戾声音响起,微雨睁开晶亮的眼眸,便见到那让自己恨得牙根直痒的银色鬼面,紧抿的薄唇喷火的眼眸都预示着他心中极为的不悦。

险些害自己骨断筋折的罪魁祸首竟然还好意思发脾气,不由得微雨心头燃起熊熊怒火,敛起秀眉恨恨道,“谁要你救!若不是你我也不会摔下来!”

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司北翼深邃的眸子幽然变得如暗夜一般,毫无预警的松开双臂,微雨惊叫一声双手死死的攀在他颈上,才没有狼狈的跌在地上。

抬起眼瞪着他的下巴,心中暗自诅咒这个该死的恶魔下地狱去,却没注意到自己娇小的身子整个挂在人家身上,显得有些暧昧。

鬼面幽暗的眸子猛地向门口望去,微雨察觉到他的异样,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阿七不知何时静静的站在那里不措眼珠的看着状似亲密的二人,眼中一抹惊讶飞快的隐去。

高大挺拔的健硕身影与娇小玲珑的可人女子奇异的融合在一起,是那么的自然与般配。

微雨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尴尬境地,俏脸微微泛起红云,松开攀在人家颈后的双手挣扎着站稳身形。

鬼面的怒气丝毫没有退去,沉声怒道,“谁让这个该死的女人进入凌波阁的!”

阿七神色间平静如常,似乎并不惧怕他骇人的怒气,朝着惜花轩的方向轻轻一指,鬼面便即明了,暗暗咒骂郁云扬的多事。

微雨按捺不住心中的气愤,“你以为我愿意住在这里么?只要有你在的地方便是地狱,谁稀罕!”

无论自己多喜欢这座书斋,遇见这个煞星便什么兴趣都没了,微雨瞪他一眼怒气冲冲的跑下楼去,娇小的身影化作小小的黑点渐渐隐没在夜色里。

从凌波阁出来微雨就有些后悔,凭什么为了那个恶魔放弃了自己那张舒服的大床,却跑到漆黑的园中吹冷风。这下可好,连个栖身的地方都没有了。

高大的身形坐在书案前慢慢合上了双眼,书斋里弥漫着的墨香总能轻易的平复自己纷乱的心绪,可今夜却有些不同。

一抹淡雅的茉莉清香绕在心头挥之不去,“该死!”手握成拳重重的砸在厚重的书案之上,沉闷的声响在宁静的夜晚尤其清晰。

之后接连几天,微雨除了做些洒扫之类的琐事外便会在血室中帮忙,日子过的倒也充实。没想到古怪孤僻的余忠竟然这么快接受了自己,虽然话语间依旧尖酸刻薄但与原来简直有天壤之别。

夜里她还是会回凌波阁去,只是再也不愿踏进书斋一步。微雨坐在床畔轻轻捶打着自己酸痛的肩膀,桌案上摆放着一尺见方明黄色的木匣,惊愕的发现里面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倦隐斋”孤本,三卷一本不少。

难道是阿七知道自己喜欢才特意放在这的么?微雨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可能,却没注意到原本漆黑一片的书斋阁楼中忽然亮起灯火一直闪烁到黎明时分才渐渐熄灭。

第十七章 罪魁祸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