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欲加之罪

  午后,火红的日头为初秋的山里带来些许暖意,微雨停下脚步拂去面上几缕被风扬起的发丝,眯起眼眸静静享受着这难得的舒爽。

“微雨姐!”一个同是灰衣的女孩急匆匆的跑来,顾不得抹去头上沁出的汗珠,扯住她衣袖就往宝幸楼方向跑去。

方才她正在园中洒扫,远远瞧见飘雪捧着些名贵的雪蛤送去宝幸楼,却被风花一把打翻在地!

宝幸楼里,一张银色可怖的面孔冰冷而不耐,丽如烟笑吟吟的立在他身后,绝美的面容满是笑意,像是条吐着红信的蛇。

“飘雪,你以为跟了那个不识好歹的丫头便会得道升天么!转了好大的一圈,还不是又回到这里!”

风花冷笑着高举起手中厚重的木板重重落下,飘雪被两名婆子凶神恶煞般摁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能愤恨的把头瞥向一旁咬紧牙关牙关!

这便是丽姬惯用的小把戏,司北翼有些不屑的冷哼,女人便是这样,往往会将所有的心思用在这些无谓的争斗上,殊不知更加令人厌恶。

“住手!”微雨心头一震,丢下手中的提篮冲上前去,伸开双臂护住伏在地上的飘雪,怒声喝道,“有气冲我来便好,何必迁怒旁人!”

“你也知是迁怒么!”他缓缓站起身形,不怀好意走上前来,俯视着微雨清灵透澈的眸子,邪恶的笑道,“这儿不是京城!纵使将她乱棍打死,也触犯不到那该死的律例!”

微雨眸中凝起一抹墨色的雾气,半晌才冰冷的重复道,“你究竟要怎样!”

他粗糙的大手轻轻托起她小巧的下颚,故作思忖,阴狠的道,“或许,你跪在地上磕几个响头,我一高兴便饶了她的贱命!”

“我若是不呢!”男儿膝下有黄金,即使她不是男儿,也知士可杀不可辱的道理,微雨盯着他冰冷的眼眸冷冷道。

他不怀好意的微笑,似乎早料到她不会轻易服软,“若有奴仆不服管教,便入后山弥园幽闭三日,这是庄中的规矩!来人!”

司北翼锐利的眸中突兀的闪现出一抹冰冷,没有人能在弥园安然无恙的出来!她也不会例外!他倒要看看叶微雨能执拗到几时!

恐怕不单单是幽闭这么简单,飘雪圆圆的俏脸唰的没了血色,她曾听戚夫人说起,那里似乎闹鬼闹得很厉害,凡是进过弥园的人非傻即疯,没有一个能好好出来!

“疼么?”微雨扶着一瘸一拐的飘雪,若非亲眼见到,她定然不会相信这世间竟然真有如此怪异的地方。

青天白日的前一刻还是艳阳高照,而现在便如阴雨连绵后的迷蒙,整座宅院笼罩在浓雾之中,飘忽而诡异。

飘雪雪白的额头上沁出豆大打汗珠,却强忍着回了微雨一记甜美的微笑,“不疼!”

高门大院的宅子显然有些个年头,但从斑驳的朱漆描金的横梁依稀可见当年的堂皇与富丽。

“小姐,我们真的要在这呆上三天么!”飘雪垂头丧气的咕哝道,“或许,小姐你根本不该来救我!”

第十八章 欲加之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