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囚禁

  鹿王曾经预言的四十九日即将来临,柳风直感到心神不宁,苹儿当真如同鹿王所说的,可以死而复生吗?苹儿,他的苹儿,如今也只有苹儿才能够触摸他心底最柔软的部位了。

“公子,外面来了好多官兵呀。”大贵莽撞地跑到柳风的跟前,一边擦着被门外气势汹汹的官兵吓出来的冷汗,一边慌乱地禀报着。

柳风沉下心来,这一日是注定要来。他的心如死水般平静。

他沉着地走进厅堂,曹思敏搀扶着大夫人已经伫立在一旁。而其他的家眷也都在抱头低低啜泣。

带队的竟然是小喜,今日的小喜已经不是昔日柳府柴房里的仆人了,他看到柳风来到堂前,冷笑着下命令“柳府上下除了丫鬟仆人以外,全都带走。”之所以放过这些下人,是因为当今圣上谢景冲念在青儿也是下人出身,而且他痛恨的只是柳家,与其他人等无关。

大夫人慌乱起来,反抗着来拿她的官兵们,一个地位稍高些的小将不耐烦地挥起拳头,曹思敏见状,连忙护在大夫人身前,结果那结结实实的一拳就生生地揍在温婉瘦弱的曹思敏身上,发出一声不小的闷响。柳风一惊,连忙挣脱钳制自己的官兵,上前猛地推开那名小将,忍着怒火,抱拳,沉声开口:“小喜公公,这些都是老弱妇孺,请公公积点阴德,欺负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不当是大丈夫所为啊。”

小喜的脸上布满阴狠的冷笑“积德?你们柳府就积德了?大夫人能把两个大活人活生生地给打死了,那叫手无敷鸡之力吗?柳公子,你谦虚了吧!”

大夫人听罢,不住地颤抖,一双恐惧的眼睛望向柳风,希望可以寻求一点庇护。曹思敏忍受着胸口的强烈不适,挨着大夫人安慰着她。其他的家眷更是吓得不敢吭声。

柳风颓然低下头去,苹儿的死,最痛苦的就是他,他也恨,可是大夫人是他的亲生母亲,他能这么办?

“小喜公公,我们柳家犯下的罪过与外人无关,你要抓我们柳家上上下下任何一个人,我柳风都不会吭一声,只是曹小姐是当今太医之女,不当卷入这场纷争。”

小喜不为所动,太医?不久,恐怕也要沦为阶下囚了吧!要怪只能怪曹思敏当日见死不救,一笔一笔的血帐,谢景冲都记在心里,只等着让他们一个一个付出代价。

“柳公子,这咱家可不能做主啊,逮捕曹小姐,也是万岁爷的意思。”小喜说完,绝情地向左右使了一个眼色。一群官兵又拥了上去,每个人都束手就擒,有了方才挨揍的经验,大夫人也不敢再轻举妄动,只得乖乖就范。

“报告公公,柳老爷病重无法下床,怎么办?”一名官兵从厅堂的一角走出来,抱拳禀报着。所有人都屏息凝神不知道这位小喜公公会这么处理

小喜冷哼一声,“无法下床?好,你带上几个人,把他连床一块抬走。”

众人见状暗暗唏嘘,这是怎样的赶尽杀绝?当今圣上竟恨柳府到如此地步。

柳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皆被赶进囚车,当囚车经过集市,附近的百姓纷纷前来观望,议论纷纷。人群中蓦然穿出一个身影,一手搂着一名娇艳的美人,一手摇着玉骨扇,肆无忌惮地爆发出一阵得意猖狂的笑。真是天助他薛智霖,他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柳风这颗眼中钉拔去,看看以后还有谁敢再管他薛智霖的闲事?

囚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