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受罚

  柴房的下人越聚越多,紫柔紧闭双目一动不动的躺在柴堆里,原本艳丽的脸上血迹斑斑,鲜红的血液正一点一点往下滴落,在柴堆上,地面上,留下一片殷红,异常地触目惊心。而青儿,平时嗓门那么大的青儿,此刻却那么宁静。

谢景冲站在青儿正对的位置,衣袂飘飘,双眸中震惊之色正一点一点褪去,俊逸非凡的脸庞一如青儿那般平静,但炯炯的目光却闪烁着从没有过的感动,他感觉到自己的眼眶变得潮湿起来。

苹儿只是沉默,一直沉默地低着头,没有人可以看清她的脸,也不知道此刻地她在想些甚么。

前来看热闹的人见此光景全都议论开来,猜测着自己所能想到的可能性。柴房实在是太小了,很快就已经水泄不通了。

“大夫人到。”裘嬷嬷搀扶着端庄严肃的大夫人来到院子外边,下人们很快让出一条道来,毕恭毕敬地低下头去。

看着倒在血泊里昏迷中的紫柔,大夫人的眉目顿时犀利起来,声色俱厉地怒道“谁干的?这到底谁干的?”

青儿丝毫不畏惧,坦荡地迎上盛怒中的大夫人,凛然道“我干的。”说着朝前走了一步,凌乱的发丝被风带起,悲壮而冷艳。

“还有我”谢景冲挺起胸膛向前迈了一大步,凛然从容。

苹儿静静地抬起头,还有甚么可说的吗?她轻轻地往前走,挺直腰杆一直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无悔地走近青儿,和她肩并肩,没有多余的语言,她执起青儿的手,冷然地注视着大夫人。

青儿却慌了,她不要那么多人来帮她受过,尤其时苹儿,她的病才刚好。如果真的挨罚,她一定忍受不了,还有谢景冲,她拼尽全力去保护的男人,现在却自己自投罗网,不,不,她不要。青儿哭着甩开苹儿的手,忿忿地指着苹儿和谢景冲,叫道:“这件事跟你们甚么关系也没有,你们走,如果你们为了我好就走,走啊……”

谢景冲更加毅如泰山地一动不动,如果他让一个女人来帮他受过,那他谢景冲还是男人吗?

苹儿也是哭着摇头,重新上前,紧紧拽住青儿拼命甩开的手,带哭腔道“如果今天换做是我,你会走吗?”一句话让青儿不再挣扎,她已经泣不成声了。

所有的下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深深触动,连原本幸灾乐祸看热闹的几个也笑不下去了。

裘嬷嬷原本严厉的脸上闪过淡淡的欣赏之情,但她偏过头去看大夫人时,愁云瞬间笼罩了她,此三人,恐怕凶多吉少了……

大夫人双目眯成一条线,暴怒地大喝一声“够了——很光荣是不是?各个抢着争着,你们当柳府是甚么地方?还无法无天了。”这是演戏给谁看?大夫人凌厉的目光扫视一遍众人,指名道“大贵,你来说,到底谁干的?”

大贵震惊地抬头,他怎么那么倒霉,为什么要叫他说,那他该怎么说呢?

“快说。”大夫人不给他犹豫的时间。

大贵吓得抖了一下,所有人的视线都在大贵的身上,大贵环视了一眼苹儿几人,羞愧地偏过头去,迎上大夫人那想吃人的眼神,唉,谁让他家中还有个老娘呢,他不能撒谎呀,“是,是,是青儿做的。”大贵结结巴巴地道,根本没脸抬起头来。

青儿松了口气,回以一个感激的微笑,苹儿和谢景冲二人都愣在当场,谢景冲粗暴地叫道“你胡说,是我干,你不要诬陷好人。”

“好人?”大夫人阴阳怪气冷笑道,“来呀,给我把这个好人先重打一百大板再说”反了,这帮下人越来越放肆了,打了人了还这般嚣张,不治治他们,实在难消她的心头之恨,紫柔可是她最信任的心腹,居然敢动她的人,真是不想活了。

“不,不要啊。”苹儿‘噗通’一声跪下,一直挪到大夫人跟前,哭得泪雨梨花,“大夫人,一百大板实在太重了,青儿会受不了的,苹儿求求您了,这样太残忍了……”

谢景冲也动容了,一百大板,一个弱女子怎么忍受得了?他是尊贵的帝王,自然不会跪地求饶,他一步抢上前,威吓道“朕命令你不准打——”小喜一听,差点吓得魂飞魄散,他的身份是不能轻易暴露的。虽然现在是情非得以,但……

小喜二话没说,冲上前,用尽力气,紧紧捂住谢景冲那还想再说的嘴,生拉硬拽,硬是把他拉到一边。

大夫人被气得脸上的肌肉都抖了起来,把脚一踢,苹儿惊呼一声,被重重甩到地上。“还等甚么?马上动手,我要亲自监督。”

受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