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站在墓碑前,不光是慕子宁,裴立轩也十分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竟然是慕清鸣。

“爸爸,你怎么在这里?”墓前已经放了另一束百合,慕子宁这才意识到这个墓是……裴立轩的母亲的墓。

裴立轩瞟了一眼那束刺眼的花,“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他认识他的母亲吗?

慕子宁为难的看了一眼裴立轩,又看了一眼慕清鸣,这样尴尬的场面真的让人无所适从。

“小宁,看来你什么都没有告诉他。”慕清鸣皱起眉头,她一定一直都没有为自己辩解。

裴立轩拉过她的手臂,“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吗?”不然慕清鸣怎么会这么说呢?

“没有。”

“没有?那你告诉我他跟我母亲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裴立轩的疑问越来越深,他一直都忽略了追问事情的根源,而她也从不解释什么。

慕子宁看着为难的慕子宁,他从来没有为她做过什么?这次必须担负起责任来。

“小宁一定没有告诉你当年为什么会偷了你的企划案,也没有告诉你我和裴人商的关系,对吗?”慕清鸣淡淡的说着。

裴立轩更是恼怒的盯着有些慌张的慕子宁。

“爸爸……”她以前发生过什么事已经不重要了,她只是想珍惜现在的生活,那是她从未有过的……幸福。

“你去车上等我。”裴立轩放开她,拿过她手中的花,放在墓前,他似乎很有兴致想要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慕清鸣对她点点头,示意把事情都交给他。

慕子宁咬着唇,漫步离去,留下一个男人讲述着从前的故事,一个男人面无表情的听着,只是,慕清鸣并没有用仇恨的语气,这就像是在讲一个过去好久好久的故事。

裴立轩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听着慕清鸣的讲述,他说她是被威胁的,他说她也是受害者,他说他一直喜欢着他的母亲,他还说……其实原来他的生命竟然是这样来的……

“如果你有怨恨,我愿意接受任何的惩罚,只希望你不要再为难小宁,她因为我已经受了太多的苦了……”

“够了。”裴立轩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眼中的怒火燃烧着,“不管怎样,她还是欺骗了我,这是事实。”她是被逼的没错,可是她却在他和别的男人之间选择了别的男人,那她到底当他是什么?

“小宁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宁愿牺牲自己,也不希望看到自己身边的人受一点伤害。”

“所以她就选择伤害我?”裴立轩放开他,愤恨的离去。

慕子宁摇下车窗,看着裴立轩怒视的眼神,心一下凉了,他知道了吗?他在生气。

裴立轩钻进小车,“开车。”冷漠的吩咐着。

“轩,爸爸他……”车窗外,慕子宁看到慕清鸣失落的脸朝她强颜欢笑。

车子渐渐驶上了公路,可是裴立轩却一直一言不发。

“轩,对不起。”

“对不起?是因为欺骗我,还是因为瞒着我这些事?”他承认他的确很生气,她竟然对他只字未提,在她心中,他到底有多少分量。

“都是……”咬着唇,不知该如何继续这样的不安的对话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