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农家女,女扮男装考科举
穿越农家女,女扮男装考科举

穿越农家女,女扮男装考科举

玻璃纸不玻璃心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4-05-21 10:35:52

车祸穿越,柳禾风成了柳家二房唯一的男丁,只是他这“男丁”是她娘指女为男瞒下的。 既然成了“他”,那自然要为这一家撑起一片天地。 身怀美食系统,柳禾风带着柳家二房全体奔小康! 只是士农工商,即使家中日渐富足,“他”还是无法成为三个姐姐最坚实的后盾,于是柳禾风拿起了书本,走上了科举之路。
目录

7小时前·连载至第一百七十六章 替王明景造势

第一章 分家

  今日的杨柳村一大早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六月的江南,正值梅雨季节。

  位于扬州城外,桃花镇下的杨柳村已经连续半个多月阴雨连绵了。

  对于柳家的小孩子来说,梅雨季节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候。因为他们不用早起放牛,能够躲在里多睡一会儿懒觉了。

  当然也不能在床上躺得太晚,那不然家里老太太可就要发火了。

  柳家老太太一共生了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都已成家生娃,拢共起来这两房又生了八个孩子。

  其中大房生了两子两女,二房生了一子三女。

  柳禾风,就是二房唯一的那个儿子,也是最小的孩子。

  只是他这二房唯一的“儿子”,其实是二房的四妹。

  当年她娘怀着这一胎时,柳家的二子一场风寒去了,二房的顶梁柱塌了。

  又恰逢生她时,算错了日子,家里人都出去干农活了。

  愣是留下他娘一个人生下了她,看着小小的她,处境凄凉的二房,她娘狠了狠心,喊了她儿子。

  只是这好不容易长到四岁的二房小儿子,前两天一场风寒去了,把二十一世纪的柳禾风送到了这个躯壳中。

  【叮!美食系统加载中...】

  美食系统?

  刚被车撞死就被拉到这副躯体中,还没缓过来的柳禾风,又被这突如其来的美食系统惊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等到平静下来,柳禾风开始观察起来了眼前的这个美食系统。

  非常简单的系统,一个签到、一个过往食谱列表和一个仓库,目前的食谱列表和仓库空空如也。

  柳禾风尝试性的点击了一下签到系统。

  【恭喜!签到成功,首次签到除了赠送葱油小面食谱一份,还赠送抽奖一次,是否立即开启抽奖?】

  柳禾风想了想自己以前的非酋体质,有些犹豫。

  【是否立即开始抽奖?如若不立即开始,即视为放弃抽奖。】

  看到这个,柳禾风想也不想地点击了上去,有总比没有好。

  【恭喜宿主,抽中五十年人参一颗,奖励已经发放仓库,可随时存取】

  五十年!人参!总算欧皇了一次,柳禾风闭着眼睛,消化着这惊喜。

  。。。。。。

  “吱呀”,听到一声清脆的开门声,柳禾风睁开了眼睛。

  一个枯黄消瘦,但依稀可见往日风采的女子走了进来,这是原身的母亲,杨荷花。

  “风哥儿你终于醒了,你快吓死娘了,刚醒是不是渴了”,说着杨荷花抹着眼泪。

  接着,她又朝着外头喊道:“三丫头,快拿碗水来。”

  只听一声清脆地“诶”,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姑娘走了进来。

  手上还端着一碗清水,“小弟你快喝,刚从井里打上来的”。

  杨荷花看着喝着水的柳禾风,心疼地替他掖了掖如破布一般的被子。

  “好些了嘛,风哥儿,下了这么些天雨,还觉得冷不,娘再去拿两件衣服来盖上”。

  柳禾风抬手拉住了就要起身的杨荷花,“不了不了,好多了,不用加了”。

  温情还不到一刻,门外便传来了老太太的叫骂:“这些年多少银子进他肚子了,还是病歪歪的,以后也不是个能干活的。”

  听到这话,杨荷花脸色铁青,起身走了出去。

  便与那老太太争论了起来,“老二还在的时候,我们二房多少银子去了公中,现在老二走了还没几年,你们就翻脸不认账了!”

  老太太听到平时老实巴交地二房媳妇还嘴了,一口气也猛地上来了,“你们这一家子不全靠着公中养着,这短命鬼都把银子吃了,你们还敢抱怨!”。

  想起丈夫去世后,一个人干农活烧饭,整个二房被柳家当仆人使唤,还要被骂吃白食,杨荷花只觉委屈。

  她怒火冲上头,说道:“好,你既然觉得我们二房是白吃白喝,那咱们分家,找族长去分家!”

  说完,两人拉扯着朝着那族长家去了。

  躺在屋内的柳禾风惊了,才刚来就遇上大戏。

  初来乍到,她对二房家的一家子很有好感,也很想去帮忙。

  只是碍于这个还没完全恢复的身子,她只得躺在床上听着声音渐渐远去。

  又恢复到了她刚来时那般安静,这具本就脆弱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沉沉睡去了。

  。。。。。。

  嘈杂声又将柳禾风吵醒,这次醒来,她只觉着之前那种沉重感觉消失了,便起身了。

  “风哥儿,你起啦”,三丫头跑了进来。

  她手舞足蹈地说道:“去分家的时候,奶奶只想分我们一亩地,但是族长爷爷说咱们二房毕竟有你,又做主多分了两亩呢”。

  看着眉开眼笑地三丫,柳禾风竟有些心疼这小姑娘。

  她也更切身体会到,她这是真正来到了古代,一个重男轻女的封建时代。

  这时,她也有些理解当初要将她当男孩养的杨荷花。

  在这个时代,没有男丁二房立不起来,也就没有分出去还能分到田产的说法。

  看着瘦削身材的三丫,柳禾风默默捏起拳头。

  她告诉自己,以后你就是二房幺儿,二房唯一的“男丁”,以后的顶梁柱,柳禾风。

  这时,杨荷花也拿着分完的田契地契回来了。

  刚踏进门,顾不上擦去眼中的泪,她便冲了上来抱住了柳禾风。

  “风哥儿,娘这些年也是没办法,还好有你,还好有你啊”,杨荷花哭道。

  柳禾风抬起短小的手臂,将手轻轻放在杨荷花因为哭泣起伏的背上。

  她安慰道:“娘莫哭,风哥儿在这呢,以后我会保护你们的”。

  看着一脸认真的柳禾风,杨荷花破涕为笑,“好的,娘相信风哥儿,娘不哭了,走咱们收拾收拾,去分的竹屋,那可是你爹当年做的”。

  柳禾风点了点头,杨荷花以及二房的三个女儿一起收拾起来。

  自从柳老二死后,二房这些年一直被偏心大房的柳老太克扣。

  是以收拾起来,全家家当也只有一个包袱。

  “走”,杨荷花拿起了包袱踏门出去,院子里的四丫五丫跟了上去。

  三丫拉起了柳禾风的手,“小弟,咱们也走吧”。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