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娘娘她一路高升
病弱娘娘她一路高升

病弱娘娘她一路高升

一颗杏黄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4-05-20 23:47:32

长嬴的人生格言是,不想做皇帝的皇后不是一个好太后。 人人皆知她是扶不起的病秧子,一天三顿饭五顿药,连隶京的顶级金牌媒婆也要望而生畏。 所有人都以为她入宫是阴差阳错,只有她自己清楚,一切结果的背后都是她精心策划。 她从没想过要做个好人。 皇帝和他稀薄的爱,只是她步步晋升的垫脚石。 敢拦她路的人,天王老子来了也格杀勿论。 * 越慈最近变得有点奇怪。 他为了权衡势力不得不收进朝臣的病秧子女儿。 原本很嫌弃的,可后来他老是不自觉往那病秧子的雪阳宫里跑。 现在就连他养的鹦鹉都会叫那病秧子的小字了。 暴君沾满鲜血的手掌心里,不知何时开出一朵娇弱的小白花,这一护,就是一辈子。 (小剧场) 那天暴君满脸深情:“嬴儿,如果下辈子我不要皇位,你要不要跟我去山里隐居,做一世寻常夫妻?” 长嬴笑靥如花:“兄弟,不出意外的话,下辈子你再来,大俞的皇位就是我在坐了。” * 暴君vs腹黑病秧子 排雷:非双洁,男女主不是非黑即白,偶尔仁善,主打野心。
目录

18小时前·连载至第六十九章 腊八前的谋划

第一章 入宫第一步,陷害我自己

  六月的夏风卷着暑气,穿过长长的前院钻进景明堂。

  “你好大的本事,都会写这么不知羞耻的东西了。”

  清瘦的女孩跪在堂屋中央,单薄双肩瑟缩,不敢正眼去瞧座上的厉色妇人。

  她懦懦辩解:“母亲,真不是我写的……”

  “住口!”

  杜氏朝她脸上摔下一张褶皱信纸,“你的字迹我还不知道,还敢狡辩?”

  长嬴攥着那信看也不看一眼,兀自掩面呜咽,可怜见的。

  杜氏却未动容,压低了声音训诫道:

  “你自己怎么折腾,我本不想管,但你做下这种不要脸面的事,若非我发现早,万一让人传出去,不但家族颜面扫地,连你妹妹的前程也要被连累,到时你可休怪我无情。”

  长嬴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景明堂外一阵骚乱。

  “老爷回来了——”

  她看了眼杜氏,后者明显也绷紧了情绪,抓过信纸慌忙往袖筒里塞。

  长嬴也站了起来,简单拍去身上的浮灰。

  两人各自收敛神色,一前一后出了堂屋迎接家主。

  长之荣从西南边境凯旋,圣上龙颜大悦,给他封了个从四品下的中府折冲都尉,又赏了护军的勋官,批下四个月的休假归家休养,可谓风光无限。

  阖府上下本应是一团喜气,做足了万全准备迎接他的。

  若不是今天才发现长嬴那见不得光的通信,杜氏也不会这天慌了手脚。

  尽管她乐于见到先夫人遗留下的这个女儿身败名裂,可她跟长嬴到底是名义上的一家人。

  长嬴名誉受损,丢的不仅是长府的脸面,连她亲生的二姑娘也要遭人非议。

  长嬴瞄了一眼杜氏的袍袖,那里面藏的就是自己亲笔写下的“情书”。

  她无声笑了笑。

  “老爷~”

  长之荣一只脚刚跨进二门槛,杜氏像只猫似的,立刻软软缠了上去。

  “月晴好想您啊~”

  长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杜月晴早年习舞,软绵的腰肢,酥耳的低柔细语,就是她多年来牢牢套住长之荣的诀窍。

  长之荣粗鲁揽过她的肩,她的耳朵不得不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浑厚的笑声直震得她耳膜直发麻。

  她引着长之荣走进堂屋,夫妻俩有说有笑坐下,彼此嘘寒问暖,却完全忽略了这个女儿的存在。

  长嬴倒也不在意,悠悠坐下捧起半温的茶杯喝茶。

  “老爷,信儿他……”

  长之荣表情不太自然,劝慰道:“他还在边关,回不来,好着呢,别担心。”说着就捏过她的下巴,照她的左颊狠狠亲下一口。

  杜氏脸一红,笑眼里刻意掩藏的嫌恶和失落,尽落入长嬴眼中。

  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和隐隐约约女孩子交谈的声音。

  “二姑娘来了——”

  裹着桃粉色罗裙的丰腴少女像花蝴蝶似的,迈着轻快的步子进了屋。

  她这一进来,方才还在说笑的二人立刻止了声,齐齐朝她看去。

  “给父亲、母亲请安,女儿来迟了,还请父母大人恕罪。”

  翩翩有礼,温婉大方,又不失小女儿家的俏皮活泼,同座上闷声喝茶的苍白纤细的长嬴形成鲜明对比。

  长朦注意到长嬴也在,立刻笑着过去行礼。

  “姐姐好啊,近来身子可好?听说姐姐最近病得厉害,我还没来得及看望。”

  长嬴搁下茶杯,回之一笑:“我素来体弱,哪有不病的时候呢?无非是气候转换有些受不住罢了,过两日也就好了。”

  杜氏瞅准了机会,插话道:“是啊,何况嬴儿这病,可不简单呢。”

  长嬴的表情变得不太自然,垂下眼帘。

  长之荣听出杜氏话里有话,“怎么个不简单法?”

  杜氏笑道:“我原想安排这姐妹俩一同入宫参选的事宜,谁知这丫头自己有了属意的人选,不想入宫呢。我看她这几日身子不适,多半是这相思病害得。”

  长之荣一怔,下意识问道:“哦?嬴儿属意哪家的公子?”

  杜氏道:“正是孙尚书家的三公子。诶,今年年初还来咱家拜过年呢。我瞧着是个好孩子。”

  长之荣诧异地看了长嬴一眼,闭眼叹道:“唉,姑娘大了,许多心思竟连为父也不知道咯!”

  长嬴眼圈一红,羞得低头不肯言语。

  “可不是呢。老爷,要我说这也是件好事。我说句不好听的实话,嬴儿虽说容姿不输朦儿,可她到底身弱体虚,去选秀恐怕也是过不去考核的。等她落选以后,我就给她安排个好亲事,姐妹俩到时都能风风光光地嫁了,你我不就省心了?如此一来,万姐姐九泉之下也能瞑目……”

  说到情深处,杜氏还掏出帕子蘸去不存在的眼泪。

  她口中的“万姐姐”,便是长嬴生母,长之荣的先妻万珍珍。

  杜月晴原本是长嬴过世生母的陪嫁丫鬟,后又被父亲纳为侍妾。

  万珍珍生下长嬴后没几天就过世了。才过一年,杜月晴就被扶正,紧接着有了妹妹长朦和弟弟长信。

  她这话的意思,其实也是长之荣心里所想。

  两个人都知道,十天后的选秀,根基不稳的年轻天子为了丰满羽翼,聚拢人才,必然要选长之荣的女儿入宫,以慰臣心。

  而那个要入宫的女儿,无疑会是长朦。

  毕竟一个温顺但不中用的病秧子,和一个活泼灵动的妙龄少女,瞎子都知道该怎么选。

  尽管长嬴的容姿更胜一筹,尤其是她那双柔媚的柳叶眼一颦一笑叫人移不开眼,不过……

  不过皇家选妃,看重的不单单是姿色,更重要的是体质和家世。若是先天体质孱弱,饶是什么天仙,也只能在最盛放的年纪得宠了,甚至要被骂作狐颜祸水。

  不能诞下子嗣,对俞朝女人来说就是天大的罪过和遗憾。左右是要挑一个长家女儿,自然要挑那个能诞下子嗣的才好开枝散叶。

  长之荣点了点头,捋须道:“月晴有心了。珍珍若能看到你把这个家治理得这么好,也能放心嬴儿交由你教养吧。”

  杜月晴羞涩一笑:“老爷,月晴还有很多不到之处,可不比万姐姐贤惠。”

  长之荣摇摇头:“珍珍的管家能力是不如你的。”

  杜氏刚要说话,余光却扫见长嬴莫名笑了一下。

  她严重怀疑自己看错了。

  她亲爹当着自己的面说她亲娘不如后娘好,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也不知她是没心没肺还是狼心狗肺。

  很快话题又回到选秀上。无非是两口子对长朦嘘寒问暖,嘱咐她进宫万事小心,完全无视了长嬴。

  长嬴小口啜茶,不动声色,耳朵里却细细听着他们的叮嘱。

  他们已经认定了能入宫的那个会是长朦。

  而长嬴,不过是进宫转一圈,见见世面罢了。

  *

  吞下最后一口蜂蜜水后,嘴里的药苦味终于淡去不少。

  “我叫你准备的东西,可送去了?”

  “下午就送去了。只是二姑娘防备着,恐怕不会用。”

  “她用不用都无妨,只要你送去了,事情就好办。”

  “是。不过姑娘这一步棋下得太险,一旦不成有损姑娘名誉……”

  镜中的美人面,略显苍白,却不失美感,活像个精致的瓷娃娃。

  她悠悠拾起一根簪子插进发髻,浮起诡谲笑意。

  “只要我不出错漏,风险就不存在。”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