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泉之上,人劫地灵
九泉之上,人劫地灵

九泉之上,人劫地灵

敖青明

悬疑侦探/恐怖惊悚

更新时间:2024-06-22 17:02:45

白天青在一天放学回家后,发现她家里突然出现了两个妈妈。
每个妈妈都拉着她说,我才是妈妈。
白天青:这是什么灵异事件!
然后她又发现,整个九泉县,处处都是灵异事件。
她的妈妈是失去女儿痛不欲生的副本Boss,邻居张阿姨是被家暴死的副本Boss,楼下卖馄饨的老婆婆是卖阴阳馄饨的副本Boss,就连自己,也是因为高考压力太大跳楼自杀的小Boss。
世界如果并非真实,那她就让它成为真实!
九泉之上,天穹之下,自由万岁!
目录

2天前·连载至请假条

第1章:两个妈妈

  “妈,我回来了。”

  白天青推开家门,照常喊了一声。

  此时已经是夜晚十点半,她刚下晚自习。

  屋内只有厨房亮着微弱的光,白天青抬手按了一下玄关的开关,发现灯坏了。

  “灯是坏了吗?”她顺口说着,已经换了鞋,正要提着书包去房间,冷不丁撞上了一个身影。

  女人的脸贴的很近,脸上还挂着一抹笑容,消瘦的脸颊因为常年的操持而显得很是疲惫,但眼里似乎带着某种奇特的光。

  “天青,回来了?妈妈给你做了饭,吃饭吧。”

  白天青被自己母亲吓了一跳,她拍了拍心口,道:“你怎么忽然过来了?我都没听见声音。”

  说着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太好,她又说道:“我今天不吃了,我一会得赶紧写题,明天就三模了,马上要高考了,我正好也不饿。”

  她说着就要进屋,母亲也没说什么,仍然游魂似的跟在她身后。

  白天青甚至没注意到她跟着自己,只是在要关房门的时候才发现,母亲人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碗,脸上仍旧带着那股奇异的笑容。

  不知为何,白天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总感觉今晚的母亲很奇怪。

  “你还有事吗?”

  母亲微笑的看着她,什么也没说。

  白天青感觉那种怪异感更清晰了,她关上了房门。

  背靠着房门,白天青松了口气。

  抬眼,她眼睛蓦地睁大。

  因为屋内,昏黄的灯光下,她的母亲正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

  哪里来的母亲?

  她不是在门口吗?

  白天青想喊,见到屋内的母亲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然后,她对着自己招了招手。

  白天青不知怎么,僵硬的走了过去。

  她听见屋内的母亲小声的说:“天青,你刚刚在跟谁说话?”

  “你是不是……”

  “看到了另一个我?”

  母亲的声音压的很低,凑在她的耳边说的。

  白天青汗毛倒竖,她下意识看向门口的方向。

  滋啦——

  屋内的灯闪烁了一下后,灯泡灭了下来。

  在光线消失的那一刹那,白天青看到自己的房门的把手被转动了。

  身边的母亲抓着自己的手冰冷又用力,像是要将她的手臂抓断一般。

  黑暗里,门发出轻微的被开启的声音。

  “天青,你快出来,屋里那个不是我。”

  那是屋外的妈妈说的。

  身边的妈妈还在她的耳畔说:“天青,怎么办,她进来了,我才是妈妈。”

  白天青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是闹钟叫醒了她,早上五点半了。

  她感觉头很疼,摸了摸额头,好像发烧了。

  门被敲响,她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她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门被推开,母亲和平日里没有任何两样,仿佛昨晚只是一场梦。

  是梦吗?

  “天青,你醒了?烧退了吗?你昨天回来的时候说你头疼,现在还疼吗?”

  母亲说着,探了探她的额头,嗔怪道:“还烧着,你这孩子,发那么高的烧也不知道请假,烧坏了怎么办?马上就高考了,身体也很重要啊!”

  她碎碎念着,把药和水递给白天青。

  白天青恍惚的点头。

  哦,她好像是发烧了,所以那果然是梦吧?

  白天青吃下药,起身要去上学。

  母亲说道:“今天我给你请假,你别去了,休息下吧。”

  “不行,今天三模考试,我得去。”白天青下意识说道。

  母亲叹气,道:“可你的身体……”

  “没事,我可以。”

  白天青匆忙起身,打算洗把脸就走。

  水很凉,打在脸上,让额头滚烫的温度降了很多,也让她头脑清醒了几分。

  白天青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凌乱的短发,乌青的黑眼圈,除了比平常更加憔悴几分,似乎也没什么变化。

  不知为何,她很难不想到昨晚的事情。

  那只是梦吗?

  昨天她发烧了吗?

  正发散思维着,她余光瞥到镜子里自己的身后似乎出现了一双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肩头。

  她吓得当场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识回头看去。

  身后什么也没有。

  她感觉自己有点要疯了,是最近学习压力太大了吗?她确实有点承受不住了,如果这次还不能考好,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白天青恍惚着走向门口,被母亲拦住,往她书包里塞了两个鸡蛋和两包药,还有一瓶热牛奶。

  “我知道你着急学习,但也不能不注意身体,有事给妈妈打电话知道吗?妈妈一定会去接你的。”

  这话有点奇怪,也和平日里的母亲不太一样,但白天青只想离开,她有种迫切想要逃离的冲动,所以她胡乱点头,快步走出了家门。

  等电梯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

  家门口还半掩着,里面黑漆漆的,看不到母亲的身影,却能感受到那种注视感。

  白天青打了个哆嗦。

  现在已经是初夏了,天亮的很早,只是今天天格外的黑,好像是阴天,光看天色,仿佛才凌晨两三点。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天才手表,确定确实是五点五十。

  她站在公交车车站,脑子里乱糟糟的。

  因为刚刚那一吓出的汗,这会早晨冷风一吹,她感觉挺冷的。

  但她没心情管这些,一个劲的想母亲的事情。

  好怪。

  难道遇到灵异事件了?

  不是,她都要高考了,能不能高考后再遇见,她辛辛苦苦三年了,不要在这种时候给她搞乱子啊!

  这么一想,白天青又泄了气,什么跟什么,都遇见灵异事件了,她还能满脑子高考她可真厉害哦!

  混乱的思维,让她根本没注意到今天缓缓驶来的1路公交车,和平常似乎有些不大一样。

  白天青已经上了车,顺手刷了卡。

  “滴——学生卡。”

  上了车,白天青才微微一愣。

  因为今天公交车上的人也太多了。

  这辆六点的早班车,平常上学时,车上最多俩人,大多都是她自己。

  可是今天,除了最后还有个空座外,车子已经坐满了人。

  【人数已到齐,副本《九泉县第一高级中学》已开启,将于三站后到达目的地,请下车的乘客提前做好准备。】

  突兀的电子女声,让白天青一惊,下意识回头看去。

  车子没开灯,只有显示前方到站的电子显示屏亮着那行红字。

  白天青张了张口,脑子里快速的过了一大堆自己看过的各种恐怖片和无限流小说。

  然后她骂了出来。

  “草,我的三模!”

  她准备了好久,因为一模二模都因为接连意外没考好,她被各科老师挨个谈心,加上单亲家庭,母亲一个人把她拉扯大,她一直学习压力都挺大的,也想要用成绩来给自己加油打气,不然她真的害怕自己承受不住崩掉。

  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进无限游戏?要不要脸,不知道高三生都只差根弦就断了吗?

  哦不对,等会,刚刚它说什么副本来着?

  九泉县第一高级中学?她的学校?

  好了她又可以了。

  白天青黑着脸走到最后的位置坐下。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