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生子的诰命之路
家生子的诰命之路

家生子的诰命之路

林朝卿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4-05-21 18:08:07

作为定北侯府的家生奴才,姜时宜消极怠工,得过且过,拿着一等丫鬟的月钱却不想做事,每天等着主子的巨额打赏。 作为一个厨子,姜时宜煎炒烹炸,样样精通,从练摊开始,开自助餐,甜品坊,海鲜大酒楼,属于女人的私房菜馆……每天数钱到手软,眼看离她在古代躺平当富婆的日子不远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主子一家被流放边关当了军户,为了报恩,她跟着到了边关又开了小饭馆。 谁又能想到,燕京城千味楼的大掌柜姜时宜,在长城上搬过砖,在边关种过地,在城楼上打退过鞑子…… 一品诰命夫人是吧?咱自己挣!!!
目录

9分钟前·连载至第276章 回到了京城

第1章 进府

  定北侯府。

  松鹤堂外。

  姜时宜穿着青色比甲与七八个女孩站成两排。

  台阶上,一个面容白皙,干净利索的嬷嬷中气十足的说到:“太夫人要见你们,教给你们的规矩都给我记住了……”

  早春的风吹起了姜时宜的鬓发与衣角,她想起来临来的时候父亲对她说的话,作为定北侯府的家生奴才,既然被选进了侯府,就精心的伺候主子们,等着可以出府的时候父亲就来接她回家。

  可是姜父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这个少女已经不是她们的女儿,早在五岁的时候,另外一个女孩穿了这具身体,成了他们的女儿,这十多年的相处,他们已经成了真正的一家人。

  快十年了,姜时宜感觉到自己无力改变这个社会现状,她是侯府世代的家生奴仆,只有脱了奴籍,成为良家子,自己才能活成她想活成的样子。

  姜时宜这样想着,不小心踩了一下前面的女孩。

  “你能不能不要踩我?”

  前面传来一斥责声。

  这是和她一个庄子上的海棠,来侯府的这几个月,所有丫鬟都在一起受嬷嬷教导,她总是对姜时宜充满了恶意。

  海棠的父亲是庄子上的管事,母亲周妈妈是侯夫人的陪房,在府里有些体面,所以海棠娇蛮任性,所有人敢怒不敢言。

  东次间的临窗大炕上,太夫人张氏穿了件石青色缂丝蝶纹褙子,姜黄色综裙,歪在墨绿色引枕上看着手里的名册。

  炕边的黄花梨圈椅是上坐着一位穿着大红蝙蝠纹缂丝褙子、月白马面裙,梳着牡丹髻的美妇人。

  正是定北侯夫人小张氏。

  “湛哥儿院子里该添几个得力的人了。”

  “全凭母亲定夺。”张氏鹅蛋脸,柳叶眉,身材纤秾合度,完全看不出育有两对子女的人,看着只有三十出头。

  众所周知,侯夫人小张氏和太夫人张氏都出自于英国公府,两个人既是婆媳,又是姑侄,二十年来婆媳之间从未有过龃龉,是京城的贵妇圈的清流。

  “你呀真是个不操心的!”太夫人说。

  侯夫人笑了笑:“有娘操心就好了。”

  “等我以后不在了,还为你操心吗?”

  “看娘说的,娘一定长命百岁!”

  一席话说得屋里面人都笑起来。

  “你呀你,都四个孩子了,还说这样的话,不怕你的儿媳妇笑话!”

  几个女孩鱼贯而入,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姜时宜站在后面,她不敢乱看,只盯着脚下的枝叶繁复地毯。

  太夫人看着这几个女孩点点头,正准备开口。

  院子里传来一个声音:“祖母……”

  陆湛人未到,先叫了祖母。

  姜时宜只觉得自己身边一阵风刮过,只看到一段蓝色的衣角和绣着云纹的黑靴。

  “孙儿见过祖母,母亲,给祖母请安。”

  “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了?”太夫人笑眯眯的问。

  陆湛规规矩矩站着,眼睛并不向四周看,“孙儿今天早上读完书,想到祖母就过来看您,不知道祖母这里忙着,请祖母见谅。”

  海棠抬头偷偷看了一眼,陆湛一身蓝色锦袍,面如冠玉,剑眉星目,身姿挺拔,心不由得跳起来。

  周妈妈一个眼风扫过来,她赶紧低下头。

  陆湛拱拱手,“既然祖母和母亲有事,孙儿先告退了。”

  说着就目不斜视走出去。

  陆湛走出去的时候,海棠又往后看了一眼。

  周妈妈看见了,则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太夫人看着名册,突然问到:“原先府里赶马车的姜克俭,他女儿是哪个?”

  姜时宜赶紧站了出来,“姜克俭正是家父。”

  “哦,你是姜克俭的女儿,过来让我看看。”

  姜时宜走上前抬起头。

  “果然是个标致的女孩,那一年你哥哥才十几岁,在府上当差,跟着大爷出去替他挡了一刀。老侯爷那时候说过府里要是有了空缺,姜家的人优先补上来,可是那时候你年龄还小,哎!一晃十年过去了!”

  太夫人叹息道。

  “今年多大了?”

  “十四岁。”

  “可曾认得字?”

  姜时宜四岁的时候,母亲就手把手教她认识了很多字。但是现在她不能说,“认识百十个字。”

  太夫人听了有点满意,向身边的大丫鬟玲珑使了个眼色。

  玲珑手里捧着一个荷包,笑嘻嘻的走过来,声音如泉水一般动听,“太夫人赏给你的,快拿着吧!”

  这是一只秀的很精美的荷包,沉甸甸的。

  姜时宜双手接过,向太夫人叩谢。

  太夫人又说到,“就安排到湛哥儿院子里面,给二等的俸例吧!剩下这几个丫鬟你看着安排吧。”

  侯夫人点点头。

  进了怀璧院,姜时宜和清欢,丹青,海棠四个人被安排了新的住处。

  二等丫鬟是四个人一间屋子,很不幸,姜时宜又和海棠分在一起。

  三等丫鬟大雪和小雪围过来,姜时宜打开了那个荷包,心不由的“通通通”跳了起来。

  荷包里有两个金花生。三四个银元宝,还有几颗金瓜子,各个拇指大小,非常精致。一看就是年节里府里的夫人们赏给孩子的压岁钱。

  姜时宜攥住荷包,弟弟的学费,父亲的医药费都有了下落。

  海棠恨恨的看了一眼,自己受母亲关照才是二等,姜时宜一来就是二等,太夫人还给了荷包。

  侯府后面有一条街,街里外面住着侯府世代家奴。

  周妈妈在这里有一个小院子。

  周妈妈在自己的家里。打扮的一点都不像奴才,穿了大红色的褙子,头上插着金钗。还有两个穿粉色比甲的小丫鬟伺候喝水吃饭。

  “今天哥儿过来你乱看什么?一点规矩都没有!周妈妈喝了一口茶,看了一眼不高兴的女儿,“太夫人最讨厌没有规矩,还有,既然当了差,就不要老是回来。”

  海棠也不想当奴婢,可是那一年在庄子上,见到陆湛的第一眼,就再也忘不了,可是她这样的身份,那是痴心妄想,只有在陆湛身边,才会有所图谋。

  “我最讨厌那个姜时宜,不管做什么,她总是压我一头。”

  周妈妈使了个眼色,两个小丫鬟就退下了。

  “我给你说过的你都忘记了吗?湛哥年龄也不小了。屋里也该添人了。若是哥儿对你有意,那是你的造化,以后若能有个一男半女提了姨娘,那可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呀!你不要总是盯着眼前。”

  海棠笑了,“那你把她弄到别处去,别放到二爷院子里。”

  “你总是这样沉不住气,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是更好办!”

  周妈妈自然是有打算的。

  陆湛院子里现在有两个一等丫鬟,玉簪是太夫人给的,紫苏是侯夫人给的,紫苏是自己人,只要自己插手,姜时宜就不会进房里去。

  在周妈妈的运作下,海棠进来书房伺候,紫苏和几个丫鬟排挤她,姜时宜根本进不了陆湛房里。

  姜时宜的任务就是打扫院子。她喜欢这个工作,只要在陆湛起来之前打扫完院子,她就无事可做了。

  姜时宜没有很大的野心,老老实实当差,到了年龄回家,这就是她的目标。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