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战王杀手妃
高冷战王杀手妃

高冷战王杀手妃

彦七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18-04-30 22:30:03

作为一个女汉子,穿到一个娇滴滴懦弱的将门嫡女身上,叶风回毫无压力。 只是还来不及一展雄风,好好收拾一下那些找上门的麻烦和反派角色。 最先找上门的却是原主标配的未婚夫婿。 高冷霸气战神之尊的亲王殿下,不仅不算个麻烦,甚至顺手将所有的麻烦和反派角色统统解决。 他一心一意的独宠,让叶风回总觉得占了大便宜怪不好意思的。 亲王殿下说道:“我肉都吃过了,还能让猪跑了?这便宜你占定了。” 叶风回说道:“你好歹也让我发挥发挥,亲力亲为一下,我又不是个任他们揉捏的软柿子。” 男人却搂着她,笑容邪气而宠溺,“晚上咱们回房,你想怎么发挥就怎么发挥。” (男强女痞,一对一独宠,轻松无虐,情节痛快)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2810章 大结局

第0000章 一朝身死

  她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过东西了,也没有睡过哪怕半分钟。

  除了每天那些强行灌进嘴里的脏水,她的嘴里没有再进过任何东西,从她嘴里,也没发出过半句声响来。

  胃里头像是火烧一样,那种饥饿的感觉是一种磨人的煎熬,甚至比躯体上的疼痛,来得更加明显难忍。

  比这更难受的,是因为长期不能休憩而导致脑子里轰隆隆的胀痛。

  哪怕她再强健,都有些撑不住了。

  视线有些模糊,因为头上的伤口滴落下来的血液,在睫毛上结了痂,糊住了视线,只能依稀看到些许昏黄的光影。

  但是听觉依旧敏锐,所以能很清楚地听到,有椅子被拉开的声音,有人坐了下来,眼前那些能依稀看到的光影,似乎被这人影给挡住了。

  她艰难地皱眉眯了眯眸子,想要看清坐在眼前的人。

  “已经逼问了她三天三夜了,什么手段都用上了,她那嘴里,硬是连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来,你确定她是鹰眼组织的精英杀手?而不是一个哑巴?”

  男人嘶哑的声音她很是耳熟,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逼问了她三天三夜,严刑拷打,什么手段都用上了,除了自己亲手斩断的那根手指,剩下来的手指脚趾的指甲全部都被拔掉了,指骨被钳断,浑身的骨头恐怕断了一半。

  烙铁鞭子断骨钳,什么都上了。

  先不说有没有机会获救,就算获救,以后也是废人一个了。

  但她一声不吭,这男人倒是因为一直声嘶力竭的逼问而声音变得沙哑。

  他就这么问了谁一句。

  谁?是谁?

  她努力想要看清坐在那里的男人,却是徒劳。

  视线好模糊,头脑也是混沌的。

  我快要死了。

  她的心里很清楚。

  耳朵轻轻的动了动,已经听到了这人一声轻轻的笑声,只一声笑而已,就已经足够让她浑身紧绷。

  “她当然是鹰眼的精英杀手,普通人哪会有这种狠心,在被生擒之前,生生将自己的手指斩下摧毁,也丝毫不开口,不让你们开那个只有她的指纹能打开的箱子,那里面装的……必然是我们想要的东西!”

  “可是她一声不吭,再这样下去,她也撑不了多久了。她不交出指纹图谱来,我们打不开那个箱子!里头的那把高精准电子脉冲光能狙击步枪就拿不到!那可是鹰眼组织花了多大的价钱多少的心血才研发出来的高端武器,若是拿不到……她还有什么用处?”

  嗓音嘶哑的男人似乎有些烦躁,懊恼地说了一句。

  而已经神智混沌的女人哪怕经受再多虐打也面无表情的脸,忽然就这么绽放出笑容来。

  似是杜鹃啼血一样凄美的笑容,在她五官精致被血液沾染了的脸上,瞬间绽放,像是光一样耀眼。

  “哼……呵呵……哈哈哈!”她就那么笑着,这是她被擒来之后,口中第一次发出声音来,那声音冷得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一般,终于轻轻叫出了一个名字,“项铭,没想到,竟然是你,出卖了我,背叛了组织。”

  “很惊讶么?”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声音淡然,听上去像是聊天扯淡一样漫不经心地反问了一句,“阿回,我们从小一起在组织接受训练,从小一起长大,同僚一场,我劝你一句,老老实实交出指纹图谱来,我给你个痛快。”

  “想到你们懊丧的样子,我现在就挺痛快的,指纹图谱?你做梦。哈哈,没有我的指纹图谱,拿不到我那把枪,你就算背叛了鹰眼,转投其他组织,又有何用?喔,容我提醒你一句,强行拆箱的话,箱子里头的炸药就会启动。然后……嘭!”

  她明明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了,但是此刻,却是那么气势凛然,最后一句更是像开玩笑一样,说完之后,她就先笑了起来。

  那么大声,那么爽朗地笑着。

  “项铭,从小到大,你一次都没有赢过我,这一次,你还是输。可怜的手下败将,我在地狱等你。”

  她冷冷说出这一句嘲讽的话来,因为失血而苍白的嘴唇紧紧抿上,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而她这句话中的嘲讽终于是彻底引爆了男人的愤怒,项铭站起身来。

  她模糊的视线只能感觉到身前坐着的男人已经站起来了,而后,咔哒一声枪上膛的声音尤为清晰。

  “你想做什么?”旁边那个声音嘶哑的男人赶紧喝止了一句,“你不能杀她!”

  而后,砰一声。

  这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听到的最后的声音,而后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

  倒是没有多痛,反而一切疼痛都平息了。

  这样也好,终于结束了这匆匆碌碌的,刀口舔血铤而走险的一生,她早就累了,而现在,终于……可以彻底平静,彻底休息了。

  “永别了,阿回。”项铭看着眼前女人的尸体,她额头上一个窟窿正在往外冒血。

  只是,她的表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安详,没有恐惧没有以往的漠然,没有那些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只有安详。

  “你做了什么?!”声音嘶哑的男人惊惧道,“你杀了她!你杀了她!那那个箱子……”

  话还没有说完,对讲机里就已经传来嘈嘈杂杂的声音,和惊惶的人声,“怎么回事?!怎么会忽然不见了?!怎么回事?!”

  项铭已经眉头一沉,伸手就拿过了对讲机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不见了!那个箱子!那个箱子!不见了!”

  那头的人声音里只有恐惧,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恐惧事情一般,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什么时候的事?”项铭的声音中已经有了几分怒意,几分冷。

  “就是刚刚!就是不到十秒钟前!就是刚才!”那头的人声尖利了几分,有些刺耳,“就那么不见了!就那么凭空消失了!凭空!”

  “你说什么?!凭空消失?这不可能!”

  项铭说出这一句,眉头紧皱,但将信将疑的目光,已经不可思议地朝着女人的尸体看了一眼,她一死……箱子也不见了?

  他甩掉了对讲机,蹲下身去,伸手捏着她的下巴,“阿回,你做了什么?你究竟做了什么?!”

  她死了,还好交代,那把枪没了……项铭几乎可以想得到自己的下场是什么,就是个死。

  她已经死了,自然是再无任何回应。

  只是项铭脑中却忽然回响起她临死前的那句话来。

  “可怜的手下败将,我在地狱等你。”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