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读心后,我全家人设都崩了
被读心后,我全家人设都崩了

被读心后,我全家人设都崩了

顾水北的猫

现代言情/娱乐明星

更新时间:2024-01-06 15:36:08

沈茶穿书了,穿书前恶毒女配,穿书后姐姐的小迷妹。 沈茶【姐姐好美好软好香,要贴贴,姐姐,某某明星要害你,我来保护你!】 姐姐:…… 全网得知糊咖要跟女神一起上综艺,弹幕都是骂声一片。 但“姐姐喝水,姐姐热不热,姐姐,这地不好种吧?我来帮你。” 网友:??? 沈茶得知父亲要投资某地,心里止不住叹息【父亲,你要投资的地是百亿毒地哇,你要赔本了。】 几天后百亿毒地被查封,沈父不单没赔本还得到官方表扬。 沈母闲来无事,就想撮合亲生女儿跟养子沈怀安。 沈茶【不不不,我不喜欢我不要。】 沈母:我女儿还害羞了,明天再加把劲撮合撮合。 沈星烈:我能听到姐姐的心声,这是双胞胎的好处? ----- 大雨瓢泼的夜晚,沈茶在天府湾门口遇到了被豪门少爷小姐欺负的反派男主,她本想视而不见,但是那家伙蜷缩在雨夜看起来很可怜,沈茶陷进了他那双猩红令人疯狂的眼神里,她想,那就大发慈悲可怜他,这一世可不能当反派了。 江辞镜:你信,镜子能照出两个完全不同的灵魂吗?他叫江辞树我叫江辞镜,晚上我是镜,白天我是他,我以为没人能区分得了我和他,但是有个女孩却一眼就辨出了。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58章 恶毒的心思

第1章 穿书恶毒女配

  昏暗的房间里弥漫着特殊的香气,被子里探出一截白皙的手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穴。

  沈茶缓缓睁开一双雾蒙蒙的眼睛,一股奇异的香让她瞬间警醒,她猛地从床上坐起,被子滑落,露出吊带睡衣。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陌生的环境,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席卷脑海。

  她、穿、书、了?!

  书里面的她是沈家好色还单纯到蠢的真千金,这不,刚做完练习生回来就贪图上了沈家养子沈怀安,现在,房间里奇异的香味就是原主下的药,没想到还没迷倒沈怀安反而把自己先迷倒了。

  沈茶闭了闭眼,真特么蠢啊。

  她连忙下床,胸前的饱满上下颠了颠,她无语的垂眸瞥了一眼然后迅速的拿起地上的浴巾披上,就往外跑。

  “姐~姐~”

  沈茶瞪眼朝旁边看去,“草,你怎么在浴室?!”

  沈星烈透过浴室门缝朝外喊着:“姐,我怕你打不过他,万一沈怀安不识好歹,我好帮你把他捆起来……诶姐你走反了,床在那边,你怎么往外走,不等沈怀安了?”

  “等个鬼啊,我还想在这个家混呢。”

  沈茶二话不说拉开浴室门,将蹲在地上还发懵的沈星烈拽起来就走。

  身后沈星烈还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沈茶没心思回答,手搭在卧室门上时的那刻,她就顿住了。

  面前的门被外面的人缓缓打开。

  沈怀安那张冷峻的脸出现在沈茶的视线里,她彻底凌乱了。

  “姐啊姐,大哥回来了,你快快上啊,我先走——”

  咕咚一声,沈茶咽口水的声音格外明显。

  沈星烈眨巴眨巴眼睛,瞪大清澈的眼话锋一转扬声说:“姐,你这么馋大哥啊,这口水声我都听不下去了。”

  沈茶咬牙说:“你能别说话吗?”

  天啊,她发誓,她真的是因为害怕沈怀安把她赶出豪门而已。

  沈怀安高大的身姿挡在门口,一双眼阴沉的盯着沈茶。

  他打开门的时候闻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本来还疑惑是什么玩意儿,但现在懂了。

  沈怀安嘴角牵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冷冰冰的开口:“只是第二次见面,你就给了我一个惊喜。”

  沈茶干笑两声,试探性的问:“不、不用客气,毕竟这种惊喜不会再有了。”

  说完,就要侧身离开时却被沈怀安拽住了胳膊,沈茶瞪眼看他。

  沈怀安面无表情的说:“滚出沈家。”

  沈茶皱眉,试图跟这个冰块讲理,但是沈怀安根本就不给她开口的机会,眼看着就要被托下楼梯,沈茶心生一计。

  她哀嚎一声,“救命啊快来人,我要被大哥赶出家门了呜呜呜。”

  沈茶抽空瞥了一眼身旁的沈怀安,发现他的那双眼格外黑漆沉静,沈茶连忙收回视线。

  【吓死我了,长得这副死样子,怪不得沈枝意不喜欢你!】

  沈怀安的瞳孔缩了缩,这声音是?

  是人的心声?

  沈怀安原本波澜不惊的眸子掀起了涟漪,但是他很快的就压下了这种奇怪的想法。

  应该是幻听,他熬夜处理了一个项目才导致的幻听罢了。

  原本打算补觉,却没想到回来发现这样不知廉耻的一个人。

  沈怀安再看沈茶时,脸上的表情更加冰冷了。

  沈茶突然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降了一个度,她连忙求救似的看向弟弟。

  【沈星烈!你要是我亲弟弟,你就赶紧救我。】

  沈星烈反应慢了两拍,然后眼光发亮,双胞胎之间心有灵犀了这是?

  那我刚刚琢磨昨晚的内裤没洗,她是不是也听到了?

  沈星烈顿觉得整个人不好了,他正要开口问一下就觉得眼前的情势还不适合问。

  亲姐不能被赶出家最重要。

  想通了后的沈星烈忙跟着喊:“大哥你干什么啊这是,我姐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才嗷——”

  就在沈星烈这个二货喊出真相之前,沈茶劈了一个叉狠狠踩在沈星烈的脚上并暴呵一声,“猪一样的队友!”

  “嗷嗷~”沈星烈捂着脚就跟二哈似的嚎叫。

  沈茶气呼呼的看着某二货。

  【你有没有为自己拼过命?我有!要不是沈怀安这个冰块拽着我的胳膊,我铁定一巴掌呼过去,真的!】

  突然的声音让沈怀安的手又紧了紧,因为他这次是真切的看到沈茶并没有张嘴说话。

  这根本就不是幻听,他皱眉想着,如此咬牙切齿的心声倒是跟沈茶此时可怜兮兮的样子格外不符合。

  就在他们心思各异的时候,旁边卧室传来开门的声音。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