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治愈师
最强治愈师

最强治愈师

南天湖

科幻空间/进化变异

更新时间:2024-05-21 13:45:10

宋时一朝穿越,解锁天生坏种基因。 “11号人类基地”、“分化指南”、“异兽”、“治愈师”、“狂暴系”、“异能者”等等陌生的词汇纷至沓来…… 、、 《人类分化指南》描述:“治愈师,柔弱不能自保。” 不幸觉醒治愈系异能的宋时:“不会打架的治愈师不是好治愈师” 至此,联邦史上最狂暴的治愈师出现。 、、 据《联邦异能者管理档案》记载: “异能者:宋时 分化方向:治愈系(暂定) 等级:(未知) 基因型:坏种基因 经历:生于11号人类基地外城,父亲宋也为A级狂暴系异能者,母亲赵婧为C级治愈师……” 、、
目录

5小时前·连载至257 最强治愈师

第1章 刺激分化

  “我不去!”

  “求求你们放过我,我分化值只有26%,不可能觉醒的,你们再逼我也没用!”

  “饶了我吧,我不想死,我还有妹妹需要照顾……”

  “……”

  断断续续的求饶声从各个方向传来,宋时眼睫毛缓缓颤抖,意识挣脱无尽的黑暗,闭着的眼睛倏然睁开。

  扑面而来的滚烫,面前的巨型玻璃罩内,一团火焰熊熊燃烧,迅速蔓延,浓浓黑烟笼罩在玻璃罩上空,乌压压一片。

  里面的地面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宋时定睛看去,后背惊出一层冷汗。

  里面竟然有十几个活人!

  他们被反锁在玻璃罩内,接连拍打着透明玻璃,玻璃被震得“嗡嗡”响。

  火光将他们的脸炙烤得通红,眼中求生的渴望比背后的火焰还要灼热。

  他们大声呼救,浓烟顺着口鼻灌入他们的肺部,他们弓着腰咳嗽,咳得撕心裂肺,仿佛要把内脏一并咳出来,因为缺氧面色发紫,眼睛被灼出泪水,但泪还没落下,就瞬间蒸发。

  没有人去解救他们。

  玻璃罩外守着一排手持机枪身穿作战服的人,面对呼救,身形不动如山。

  这是人间炼狱。

  宋时闭了闭眼睛,她不久前还在和教练学习防身术,教练横扫一腿,她弯腰去躲避,马上就要躲过去了,她眼前忽然一黑,接着就听到哽咽声,费劲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眼前的场景。

  她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了?!

  想到这一种可能,宋时后脖颈冒出一片鸡皮疙瘩,下意识后退一步,后背蓦得抵在一个坚硬的东西上。

  宋时身体有些僵硬,回头去看,一条冰冷的长枪骤然抵在她的太阳穴处,力道极大,她的脑袋被撞得偏了几分。

  “逃跑者,就地枪毙!”强硬的声音在身侧响起。

  宋时当即规规矩矩转回去,腰窝被某个东西抵住的触觉依旧。

  刚才借着脑袋被撞偏,她眼角余光瞥到了抵在她后背的东西,是一把长枪。

  托着枪的人和守在玻璃罩外的人打扮一样,都是黑色作战服,脸上带着面巾,对方站在她斜侧面,这个位置足以将她所有动作收入眼底,并随时采取行动。

  她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被如此严加看管?

  刚才那一眼,她还注意到周围有上百个穿着白里发黄的粗布衣服的人,看着很稚嫩,十七八岁,有男有女。

  有一部分和她待遇一样,右后方站着持枪人。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她为什么会被枪抵着?这些人要干什么?

  宋时疑惑重重。

  此刻,黑色浓烟已经充满整个玻璃罩,视线完全探入不到里边,只能看到贴在玻璃罩上的一个个白色的掌心。

  里面的人还没有放弃求生,他们依旧在“哐哐”拍打着玻璃罩。

  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外面的持枪人没有放他们出来的意思。

  时间缓缓流逝,拍打玻璃罩的“哐哐”声变得稀疏,力道也不如之前大,间隔很久,才能听到一声微弱的响声。

  宋时心脏随着敲玻璃声收紧,直面同类在烈火中丧生很煎熬,但她不敢闭眼,她怕错过有用的信息。

  又过了三分钟。

  宋时的心已经麻木了。

  头顶的扩音器“嗡嗡”鸣叫了三秒,传出毫无感情的人声,“水系、冰系、土系、火系高概率分化者第七次刺激实验失败,无一人激发异能。”

  宋时无神的双眼逐渐聚焦,玻璃罩内,浓烟逐渐被排空,变得稀薄起来,躺在地上的一具具烧焦的尸骸逐渐看得真切,他们的姿势扭曲诡异,可见生前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这一切是为了激发异能?

  这个世界的人类,有异能!?

  还不待宋时完全消化这个事实,扩音器里又传出指令,冷冰冰的,“第八次实验开始,将第八组带进去。”

  宋时心脏一缩,第八组?她万一是第八组……连忙低头去看自己的衣服。

  白色宽松麻布衣服的左胸口处有一个数字编号,用红色字体写着二。

  二?

  第二组?

  现在是第八组,难道她已经实验过了?

  她还活着,是不是代表实验成功了?

  宋时不禁庆幸,又莫名忐忑,她总有种事情不是这样发展的错觉。

  果然。

  “契约系、狂暴系高概率分化者第一次实验正式开始,实验室已准备完毕,将第一组带进去。”

  宋时后背的枪顶住她左肩,粗暴将她转到面朝右的方向。

  所以她是契约系、狂暴系其中之一。

  于此同时她所站的第一排全部朝右侧转,排成一列,一名持枪男子带领他们往前走,每个人后背依旧有一柄枪抵着。

  宋时跟着队列走,离开的时候快速朝旁边看去,发现只有他们这一排的人被枪抵着走,其他人都是独立站着,有些还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

  宋时没想明白。

  队伍拉了很长,虽然只有一排,少说也有四五十个人。

  走出二十几米,眼前视线豁然开阔起来,他们所在位置是一片荒芜的山顶,地面已经被磨平,光秃秃的没有一根草。

  目光所及有七个半球形玻璃罩,大小不一,一开始所见到的燃烧黑烟的玻璃罩只能算中等。

  每个玻璃罩内的情况都不一样。

  或火或水或乱箭流矢,年轻的生命被收割。

  路过悬崖的位置,没有玻璃罩,站了一排年轻人。

  他们面朝悬崖,半只脚悬在悬崖边缘,仿若风一吹就会失足摔下去,他们脊背同样被一柄柄枪顶着。

  持枪者催促他们快往下跳。

  有人崩溃求饶,“我不要跳,我觉醒不了的,跳下去就是要我的命——”

  “砰!”

  子弹擦着他的耳朵飞过,伴随着恶狠狠的威胁,“不跳现在就让你死!”

  火药味在这片区域炸开,哭哭啼啼的声音戛然而止,极端的安静氛围之下,一排人下饺子一般接二连三消失在悬崖边沿。

  宋时向下瞥了眼,悬崖下雾气弥漫,看不到底,寒风一股股吹上来,她身上的冷汗被一吹而走,留下细微的颤栗。

  她像一台机器,迈着机械沉重的步子跟着队伍往前挪动。

  “呼……”

  有飞行物快速上升破开空气的声音。

  宋时意有所感,飞快回头。

  一名短发女生悬浮在距离刚刚坠落下去的悬崖边缘一米的半空,她脸上的泪痕还在,恐惧的表情还没有消散。

  “飞行系高概率分化者第四次刺激实验,成功一人,等级评估,B级。”

  亲眼看到一个人类悬浮在半空,宋时不是不震惊,这已经颠覆了她人生前二十年的认知,但她掐着自己的掌心,那点点刺痛让她快速稳定下来。

  “快走!”后腰窝的枪口往前推了推。

  宋时收回视线,加快步伐追上前边的人,前方,是她即将抵达的战场。

  七个玻璃罩中最大的一个。

  大的原因是,里面游荡着一只体型庞大的凶兽。

  第一组已经被推进去。

  凶兽看起来饿了很多天,黏稠的涎液丝丝缕缕往下流,兽类的竖瞳锁定进入玻璃罩的食物。

  哪怕第一组所有人都拿上了武器——锋利的短刀。

  他们甫一被推进去,它便猛扑上去,血盆大口撕咬住为首的人类的脖颈,不待其有所反应便抛入半空,囫囵吞下。

  玻璃门被重重关上,一组其他实验者仓皇逃窜,同样有人拍打玻璃罩祈求被放出去。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宋时这行队伍已经抵达,排列在玻璃罩外,眼睁睁看着里面发生的残忍一幕,等待第一组实验的结束。

  这种等死的感觉并不好受,宋时焦虑得咬紧牙关,她就是下一组,马上就要轮到她了。

  她不可能是这只凶兽的对手,她也不确定自己能否觉醒。

  玻璃罩内已经死了四个人,在凶兽庞大的体型和尖锐的牙齿下,人类显得如此的弱不禁风。

  鲜红的冒着热气的血液泼洒在玻璃罩内,站在这间玻璃罩外的所有狂暴系和契约系的高概率分化者,宽松衣服掩盖下的身躯在发抖。

  “砰砰!”

  骤然响起的枪声让宋时打了个激灵,她连忙回头看去,一名胸口上同样贴着数字二的女生的心脏被子弹击穿。

  血液迅速从枪口扩散,洇湿编号“二”,然而,那数字的颜色不仅没有被覆盖,甚至比血液还要鲜艳,刺红了宋时眼睛,她侧眸望向顶着自己腰窝的枪,垂在身侧的手指颤了颤。

  枪声像一个信号,又有两人当众反抗,去抢夺持枪者的武器,一男一女,男生下一秒就被压制,一发子弹爆头,女生明显练过,抢夺成功,顺利开枪射杀了持枪者,却没来得及逃走,被赶来支援的其他持枪者射成蜂窝。

  三人的尸体迅速被拖到悬崖边沿,推了下去,持枪者的尸体则被带走。

  现场很快被清理完毕,火药味也被悬崖底下上来的风吹散,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每年都是你们狂暴系的高概率分化者搞事情!”赶来支援的健壮男子视线扫过宋时这排人,手持手枪,朝天开了一枪,“再次声明,凡逃跑者,一律就地枪毙!”

  宋时垂下眸,脑海里的那点念头烟消云散。

  第一组,全军覆没。

  “契约系、狂暴系高概率分化者第一次刺激实验失败,无一人激发异能。第二组准备。”

  第一组的尸体甚至不需要人力清理,全部被凶兽吞入腹中。

  它甚至将地上、玻璃罩上泼洒的鲜血都舔干净,做完这一切,它猩红的舌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幽绿的兽瞳盯着外边。

  除此之外它没有别的动作,但宋时莫名觉得它是在期待下一批送上嘴的食物。

  玻璃门被从外边打开,两名持枪者朝凶兽开了几枪,凶兽慢悠悠地后退,蹲在玻璃罩最后边。

  它前面空出一大片地,留给二组的活动空间。

  宋时立即被推搡着往玻璃罩走去,其他实验者也是如此。

  门很小,只容得下两个人一起进。

  “你是狂暴系高概率分化者吗?”

  宋时踏进门的时候,与她并排的男生快速问。

  宋时犹豫了一下,点头。

  实际上,她不知道自己是狂暴系还是契约系。

  “我是契约系,我们结伴吧,只要杀了这只异兽,我们就能活下去。”

  那个东西原来叫异兽。

  他们已经进入玻璃罩,异兽还蹲在角落里,并没有像对待第一组那样直接扑上来,兽类的绿瞳在它的眼眶里打转,它在观察。

  宋时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把匕首,是上一组的人留下的,她紧紧握在手里,冰凉坚实的触感给了她几分底气。

  快速看了异兽一眼,她低下头,贴着玻璃罩站定,压低声音,“它看起来并不容易被杀掉。”

  持枪者之前为了逼退它,射了三发子弹,都打中了它的头颅,但它完好无损。

  “万一我们中有一个人觉醒了呢。”男生也学着宋时弯下腰捡了把匕首,柄部沾了上一个人的血,他用两根手指捏着。

  宋时终于正眼看了他一眼。

  男生长相白净,正低头用上衣的衣角去擦匕首柄上的血,擦完后他抬起头来,黑白分明的眼睛亮亮的,“我看人很准的,我觉得你有觉醒的天赋。”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