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鬼世子妃她总是装柔弱
捉鬼世子妃她总是装柔弱

捉鬼世子妃她总是装柔弱

小zone

悬疑侦探/悬疑探险

更新时间:2024-02-29 16:58:33

传闻温太傅嫡女温久柔弱不能自理,皇帝竟赐婚将其许配给锦衣卫慎司陆叙。 陆叙此人位高权重,行事狠戾,嫁给他?怕是命不久矣。 众人哀温久不幸的同时,又恨不得将自家的女儿嫁过去,好攀权附贵,鸡犬升天。 某日, 陆叙见自己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三步一小喘五步一大咳的未婚妻手持灵符,出手招招致命,堪比索命的阎王。 陆叙:温姑娘,体弱多病? 温久:你听我狡辩—— 暴露捉鬼师身份的温久被迫与陆叙携手破案,竟发现陆叙身世另有说法…… 温久:放了无辜之人,我助太子府上下百余口人进入轮回道。 陆叙:你们温家还有什么无辜之人么?我若说我不放呢? 温久:那我就一纸灵符,以身献祭,与他们一同飞灰湮灭。 陆叙嗤笑道:温姑娘,你以为用你的命就能威胁到我?我们不过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 可后来, “陆叙,我以命助你司家亡魂入轮回道,你莫要让这世上再添其他恶鬼了……” 看着在眼前逐渐消散的妻子,陆叙此生第一次失了态,慌乱喊道:温久!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188章 神女身份

第1章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

  夜色浓重,山野间寂静阴冷,点点磷火散落在路边的孤坟间。

  不远处偶尔传来几声野猫的呜咽声,半山腰的大兴寺早已挂起了血红色的灯笼。

  女子身披红衣斗篷匆匆从坟前经过,这斗篷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实在看不清她的神色。

  只见她手执灯笼,步伐有些许凌乱,像是在被谁追赶一样。

  她的身后确实有东西,不过是不干净的东西。

  披头散发的脏物游刃有余地在她身后跟着,凄厉瘆人的声音忽远忽近。

  “快跑呀,快跑,哈哈哈哈我来抓你了!快跑!”

  红衣女子突然顿住了脚步,她似是无意地拢了拢身上被风吹开的斗篷,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缢鬼见状怒极,裹挟着一团黑气瞬间冲到这女子面前。

  “谁给你的胆子,敢走这条路?”

  只见它周身一片死气,眼珠子早已被挤出眼眶,嘴里还吐着一条血红的长舌,直直地垂下来。

  红衣女子微微勾起嘴角,不慌不忙地将帽子拉下,露出了精致小巧的脸庞。

  她的神色间没有半分恐惧,细看还带着些许玩味。

  “谁给你的胆子,敢拦我的路?”

  缢鬼在此路夜行数十年,害人无数,在见到女子的真面目的那一刻竟面露惧意。

  “你...是谁?”

  “除你之人。”

  女子手中一道灵符飞出,狠狠击中了缢鬼的眉心。

  山风骤停。

  腰间的玉佩逐渐敛起了光芒,眼前哪还有什么脏东西,一滩黄色的脓水罢了。

  太傅府

  “咳咳...咳..”屋内传出了断断续续地咳嗽声。

  “姑娘,奴婢先服侍您喝点水吧,要不唤大夫再来看看。”

  紫苏小心翼翼地伺候着榻上的人。

  “不必了,咳咳...老毛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温久有气无力地接过茶杯,只是沾了点唇便不愿再喝了。

  “姑娘这身体可如何是好,长公主府那边早前又让人递了信来,说是要与老爷夫人再商量商量姑娘的亲事呢。”

  紫苏可真是愁死了。

  都说她家姑娘命好,出生高门,又是与长公主府有婚约的准世子妃,生来就含着金汤匙,出嫁还是含着。

  可又有谁知道她家姑娘身患恶疾久治不愈,整日缠绵于病榻之上,甚少出现在人前,甚至连房门都不怎么迈出。

  这样的身子去当世子妃,日后又如何管得了世子府的事呢。

  “这婚约...居然还在?”

  刚还奄奄一息的温久听到紫苏这话一下子激灵了。

  “我爹不是说去请求皇上取消婚约了么?”

  “姑娘...你...不咳了么?”

  紫苏瞪圆了双眸看着从榻上坐起来的自家姑娘,似乎精神状态比她还好。

  “咳咳咳....咳咳...”

  温久回过神来赶紧捂住自己的胸口又咳了几声。

  咳咳咳,肺都要咳出来了还要装!

  宫里那些贵人到底在图什么啊!非要把一个病秧子娶回皇家,是图她身体不好么?

  “紫苏,你去看看爹爹和娘亲回来了没有,若是回来了就请他们过来一趟吧。”

  温久恢复了刚刚那副柔弱不能自理的样子,仿佛下一刻就要熬不过去了。

  她不是熬不过去了,她是装不下去了。

  “是,姑娘。”

  紫苏应声退下了,姑娘这身子时好时坏,又不唤大夫来开药,确实需要请老爷和夫人来劝劝。

  不消片刻,温太傅和温夫人就颇有心事地走进了温久的房间。

  二人还未喝上一口茶,温久就等不及开口了。

  “爹,您不是说去找皇上退婚了么?”

  如果紫苏在的话,她是万不敢相信,这讲话中气十足的女子,竟是自家那体弱多病的姑娘。

  “九儿,为父实在推脱不了啊,爹已经将你说得一文不值了,可皇上他...哎!。”

  温太傅确实无能为力了。

  全京城谁人不知他的掌上明珠是一个病秧子,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可皇上惦念他的恩情,说是幼时哪怕只是无人在意的皇子,太傅也未曾放弃教导。

  为敬教养之恩,皇上坚持为温久指了这门婚事,让他的独女有个好去处。

  “这到底是为何?爹你是救驾有功么?”

  温久不禁扶额,莫不是...“难道世子有什么隐疾?”

  “大胆!我看有隐疾的是你吧!”温太傅怒喝道。

  “世子少年英雄,年纪轻轻就任职锦衣卫镇抚,若不是你!若不是你异于常人!这亲,为父哪怕是自己去,也得成了!”

  屋内一时间鸦雀无声。

  温夫人原是听着这话没什么问题,但怎么就不太对劲呢?

  “那爹去吧,女儿看着爹您也挺想嫁的。”温久的嘴巴一张一合,看得太傅想给她一巴掌。

  “哎呀行了行了,吵得我头疼!”温夫人眼见着这父女俩要大吵一架,赶紧出来圆场。

  “老爷,你说什么九儿异于常人,这是我们当时要送走她,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温夫人心疼温久,小小年纪便被一老道接去学什么劳什子画符抓鬼,连及笄之礼都未曾大办。

  若不是那老道有几分真本事,温夫人是断不会让他带走温久的。

  只是那时候...温久身体确实孱弱多病,难以养活,只能被他带走一试。

  “九儿。”温夫人拉过温久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只是与一般大家闺秀不同,但你并不比她们差,若是你愿意,陆叙确实是个合适的人选。”

  温久垂下眼眸,似是有所触动,可是她并没有见过陆叙,哪知道什么合适不合适的。

  既然温夫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温久就算再有退婚的心,也只能从长计议了。

  时值夏令,蝉鸣不绝。

  难得这几日温久没有收到捕鬼令,她吩咐下人抬了张靠椅放在窗边。

  一边翻着手上的话本,一边吃着紫苏让小厨房做的蜜饯,好不自在!

  紫苏看着温久的身子逐渐有了好转,心里多了些欢喜。

  “姑娘若是喜欢这些话本,何不出走走呢?”

  “为何喜欢话本就要出去走走?”温久回眸疑惑地看着紫苏。

  “姑娘,今日不是乞巧节嘛,那可都是话本里的定情之日。”

  紫苏放下手中的鸡毛掸子,整个人似乎都沉浸在以往看过的话本中了。

  “公子和姑娘在鹊桥下深情对望,周围的人一片欢呼雀跃,最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看着满脸痴迷的侍女,温久语塞。

  她一向只在意七月的鬼节,可不兴记什么乞巧节呢。

  可是既然话本里都是这么写的,不如出去看看?

  暮色四合,星月光来。

  城内早已高张灯火,里坊遍开。

  街边充斥着叫卖声和吆喝声,一阵高过一阵,这可比平日的京城热闹了十倍百倍不止!

  温久二人顺着人流走到了石桥上,话本里写的互相喜欢的男女走在一处一起去放河灯,原来是真的!

  这河上漂浮着各式各样的花灯,还有几艘精致隽美的画舫,里面时不时传出几句歌声与笑声,

  温久突然觉得,刚在府里为出门的一番折腾都不算麻烦了,这京城的乞巧节属实有趣!

  “姑娘你看,好漂亮啊!”紫苏生怕温久错过了那些好看的玩样儿。

  待到温久将新奇的摊子都逛了一遍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近一个时辰了。

  “紫苏,找个地方歇歇吧。”她着实有点累了。

  “姑娘,这家张记糕点铺在京城极为有名,我们家的糕点厨子就是老爷专门从这儿请的。”

  因为人多吵闹,紫苏只能大声地在温久耳边吼着,生怕她听不见。

  “那我们赶紧进去坐坐吧!”温久虽不喜糕点,但此时能有个休息的地方就好。

  两人在里面养精蓄锐时,还不忘向掌柜的细细打听了京城乞巧节最有趣的去处,准备去凑下热闹。

  临出门前,温久不经意听到铺子里的小二抱怨了句:“奇怪,这地方怎么会有一滩水?”

  她下意识地往那角落看了一眼,便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了糕点铺了。

  “姑娘怎么心不在焉的?”

  紫苏心细,从糕点铺出来之后,姑娘的兴致好像突然变低了。

  “紫苏,我的核桃酥忘在糕点铺没有拿过来,你帮我去取一下吧。”

  温久突然停住脚步,眼底透露着几分冷意。

  紫苏回忆了下,刚刚在糕点铺她们似乎没有买什么核桃酥。

  “姑娘,我们有买核桃酥么?”

  “没有么?”温久假装惊讶,“那我有点想吃,你帮我去买一份吧。”

  “是,那姑娘站在此处等下奴婢,奴婢去去就来。”

  温久难得说自己想吃什么,紫苏作为她的贴身侍女自然是要尽心尽力满足她的要求。

  温久待紫苏走远后警惕地扫了眼四周,转身快速走进了一旁的小巷子里,刚好避开了来往行人的视线。

  “跟着我做什么。”

  巷子里空无一人,不知道的人以为温久魔怔了,竟一个人在那儿自言自语。

  “帮帮我吧,求求你。”

  说话的小姑娘身着粗布麻衣,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她面色惨白,眼神早已没了生气。

  但好在是溺死且刚死不久,死状并不算吓人。

  温久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只小水鬼,沉声警告道:“不要再跟着我了。”

  “姐姐,你帮帮我吧。”那小鬼又往温久的方向靠了靠。

  “我帮不了你。”温久冷着脸直接拒绝。

  这孩子并非恶鬼,她身上没有半点污浊之气,可自己不想摊这浑水。

  “过不了多久就有人来接你,你乖乖地跟他走就好。”温久说完便要离开。

  “姐姐,你帮帮我吧...我好冷...姐姐...”温久看到她身上一直在滴水,尸体还在水中?

  温久,这是在京城,不要多管闲事,管好自己就好!管好....

  算了,最后一次!

  “你叫什么?家住哪里?怎么死的?”

  温久语速极快,言语间透露着不耐烦,她只希望快点摆脱这个小鬼。

  阿南早已无神的眼睛似乎隐隐一亮。

  她是有点害怕温久的,但她更害怕家人找不到自己会担心。

  “我叫阿南,住在离京城不远处的刘家村,我...我不知道这么死的。我只是在井边洗衣服,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温久听完迟迟没有开口。

  这小鬼的后脑勺有被砸伤过的痕迹,明显是被打晕了丢进水里活活淹死的。

  可这自然不能告诉她,怕她心生怨气。

  鬼一旦有了怨气,就会逐渐生出害人的心。

  若是眼前这小鬼因怨生恨变成恶鬼,到时候就再难转世了。

  “我知道了,今天太晚了,明日我就去帮你找...尸体。”

  温久眉头微微皱起,小鬼年纪不大,心中难免有些惋惜。

  她早该见怪不怪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