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三生人
我本三生人

我本三生人

本三生

现实生活/行业人生

更新时间:2023-11-30 23:16:38

我本三生人,畴昔一念差。 在不可知的未来和已知的局限中,处在漩涡中的我们又该怎么抉择?
目录

3个月前·连载至第17章 开始接案

第1章开端

  今天距离考试结束已经过去了两周。距离下一场考试开始还有 56天。

  BJ的秋天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秋高气爽,万里无云,飞机飞过的轰鸣声一阵一阵响起。

  山上的叶子也开始红了起来,简昔念站在山顶看着脚下绵延起伏,五彩斑斓的山体,不由得感叹:

  “北平的秋,果然值得。”

  从山上下来,一路阳光正好,在林间行走,红黄绿的叶片间,光仿佛也折射出千万种颜色,令人不禁吟唱起:

  “秋天是倒放的春天~”

  这是一首最近的流行歌曲,很是符合此间情景。简昔念一路哼着歌,半颠半跑的下山回了家,脑子里正盘算着今晚吃点什么,尖椒鸡蛋和口蘑烧鸡感觉都很下饭。

  才到家,打开手机,就看到微信有未读消息提醒。

  “简老师,想咨询您点事情,方便吗?“

  “可以的,您说“

  “您方便语音吗?“

  简昔念有些不喜欢连线沟通,便找了个借口:

  “不太方便,在吃饭。“

  “好的,您大概几点方便?我电话跟您说可能表述得更清楚些,不会占用您太多时间,最多几分钟,如果需要的话,可以支付您咨询费用~“

  简昔念露出满意的神情,回复道:

  “好的,一点半吧。“

  很快时间到了一点半,简昔念心想不会煮熟的鸭子没了吧,见对方还没有动静,简昔念询问道:

  “可以开始了吗?“

  好在对方拨通了语音电话,简昔念心里的弦松了,今天的生活费算是有着落了!

  经过10分钟的沟通,简昔念大概知道了对方了想要了咨询的问题,是劳动纠纷,关系也比较简单,嘱咐了两句,咨询费到账。

  今天可以摆烂了。

  翌日。

  简昔念正在地铁上刷着手机,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地上段的BJ街景。昨天约了一个公司法务岗位的面试,可以说是跨越了北京城,要倒三趟地铁,一趟公交,单程两个半小时,这要是定下来去这里工作,不换房子,一天的通勤来回都要5个小时。

  面试结束,简昔念在李咫赤家楼下等她回家一起去吃米线,这个爱好,他们一直从大学期间延续到了现在,已经可以算作是怀旧的一部分了。

  “我都没有看见门口有这家店,要不要辣椒?”

  “要辣椒,麻油你要不要?我也是在等你的时候看见的,可能被门口的树挡住了,你没有注意到。”

  “搞一点就行,可能是新开的,我好像记得之前这里不是黄焖鸡。”

  “不管了,试试看好不好吃,还有庆祝你离职愉快!”

  “哈哈哈哈哈,好的,我们干一杯!”

  李咫赤掏出带过来的可乐和半个柚子,问店家要了两个杯子,倒了两杯。简昔念无奈的笑了笑,举起手里的“酒”和李咫赤做了个干杯的动作。

  “你什么时候入职,下一份工作,我也打算最近去上班。”

  “这周办完交接,下周差不多就可以入职了。那你这次打算干什么?”

  “这么快呀,你中间都不准备休息一段时间?好不容易离职了,你可以出去休休假。看了看最近的招聘软件上的信息,感觉最近招聘的岗位全都需要工作经验,以前好像没有这么严重”

  “不能休呀,不然保险就要断了。是的,我前几天投简历都没有人回应我,只有一个工资不高的让我去面试,没办法我只能先干着,没有工作经验的就是比较难。”

  “我这次想找一个可以多出差的工作,体验一下在路上的感觉。那你说我们这种已经工作了几年的倒还好,那些刚毕业的学生怎么办,企业只招有工作经验的,刚毕业又没有工作经验,没有人招就更没有工作经验,这不就一直在循环,就一直找不到工作,企业也一直招不到合适的人。”

  “对呀,大家都不想找没有经验的,想要一招来就可以马上干活,应届生就只有卷校招,考公考研了。”

  “好吧,现在经济情况确实不太乐观。不说这个了,那你明天就是最后一天做交接,后天去爬香山,现在叶子应该也红了,我前天去爬了顺义附近的一座山,叶子看着红了不少。“简昔念说着剥了一瓣柚子送进自己嘴里。

  “可以可以,我这边明天就基本差不多了。”

  吃完饭,简昔念打算回家了。

  “我陪你一起走到地铁站吧。”

  “不用不用,我还能在这附近丢了吗?你上去吧,后天香山门口见!”简昔念边走边说。

  “好吧,后天见。”

  在回家的地铁上,简昔念复盘今天下午的面试,觉得自己还是太过于实话实说了,在被问到是否擅长出合同的时候,不应该说自己没有独立出过合同,只是不够熟练并不是不会的话,自己多练习几遍就可以当自己会了,然后遇到问题处理问题,而不是自己截自己短处,短板和口袋里的钱都是不能轻易给人看的。

  简昔念住在郊区的村子里,路上还有一大片林子,从地铁站出来,又坐了四站公交车,还需要走过横穿林子的路,四周格外安静,虫鸣鸟叫都没有,只能清楚的听见林子里飒飒梭梭的声音像海浪一样此起彼伏,空气里也是晚上树林里弥漫过来的冷空气。

  道路两旁的路灯也坏了几个,灯光昏黄,拉长着简昔念的影子,影子手里紧紧握着一根木簪,这根簪子时常备在包里,用来挽头发,简昔念即使加快了脚步,也觉得脚下这条路格外漫长,只是中间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空气,继续往前走,直到被暗色吞没。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