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国库都在手,区区流放算个球
空间国库都在手,区区流放算个球

空间国库都在手,区区流放算个球

安意乱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4-02-26 08:00:11

【穿书+空间+抄家流放+种田+甜宠……】 好消息:叶倾染穿书了! 坏消息:开局就流放了! 不怕,她用空间反抄皇宫。 流放路上劫匪、暗杀蜂拥而至,艰难险阻? 不可能,她的流放路上,人强马壮,安然惬意如旅游! 到了北地也不慌,种粮食、建城池,一步步打造世外桃源。 可是,那三番五次凑上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本姑娘只想独美吗?!
目录

3小时前·连载至第251章 红衣女子

第1章 奇葩穿书

  “叶倾染,别以为装病就能够躲得过去!”

  “陛下没有赐你们将军府死罪,只是废黜皇后,满门抄家流放到北地,已经算是开恩了!你应该感恩戴德才是,这还是我在陛下面前替你们求来的。”

  聒噪刺耳的女人不停地说话,叶倾染觉得头痛不已,想呵斥她闭嘴。

  四肢发沉的叶倾染猛地坐起,头晕目眩,感觉手脚被繁缛复杂的东西给困住。

  她被敌军设计绑架了?这里难道是囚牢?

  叶倾染来不及多想,脑袋一阵刺痛,眼前一道白光裹着不属于她的记忆钻进脑袋里,她低呼一声,顿时有点无语,想不到穿越到小说里的奇葩情况会真的发生到她身上!

  叶倾染,22世纪最强特工,拥有着五颗星的荣耀和零失败的履历。

  而北辰国的叶倾染,除却跟她名字相同,相貌一样,简直是云泥之别。

  “区区贵妃,敢闯进坤宁宫跟我这般说话?放肆!”

  叶倾染站起来,狠狠甩了娴妃一个响亮的巴掌,“论公,皇帝废黜皇后的圣旨还没有到,我依然是后宫之主,,于私,你是我的堂妹,姐妹阋墙,为了个男人,闹得家族被抄,仅剩你一人,你竟还好意思上门嘲讽我!”

  “眼瞎的东西,给你就是!”

  叶倾染冷哼,娴妃没有想到她的性子会骤变,惊愕到捂着红肿的脸颊,“你!你给我等着!我去告诉陛下,他……”

  “慢走不送。”

  叶倾染懒洋洋的抬手挥了挥,示意旁边看愣住的婢女红杏,“把门关上,再有人来,乱棍打出去!”她说罢走到铜镜前,仔细打量着面黄消瘦、满眼都是苦情的女人。

  原主是将军府的长女,自幼体弱多病,随着神医到山上闭关治病养伤,三年前回到京城,恰逢当时的太子身患重病,京城中无人能够医治,她被将军带到宫中,使出浑身医术,照顾了太子半年,总算是将他给治好,也将一颗芳心落在了他那儿。

  后太子登基继位,称帝时,她自然也成了皇后。

  可外界无人知道,看似恩爱的帝后实则没有任何肌肤之亲,甚至皇帝对她厌恶之至,只是把叶倾染留在宫中,作为钳制将军府的筹码,抓紧时间清扫前朝的障碍。

  现在,前朝的重臣都以他马首是瞻,皇帝自然用不着将军府,就随便寻了错处,把叶倾染废了,连同将军府一起抄家,流放到北地,永世不能回到京城。

  “真是渣男。”

  叶倾染感慨的回想着剧情,也不知是老天爷看不下去,还是皇帝作恶太多,在将军府流放的第二年,整个世界都迎来了末日景象,天崩地裂,到处都是危险,流民百姓在一位带着面具的逍遥王带领下,起兵造反,将皇帝推下龙椅。

  说来也巧,作者好像提到逍遥王就是从北地进京的。

  叶倾染闲来无事,摆弄着胭脂水粉的时候,忽然瞄到无名指上的那条红痕。

  等等!难道说……

  她欣喜的瞪圆眼眸,心里默念“开”。

  再次睁开眼睛时,果然看到眼前出现了熟悉的空间,包括她的那些武器还有医疗器材,以及防弹衣,执行任务时需要的各种物品,“没想到!空间也能够跟着来!”

  作为22世纪最强特工,叶倾染有着专属的空间权利。

  这里能够无止境的储存物品,甚至能够把物品保鲜,完全不受时间的影响。

  “这是什么地方?”

  叶倾染听到湍湍水流声,她循着走过去,眼前赫然出现了一片空地和草原,溪流、池塘和一个正在喷越的灵泉,无边无际的草原,这难道是穿越进小说里的福利?空间系统错乱产生的新区域?叶倾染琢磨着,离开空间,回到现实。

  “谁!”

  她刚睁开眼睛,便感觉到房间里出现了一道陌生的气息。

  他虽然隐藏得很好,但还是泄露了一点儿,叶倾染手里握着从空间带出来的飞镖,对准方向扔了过去,一道黑影闪过,从暗处走出,“都说皇后娘娘身体娇弱,缠绵病榻,所以才导致皇帝不喜,可现在看来,外面的传言好像不可信。”

  “你是谁?”

  叶倾染看着他,倒是长得挺不错。

  剑眉星目,宽肩细腰,即便穿着夜行衣都能够看到腹部的八块肌肉,放到现实世界肯定是迷倒万千少女的男明星。

  她收回思绪,保持警惕。

  能够随便出入皇宫境地、且在皇后寝宫来去自如的,肯定不是普通人。

  “在下楚青云,将军曾经对我有恩,我听闻皇后娘娘之事,进宫看看是否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如今看来,是我多虑了!”

  他拱手抱拳,声音清冽,但有着隐瞒。

  叶倾染的这副身体已经换了芯子,很多事情说多错多,她含糊不清的回道,“不管你出自什么好意,孤男寡女闯进我的闺房实在不是君子所为,叫旁人看到,岂不是又多了一道泼在我身上的脏水?还请快快离去!”

  “既然如此,那……我们后会有期。”

  楚青云也不做过多停留,只是看向叶倾染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探究。

  “明日将军府就会被流放,日子必定会过的苦一些,若你有需要,便来寻我。”楚青云临行时,又停住脚步,回头将一枚哨子塞到叶倾染的手里,“只要你吹响,我会立刻出现。”他靠的很近,叶倾染摸到他手心里的一层茧子。

  习武之人?

  不过他的话倒是提醒了自己,叶倾染把哨子塞到怀里,问:“你对皇宫的构造可是熟悉?知道那渣男……不,皇帝的私库在哪里?”她必须要给渣男皇帝一点教训,不能让他的日子太好过,嫁给他一场,皇宫里的财产就是共有的。

  她又不是过错方,全部拿走应该没问题吧!

  “西南角。”

  楚青云奇怪的看着她,指着窗外,叶倾染二话不说的提着裙子走出去,“谢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