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帝姬嫁给摄政王后雄起了
疯批帝姬嫁给摄政王后雄起了

疯批帝姬嫁给摄政王后雄起了

阿黧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2-29 00:58:04

【团宠小帝姬,女主魂穿、疯批帝姬VS闷骚摄政王、王朝架空请勿考究】【文案排雷:男主有侍妾,但是都是摆设;女主双重人格,非良善之辈,很疯,慎入!】
微凉雨夜,衣衫褴褛的小乞丐倒在了绫罗绸缎满身、矜贵无比的摄政王的怀里,从此便开启了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之路。
“王爷,不好了,帝姬被侧妃给欺负哭了,要您过去做主!”
夏侯弃:“没用的东西,让她打回去!”
“不好了!王爷,帝姬被您饲养的白虎给吓哭了,说要回皇宫!”
夏侯弃:“让白虎守在她房门,不准她离开半步!”
“王爷......”
“今儿个又是被谁欺负哭了?”夏侯弃一副早就预料到的模样。
“不是啊王爷,帝姬把您的两个侧妃,三个侍妾还有她们的丫鬟都给揍哭了!”
夏侯弃:????小白兔变身大灰狼了???
目录

5天前·连载至第226章 现代情缘(大结局)

第1章 初见,小乞丐和摄政王

  皇城外,雨夜湿冷,狂风大作。

  初希衣衫褴褛,步伐踉跄。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只记得她在自杀后,就失去了意识,等到再次睁眼,就发现自己衣衫褴褛地躺在古色古香的街道小巷中。

  “吁——”

  一辆马车,停在了初希的面前,走下来一位身着暗紫色衣袍,高贵感与生俱来的矜贵男子,侍从打伞紧随其后。

  初希看着眼前人的穿着,又看了看自身的破衣烂衫,这鲜明的对比叫她下意识地向后退。

  “别动。”

  男子出声,嗓音清冷且压迫感十足。

  初希闻言,下意识停下了脚步,愣愣地看向他。

  “名唤初曦?”

  男子一双凤眼,直勾勾地盯着小乞丐看,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初希怯懦地看向男子,满心疑惑。

  “南宫初曦,万盛国皇室流落在外多年的帝姬之一。”

  万盛国皇室帝姬?

  是在说我吗?

  初希听到这话,一脸茫然,刚要起身询问男子是不是搞错了,可因为太久没有吃东西,她刚站起来,就倒在了男子怀中。

  夏侯弃一把将她捞入怀中,眉眼弯弯笑骂着,“小东西,刚认识就投怀送抱?”

  初希听到夏侯弃的话,连忙挣脱从他怀中出来,谁知道推搡了两下,又栽倒在他怀中。

  初希一阵窘迫,然后就听到从头顶传来笑声,她刚要捂脸就被人打横抱起,上了马车。

  “走吧小乞丐,带你回你应该去的地方。”

  和陌生男子同坐一辆马车,初希十分局促,几乎是下意识缩到马车的角落,满是防备地看着夏侯弃。

  “躲那么远作甚,本王还能吃了你不成。”

  夏侯弃突然出声,把初希吓了一跳,眼皮直跳。

  “呵,送入怀抱的时候没感觉你这么胆小。”

  “你.....你要带我去哪里?”

  初希小心翼翼地看向夏侯弃。

  “去本王的摄政王府。”

  夏侯弃难得这么有耐心。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我是帝姬吗?为什么不是去皇宫,而是去王府?”

  现在初希满脑子都是疑问,想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夏侯弃只是淡淡瞥了初希一眼,没有要回答她。

  初希见夏侯弃不搭理自己,默默抱住了自己的膝盖,把头埋进去,这是一种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姿势。

  一直到王府,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王爷,王府到了。”

  侍从的声音从马车外传进来。

  听见侍从的话,夏侯弃缓缓睁开眼睛,然后扫了一眼昏昏欲睡的初希。

  夏侯弃心中的恶劣因子冒出,坏心眼地推了下她。

  初希毫无防备,一个踉跄,倒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推我!”

  初希质问,可这话说出来毫无震慑力,反而奶呼呼的。

  “到了,下车。”

  说完,夏侯弃率先走下马车。

  初希揉了揉胳膊肘也跟了下去。

  刚下车,她就被“摄政王府”恢宏气派的牌匾给震撼到了。

  夏侯弃见初希还愣在门外,皱了皱眉头,“傻站着作甚,进来。”

  初希听到呼唤,这才回过神来,跟上夏侯弃来到了西院的一间屋子。

  “以后你就住这间屋子,以后她们就跟着你了,这是唤云和绯云。”

  夏侯弃指着两个婢女吩咐着。

  “是,王爷。”

  “奴婢见过主子。”

  说着,唤云和绯云就给初希行了一个礼。

  初希表示她一个现代人,被这样行礼非常慌张。

  “你.....你们好啊,我叫初希,你们叫我名字就好了。”

  初希紧张地说着,不料唤云和绯云听到这话,连忙跪下。

  “主子莫要折煞奴婢了,奴婢不敢如此造次。”

  “你们别跪我啊,在我家那边,这是折煞我的啊......”初希赶忙上前想要把二人扶起来。

  “本王劝你不要扶她们。”

  听到夏侯弃的话,初希疑惑地抬起头。

  “为什么?”

  夏侯弃没理她,对着跪着的两个人说道,“你们下去。”

  “是,奴婢告退。”

  说完,唤云和绯云便低着头飞快离开屋子。

  “从今天开始,你是本王的侍妾,回头会有嬷嬷教你规矩,等你将规矩学明白,我自会带你回皇宫。”

  “什么?侍妾!”

  初希对上夏侯弃“你没有听错”的眼神,彻底崩溃。

  这不就是小三嘛!

  且不说她现在没有记忆,就算是有记忆,帝姬做小三……传出去也不太好听吧。

  初希下意识拒绝。

  “我不愿意!”

  “不允许拒绝,你也没有资格拒绝本王。”

  夏侯弃十分高傲地瞥了她一眼,语气充满严肃。

  “你是帝姬的身份不能告知任何人,至少目前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若是被他人知道你的身份,或带来杀身之祸。”

  夏侯弃的一句话,把初希堵得哑口无言。

  好!

  什么都没活着最重要,初希你要坚强。

  前世不得不自杀的时候,她没感觉委屈,穿到古代也没感觉到委屈。

  可是现在她好委屈啊。

  当小三,这不是侮辱人吗?

  初希实在接受不了一夫多妻制,泪水忍不住滑落。

  夏侯弃刚想问她,就看到泪水,心里划过一丝说不清楚的感觉。

  夏侯弃伸出他骨节分明的手,捏起她的下巴,“哭什么?”

  “我.....我不想当你的侍妾,在我家那边没有侍妾的存在,做侍妾出门是会被骂的……”

  初希尽可能地和夏侯弃解释侍妾为什么不好。

  “你不是小乞丐吗?哪来的家?”

  初希听到他说的话,连哭都忘记了。

  这是重点吗?

  怎么古人的侧重点这么稀奇!

  而夏侯弃还惦记着刚才初希说的话。

  “回本王的话。”

  “我.....我虽然是乞丐,但是也知道好人家的姑娘是不会当侍妾的。”初希一字一句十分笃定地说道。

  “谁告诉你好人家的姑娘不会当侍妾?照你这么说,陛下的贵妃娘娘不算好姑娘了?”夏侯弃抓住了初希话里的漏洞,故意刁难。

  初希气结,觉得夏侯弃就是故意的,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总之......我不想当你的侍妾。”

  初希坚持不当小三的原则。

  在原则问题上,绝对不能退让,即使是假的,也不行!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