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期天下
花期天下

花期天下

霁月飞霜

古代言情/上古蛮荒

更新时间:2023-10-21 01:45:13

历史架空重生➕灵力➕家国天下➕爱恨情仇 天下终将一统,身为有着复杂身世的异国公主,执此山河破碎,家国存亡之际,一面是面对着与自己有着血缘却毫无亲情可言的厌火国朝廷。一面是面对着两个势必要一统天下的少年英主。 她是否能于这乱世挺身而出,护母国周全,还是随波逐流,放任母国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那两个堪称是看着自己长大的男子,来自他们胜于友情,胜于亲情的照顾背后,到底是真心使然,还是利益驱使? 当他们两人站在历史的对立面,她……又会站在谁的身边?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第二章 有苏氏狐族之族灭(二)

第一章:有苏氏狐族之族灭(一)

  有苏氏部落前往厌火国的官道上,一个鲜衣怒马的束发少年身着一身湛蓝的长袍,稳稳的跨于马上。一双手紧紧的攥住缰绳,用一根马鞭将自己的右腿与马镫结实的绑在一起,很怕自己一个晃神就从马上摔了下去,不知道厌火国的守边将领是不是已经得到了消息,平时人迹匆匆的官道上,此刻竟然只有三两个人行色匆匆!

  那几个人听见少年打马少年而来的声音,急忙低头跑到了路边,以极低的姿态微抬起头来观察。少年顾不得其他强迫自己将一双眼睛睁的老大,也微微的低下腰身,匍匐于马背之上,生怕突然从官道两侧的哪个草丛中冒出一队士兵,就地将自己斩杀!飞驰的马蹄踏过带起一道尘烟,直到少年骑马远去,官道上的那几个人才敢抬起头,遥遥看去,竟然发现那少年的后背上直挺挺的插着一只箭羽,少年的鲜血顺着衣角,在官道上滴了一路,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觉得官道并不安全,转身绕道朝树林里的小路走去。

  且说那少年所骑的骏马,终于靠近了厌火国的城池,泥泞不堪的地面显然刚刚下过一场大雨,骏马的马蹄踩在泥泞的土地上,不小心后腿一滑,少年一个身行不稳,眼看就要掉下马背来,愣是凭借双手的力量,狠命地拉住马缰,再次跨步上马。此时城门大开,一个身材魁梧的将军带着一队人马,策马扬鞭而来。少年的心不由的悬了起来,自己已身无长物,唯有腰间一把配件随着自己拔出嗡鸣作响!

  “在下,神武部云蛟,尊族长命,前来救驾”随着一声高喝,那将军已经骑马来到少年的面前,云蛟看着眼前这位少年,一身洁白的里衣已经被鲜血染红,沁透了外袍和衣袖,鲜血正沿着他刚刚拔出的宝剑,一滴一滴的落在地面上,少年一双猩红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似是在他自报身份后卸下了所有防备。

  随着少年的的松手,宝剑直挺挺的直插入地面,眼看少年就要下来马来,云蛟翻身下马,以矫捷的身手,稳稳将他接住。看着少年用马鞭与马镫结实绑在一起的右腿,心里一阵颤抖。

  “二少主!二少主!”随着云蛟的一声声呼唤,少年睁开双眼,却只是直愣愣的看着天空“全完了,全完了,城破了!”少年不停的呢喃,说完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那哭声痛彻心扉,响彻云霄!云蛟看着怀中的悲苦万分的少年,眼中的泪也不由自住的跟着落下。当即将少年平放于地面,一声大喝“来人,随我领一队人马,连夜奔赴有苏皇城!”

  一声说完,躺在地面的少年伸手狠命地拽住云蛟的衣角,无力的摇了摇头“已经晚了!有苏氏一族无人生还,就连静谧林都已惨遭屠戮,你们去了也不过是白送性命!”

  云蛟一听,身形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努力地控制好自己摇晃的身形“这么说,有苏氏真的已经……哎……”说完,自己的一双手无力的垂大自己的前胸“啊!”就见他仰天长啸一声,扭过头去,看了一眼有苏氏皇城的方向,眼中瞬间满是悲痛之情!转头再看向地面上中箭的少年,沉痛的下令“我们立刻绕道厌火国的苍夷郡,再穿过古龙国的璃幽城,直奔北境神武!”

  “是”上前的两个将士领命,随后有人匆匆的拉来一架马车,将少年安置在马车上,侧身而卧。

  “喔……喔……”几声鹤唳从远处的云层中传来,紧接着一群仙鹤由远及近的从空中掠过。云蛟所带的一队人马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这幅胜景。少年看着空中的仙鹤,用手指抵在自己眉心处,霎那间少年的眉心处竟仿佛有一团湛蓝色的火焰在熊熊燃烧,只是没有人发觉。

  “花期……”少年抬起的左手,伸向仙鹤的方向,云蛟看着少年的动作以为是他身受重伤产生了幻觉,但是只有少年自己知道,他看见了什么,他看见一缕淡紫色的魂魄虚浮于一只仙鹤的背上,而那缕魂魄,正是自己最小的妹妹!那只飞于正中间的仙鹤低低地盘旋于军队的上空,最后从少年的头顶掠过,“啪嗒……”少年看见那仙鹤背上的魂魄眼角滑下一滴泪来,他向上摊开手掌,稳稳的接住。“呲啦啦……”只见那滴泪落于少年手掌后以,冒起了白烟,然后以肉眼所见的速度蔓延开来,最后摊成一个飞鸟的形状,竟成了一道被炙烤的伤疤。

  “这是……”云蛟眼见少年的手心冒起了白烟,赶紧上前拉起少年的手,只见左手的手心上早已焦黑一片。

  “花期……,我有负父亲所托,未能将你救下,请你不要怪我……”一行清泪再次从少年的眼角溢出,眼见着仙鹤朝着厌火国的国都飞去,少年喃喃自语道“放心,二哥,一定会找到你。”

  数日前有苏氏部落皇城外

  阴沉沉的天空,黑云不断的从北方席卷而来,呼啸的北风悲鸣,好似在怒吼和警告。一个束发少年,骑于白马之上,龙泉宝剑在手中光芒闪动“给我杀!”他的身后是来自天威国的十万铁甲军队,一声令下,军队所过之处一片生灵涂炭。其中有手无寸铁的老妇,也有军备不算完整的士兵,殊不知,这已是有苏氏部落与天威国誓死抵抗的第十日,而今日也将是有苏氏部落与天威国的最后一战。百姓搀扶着士兵,士兵搀扶着百姓,是民是兵已无法分辨,在他们的身后二十里处就是他们的有苏皇城遗址,而他们誓死守卫的就是仍然生活在遗址内的有苏氏族人。

  天空中飘起了雪,雪花夹杂于北风之中甚是凛冽,那名骑在白马之上的少年身旁一辆四匹马所拉的马车内,探出一个头来,一位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望了望天空,转身走了出来,他身着青衣,衣服上绣着几朵火焰兰的花纹,仰面朝天,立于车架之上,口中不屑的念叨着“雕虫小技!”说罢,从衣袖中拿出一块姜莹剔透的古玉朝天一指,口中念动咒语,霎时间,风雪如潮水般激流勇退,无踪无迹。没有了恶劣的天气阻拦,天威国的气势更盛了起来,所向披靡,转瞬哀嚎遍野,满目苍夷。

  少年见他收起了古玉,不屑冷哼“先生此行罔顾天地礼法,做尽涂炭生灵,不忠不义之事,就不怕遭天罚吗?”那青衣男子听罢,也不恼“想我善不来一生,无宗无籍,放浪形骸,所求之事不过是助天子成就霸业!何况…”他咯咯一笑“何况这征战沙场,杀伐决断的乃是贤侄你啊!我不过是从旁协助尔尔”

  “哼,先生注意言辞,纵你与我父王有结拜之仪,也休来与我套近乎!”

  “是,百里将军!”善不来躬身似笑非笑的拱了一个手,又引来这位少年一脸鄙夷,连同少年跟前的将士也不屑冷哼。

  善不来见状,讪讪的压低声音道“我观将军气度不凡,将来或有一统天下之相!我赠将军一言:天下一统,指日可待,凤凰临朝,虎踞龙盘,届时四国并起,则顺应天意,掌天之时者,可得天下。”

  少年听闻,勒住缰绳的拳头微微攥紧,悠悠说道“先生可是能助我掌天之时者吗?”看似发问,又不抱与期望。善不来会心一笑,不做回答,随手朝着军队进攻的方向一指“将军请看”

  待到一众人抬头再向前看时,满山遍野哪里还有有苏氏的百姓和士兵,那血泊中满山遍野倒着的全都是狐狸的尸体!

  至此,有苏氏狐族,族灭!

  前方将士战马来报“禀将军,有苏氏参战着皆已伏诛,另有俘获生者一千余人,请将军下令处置!”

  威严的声音洪亮而有力,百里长戈高声下令“将俘获者全部诛杀,一个不留!”瞬间满军骇然,百里长戈却浑不在意继续说道“全部士兵听我将令,迅速开拔,直捣有苏氏皇城,路遇男子一律诛杀不分长幼,女子,抵抗者一律诛杀,投降者押回王城!”一声令下,引来所有将士的震惊,随后又归于平淡,是啊,看着满山遍野的狐狸尸骸,他们已经不以为自己在杀人,这就像是一场狩猎!众将士领命后飞也似的离去。善不来心中一颤,仰起头仔细观望着这位高坐于战马之上的少年,年纪虽小,却百炼成钢,练就了一身杀敌的本领,面上一丝也查找不到少年该有的稚气!仿佛已经经历过了无数的腥风血雨,剑眉星目,炯炯有神,只是气宇之间一丝狠戾油然而生,或许,自己并不能完全洞观人心!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