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修行:本是人间清风客
山居修行:本是人间清风客

山居修行:本是人间清风客

竹子米

仙侠奇缘/现代修真

更新时间:2024-03-04 22:43:29

人生骤变,从云端跌落泥潭,一曲红尘陌上行,独品浮生一味清欢。 (有男主,不爽不甜不剧透,望慎阅。本文所有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有危险情节请勿模仿!!!谢谢大家的阅读与支持~。)
目录

8小时前·连载至第271回

第1回

  6月,又一个学子毕业的季节,明星塌房的日子。

  据悉,华国乐坛小天后因妒忌新人甜歌小皇后异军突起,威胁她的地位,不惜狠下毒手欲除之而后快。结果阴差阳错,她自己喝了那杯毒饮料成了哑巴。

  此事一出,瞬间在各网络平台引起轩然大波。随后陆续有人在网上爆小天后的黑料,说她人前人后的面孔各有不同。

  种种罪行,罄竹难书。

  7月上旬,小天后的代言公司纷纷宣布与她解约,并向她追讨巨额赔偿。

  中旬,全球各地陆续传出有多名厌世患者因无法理解和接受偶像的恶行,带着对她的不解和怨恨纷纷离开这个世界,引发全球粉丝对小天后的不满与审判。

  此外,专门给小天后写歌的音乐人叶寰宇也因维护她的声誉遭受网暴,于本月跳崖自绝。

  次日,小天后临时避居的公寓发生爆炸,疑似她跟叶寰宇这个最佳搭档约定殉情。结果导致三死五伤,她自己却安然无恙,仅仅面容被毁正在医院治疗。

  此事更招来无穷极尽恶毒的咒骂,个别偏激人士甚至开始围堵小天后的家人,让他们出来对全球歌迷负责。

  8月,官方发出通告证明小天后是遭人所害,先前网上谣传她与人不和、下毒坑害对家、为搭档殉情导致三死五伤皆是谣传。

  公寓爆炸是隔壁邻居为情所困,一时想不开造就的悲剧。

  于小天后纯粹是无妄之灾,在那天晚上外出散步避过一难。但在逃难的途中,因回头救了一名小孩被炸伤毁容。

  8月下旬,小天后的工作室开启追责日程,先后向网暴者、造谣者以及擅自解约的代言公司发出律师函。

  9月上旬,小天后在家人与团队的协助之下离开医院,不知去向。

  10月,几间代言公司愿意接受调解,给予小天后一定的补偿。小天后本人没露面,仍然下落不明。

  11月,12月……

  小天后依旧不见踪影。

  一鲸落,星华璀璨终归尘。

  ……

  偏远的十里镇有个兰溪村,它风景险峻秀丽,入目幽翠苍莽。可惜了这么一处好风光,因为四面环山,与世隔绝,多亏国家前些年掏钱给偏远地区修路。

  先有国道,后有乡道。

  可惜经费有限,乡道打通了一条隧道之后就没了下文。进兰溪村的路依旧泥泞难行,道路不通畅,这小小山村越发穷困险些被人遗忘。

  所幸天无绝人之路,就在五年前,一户桑姓人家在山里迷了路,被一位村民带了出来。

  桑家对其感激不尽,见对方家境困难连看病的钱都没有,于是买下对方家的整座山头。并斥资修了一条宽敞平坦又结实的水泥村路,造福整个村的村民。

  然而,这地方实在太过偏远,即便村路修好了依旧没有年轻人肯回村里住。

  这些年下来,村里几乎十室九空。

  到今年为止,村里仅剩下几名老人,和住在村边那条河对岸的桑家。

  河对岸有一大片田,然后是群山,桑家买下的那座就在其中。

  以往,桑家总是一家三口回山里度假,他们家那小女儿阿月特别的活泼开朗,每次回来都大包小包地提着进村探望老人。

  但不知怎的,去年桑家没人回来。

  直到临近年底,桑家那边来了三个人,听说是桑家一名子侄来休养。因身有残疾,不喜见人,桑家人打电话给村长嘱咐村民莫要登门,省得大家不开心。

  可惜了,村里剩下的几位老人很快就要被子孙们接到镇上住。

  本想临走之前跟桑家人道个别,无奈物是人非。凭他们的年纪,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早春二月,时而天气和暖,时而细雨连绵,整片林子经过雨水的冲刷绿得格外抢眼,空气更是透出一股沁人的清爽气息。

  这里是兰溪村边河对面的山里,半山腰,在一半耕地、一半葱郁密林的环绕簇映中有座宅院。

  宅院不小,内部结构呈凹形,光室内面积就有三百多平方,共三层。这是五年前推倒土坯房重新建的宅子,用的青砖,前后各有一个用石板铺砌的庭院。

  应屋主所需,四面的围墙建得极高,内外皆有摄像头,围墙的顶端还种满仙人球和肆意生长的仙人掌。

  开花的时候很漂亮,扎人的时候也超疼。

  此时的三楼客厅,一位年轻的姑娘正坐在电脑旁与家人视频。全程都是电脑里的人说,她目光沉静,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听着。

  她叫桑月,今年23岁,艺名弯弯。

  就在去年6月,刚大学毕业的她还是名扬四海的小天后。本以为毕业之后就能专注于事业,谁知一夕间从云端跌落泥潭,她成了一位口不能言的小丑女。

  结束视频通话,她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左脸。

  当初的血肉模糊,如今结痂了,摸起来硬硬的。有点痒,想挠,可医生说要让它自然脱落,否则会留下更加难看的疤痕。

  以前,这儿的村民们亲切地唤她阿月。

  如今她毁容了,不敢见人,同时也不能让外人知道她是一个人住在这儿。于是,远在云海城的爸妈打电话给兰溪村的村长,说她是桑家的子侄,名阿桑。

  她独居深山有很多原因,有家人的嫌弃,因担心收留她会给各自的小家庭带来诸多不便。

  但最大的原因是,她必须这么做。

  放下手,摊掌心,下一刻,一根长长的绳子系着一枚拳头大的圆形吊坠出现在手里。这就是她避居深山的主因,因为意外捡到一枚别有洞天的魔法项链。

  别有洞天,意指里边另有一个广阔天地,即空间。

  说来奇怪,这项链无论是掩饰用的外形,抑或里边的魔法城堡皆源自西方。它怎么就来到了华国,还阴差阳错地与她订了契约认主?

  这一切,她无从得知。

  因为项链里原本有一个精灵,在东方的修仙话术里称之为器灵的生物,因魔力的匮乏陷入了沉睡。

  它是唯一可以向她解开疑团的精灵,要把它唤醒就需要魔力,即灵力。可她要怎么做才能让空间里充满灵力?这得问那个精灵。

  所以,这是个死循环。

  当然,物是死的,人是活的。人生在世,办法总比困难多。

  她回到山里住了差不多半年,看到魔法空间里几乎都是草坪。随处可见,那些绿油油的草尖有点枯黄。于是异想天开,在个别枯黄范围较广的草地种菜。

  种到今天,她终于得出结论,种菜的确有助于灵力的增长。因为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也有一股力量在日渐浑厚中。

  她是它的新主,可以魔(灵)力共享。

  至于里边那器灵,哦,是精灵什么时候才能苏醒,暂时还不知道。

  无妨,只要种菜有效,她应该等得起。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