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游戏!在诡秘世界成反派大佬
杀死游戏!在诡秘世界成反派大佬

杀死游戏!在诡秘世界成反派大佬

道戈

游戏竞技/游戏异界

更新时间:2024-02-26 19:49:57

【欢迎您进入游戏《诡秘禁区3.0》,请抽取您本局角色牌,您的身份是——】 【鬼牌】 意思是一己之力孤立所有玩家,双面间谍一挑七,还要加上游戏Boss。 权珩对此:“……” 好家伙,传说级别的反(催)派(命)大礼包。 颠覆认知的疯狂巧克力工厂,乌鸦先生的疫病之城,白皇后的盛宴邀请,赛博城的末路战歌……超越认知的惊悚游戏,荒诞致命的鬼牌任务,不断轮回的世界秘辛。 干掉BOSS,杀死游戏!在现实与虚幻交织的危险中,走向权与力的终焉。 叮!利益至上,娱乐至死—— 欢迎来到新世界! · 无限流大女主/无CP/惊悚直播
目录

19小时前·连载至单人赛

第1章 安屠生童话

  【全文大修中,暂勿观看,感谢理解(鞠躬!)】

  咚咚咚!

  敲门声回荡在客厅。

  权珩坐在轮椅上,垂眸看掌心鲜血被水流带走,手腕上的十八子也被冲净。

  大锅“咕嘟咕嘟”地冒出泡,冒出粉嫩香甜的肉块,香气盖住夜色中的腥臭。

  “双目凝人镜中笑,怀中人偶当子抱。

  “剥皮做成她血肉,纽扣缝成她双眸……呲呲——”

  电视里嬉笑的人偶扭曲成雪花,敲门声越发急促。

  权珩细细擦干手指,深呼吸,驱使轮椅开了门。

  “怎么这么久才给妈妈开门?是腿又疼了吗?”

  母亲站在门口。

  “今天是中秋节,也是你生日,哥哥姐姐们还没回来吗?他们都说要带点开胃菜,怎么只有你……”

  母亲突然动了动鼻子,影子在渗入走廊的月光下歪歪扭扭:

  “奇怪,我闻到你身上有股血腥味。”

  “天气干冷,流鼻血了。”

  “是吗?原来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开灯?”

  母亲弯腰,在黑暗中逼近。

  权珩指尖拨动佛珠,感受到黏腻的目光贪婪地舔舐过自己的锁骨、心脏、残疾的双腿。

  黑暗中响起吞咽口水的咕咚声。

  “呲呲……听我的话呀,听我的话吧!

  “陪伴梦境游戏尖叫,成为人偶的模样!”

  电视信号恢复,牵线人偶大笑着将自己扯碎。

  “接受我的爱啊,回到永远的怀抱!”

  啪!

  灯光瞬间亮起。

  权珩强忍不适睁眼,母亲的脸近在咫尺、塞满视野。

  她的五官像是戳出洞的面团,洞口不规则的面线随着发声鼓动,两枚黑纽扣粘成眼。

  “啊,我的乖女儿,”母亲饥饿地喟叹,“你就像可口的奶油蛋糕,我应该把你重新放回肚子里。”

  肚子?怕是塞胃里。

  “可以吃饭了吗?”权珩道。

  古怪的肉香中,【女儿】平静的像在看死人,【母亲】垂涎的像在看食物。

  “吱嘎——”

  电视柜开了条缝隙,几块手指节掉落坠地,大小不一肤色不同,内里挤压成堆的肉块一闪而过。

  母亲扫了一眼,忌惮地起身,走进厨房。

  权珩关上电视,视线不经意间掠过水仙花的墙纸,墙角的几朵花瓣沾染上深褐色污渍。

  全家福正巧放在电视柜旁,权珩目光稍顿,不由低喃:

  “这次是姑姑,姑父,表妹,还有妈妈,可真是……太奢侈了。”

  “快来吃饭。”

  饭菜摆盘放在饭桌,中间是装饰甜美的奶油蛋糕,精致的月饼。

  母亲切了蛋糕,甚至不需要咀嚼,一口将人脑大的蛋糕吞下,玫红果酱沾了满脸。

  权珩掰开月饼,脏乱枯黄的头发卷成团掉在桌面,尾梢带着紫红的头皮。

  权珩:“……”

  还真是干净又卫生。

  “你盯上我,是因为我没有亲人……”权珩放下月饼,“看起来很可怜吗?”

  “母亲”顿了顿。

  她缓缓抬起头,在昏暗光下笑容扭曲。

  “你在说什么,我的好孩子,你怎么会没有母亲,没有兄弟姐妹呢?大家都那么爱你,让你生活在童话里,你为什么不懂事——”

  发声位越来越高。

  “母亲”的身体不断抽长,面部从正中央劈裂成血淋大嘴,一扑而上!

  权珩一退轮椅,扑上桌的怪物正撞到被故意砸松的吊灯。

  嘭呲——

  吊灯轰然坠塌!

  怪物脊梁被拦腰砸断,利爪距离权珩的眼睛仅有一厘米,却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童话?”

  权珩前倾拽下怪物作为眼睛的两枚纽扣,苍白指腹抹去殷红鲜血,无奈而温和地笑了下。

  “感谢你的安屠生童话,但这个时候我应该在休息,而不是醒来就被困在这。”

  失去纽扣的“母亲”疯狂嘶吼,逐渐融化腐烂为肉泥。

  她死了。

  叮咚!

  荧绿色悬浮屏凭空在面前展开,距离权珩半米距离。

  「恭喜您再次集齐十二枚纽扣,成功通关新人预测剧情!」

  「欢迎您进入新世界《诡秘禁区3.0》,是否开始正式游戏?」

  空气安静。

  权珩看着荧屏,笑意消散,手指不由自主地攥紧,良久才深吸一口气,微微笑道:

  “都第18次弹屏了……我不答应,你还想让我再玩一遍?!”

  权珩忍无可忍,一掌拍在桌面!

  岌岌可危的长桌瞬间散架。

  余波震开几乎塞爆的电视柜、冰箱、浴室门,滚出成堆的怪异肉块,放眼望去,整个屋子都塞满了她的“家人”!

  “216枚纽扣108个家人,我拒绝一次你刷新一批。”

  权珩抽出轮椅下方的储物盒,倒出成堆的纽扣,轻嘲道:

  “你挺会玩儿啊。”

  「叮咚!我们尊重玩家的选择,公平公正,尽全力满足玩家的合理要求」

  权珩:“……”

  那你他妈可太公平了!

  似乎察觉不妙,光屏字体变化:

  「作为补偿,我们将在游戏内治愈您的腿疾,若拿到S18全球赛冠军,可永久解决您残疾的困扰」

  “你说真的?”

  「童叟无欺!保证您上可夸父追日,下可跑酷越野,蹬得了自行车开得了迈巴赫!」

  权珩:“……”

  倒也不用这么夸张。

  「您的选择是——」

  权珩闭了闭眼,冷静道:“进入游戏。”

  「叮咚!恭喜您成功注册账号,正在加载游戏地图……本次新人海选地图为——」

  「《玉京北斗Ⅰ:完美三角楼》」

  ……

  「地图难度:Dark(普通)」

  「模式:多人赛(8/8)」

  「新人扫盲提示:地图难度由普通(Dark),困难(Vlam),疯狂(Keneq),禁区(Ekhi)依次递增

  「规则书:玩家完成角色任务即可通关,财富榜(游戏币数量决定)前三名可获得特殊奖励。」

  「请注意!游戏内死亡即真实死亡,游戏内受伤即真实受伤」

  ……

  机械声落,浓稠的黑雾不知从何处涌来,堆积的肉山消失不见,腥臭味扑面而来。

  权珩伸向黑雾,只摸到一堵“墙”。

  墙面软软热热,摸上去能感觉到有一层细细的绒毛,呼吸般起伏。

  「利益至上,娱乐至死」

  耳畔再度响起提示,嘶哑含笑,仿佛赌徒压抑疯狂与欢愉的邀约:

  「——欢迎来到新世界!」

  刺目白光乍明,权珩猛地睁开眼。

  橘黄灯光让卧室更为温馨,她正躺在床上,手边是一小堆黑色纽扣,纽扣下压着熟悉的相框。

  全家福只剩两人。

  笑靥如花的温雅母亲,和一个被粗暴扯掉头部的孩子。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