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魔法学院御剑飞行
我在魔法学院御剑飞行

我在魔法学院御剑飞行

北冥府

仙侠奇缘/现代修真

更新时间:2024-03-03 23:59:29

作为蜀山仙道盟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大师姐——诗道涵,将代表蜀山前往西方的霍拉加卡魔法学院进修,只因为在三年学期结束之后,她就可以直接回到蜀山担任长老。

古老东方的道门玄法,与西方的神奇魔法,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第二百零三章:噬主

前言

  “我华夏之法脉,最早可以追溯到三皇五帝时期,不过那个时候还不成体系,一直到东汉末年张道陵创立道教,奉李耳为道祖,我华夏玄门这才拥有一个规范的框架……”

  蜀山仙道盟,明道崖。

  这是一片绝壁,由十几座低矮的石崖组成,彼此间并不相连,两两之间都有五六米的距离。

  朝霞初升,金光洒落在石崖上,灿灿生辉。

  每一天蜀山的所有弟子都需要来到这里听道与诵读经书。

  在十几座石崖的中央有一个状若莲花,悬浮在半空的道台,上面盘坐着一位白发老人,古井无波,正在讲述着玄门法脉的根源。

  他声音平静,没有任何感情,不过却也讲的非常仔细,众弟子也都听的认真。

  唯独有一人无心听讲,竟还当众打起了瞌睡。

  她身着一袭紫纹道袍,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束着一头高挑的马尾长辫,额前垂落有两绺龙须,平添了几分灵动与活泼,眉似远山不描而黛,唇若涂砂不点而朱。

  她是蜀山掌门的唯一传人——诗道涵,入门不过三年,却已在山、医、命、相、卜等领域上取得了不小的造诣,甚至都已经超越部分的长老了。

  “呼……呼……”

  听着那若有若无的瞌睡声,莲花道台上的老人满脸黑线,弹指将一粒石子大小的光点弹在了诗道涵的额头上。

  “呔!是哪个臭小子在背后搞偷袭?!”

  诗道涵跳了起来,捂着额头大叫道。

  “是我这个臭小子,不知道涵前辈有何指教啊?”莲花道台上的老人黑着脸道。

  他一开口,诗道涵立马就蔫了,躬着身子,嬉皮笑脸的赔笑道:“苍云长老就别折煞弟子了,这一声前辈叫的,我哪受得起啊。”

  “少跟我嬉皮笑脸的!我在这上面讲述玄门之根源,你却在下面打起了瞌睡,你是诚心跟我作对是不是?”苍云长老没好气道。

  “长老冤枉啊。”诗道涵欲哭无泪的哭诉道:“昨晚我在太极殿画了一晚上的符,到现在都还没有合过眼呢,方才实在是困得不行了,绝对没有对长老不敬的意思。”

  “再有……”诗道涵撇嘴,小声嘟囔道:“咱玄门一脉的发源史我早就已经倒背如流了,听不听其实都无所谓的。”

  “好一个倒背如流,那我今日就考你三个问题,你若是能全部回答正确的话,这不敬长老和早课走神两过,便不扣你的学分了,

  倘若是有一句回答不上来,或者是回答不对,不仅要两过并罚,我还要罚你到思过崖面壁半个月。”

  苍云长老居高临下俯视着诗道涵。

  “没问题,苍云长老随便问就是了。”

  诗道涵信誓坦坦的摆了摆手,重新坐了回去,一手撑着脸颊,等待着苍云长老的发问。

  苍云长老发问:“我且问你,上清派创立于哪个时期,其创立者又是何人?”

  诗道涵回答:“上清派创立于晋代,开山祖师乃是魏华存,我玄门弟子都尊称她为魏夫人。”

  “全真派系分为南宗与北宗,他们的祖师分别是谁?”

  “全真派系的北宗,也就是最开始的全真教,是王重阳王真人结合儒释道三教所创立的,后来紫阳山人张伯端在原有的基础上创立了南宗。”

  “那这北宗和南宗都有何区别?”

  “北宗主张先性后命,而南宗则主张先命后性。”

  前后三个问题诗道涵都对答如流,而且还都是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直接就脱口而出的。

  苍云长老心中惊诧,他知道诗道涵的才学远超常人,因此故意选了几个较为冷门的问题,没想到还是让她给回答上来了。

  诗道涵挑眉嬉笑道:“苍云长老,三个问题我都回答完了,不知可有回答错误的地方?”

  “咳咳。”苍云长老干咳了两声,道:“没有,全都回答正确了。”

  “既然如此,那今天这早课我就不用听了吧?可以让我提前回去睡觉了吗?”

  诗道涵起身准备离开。

  苍云长老并没有阻止,不过当诗道涵走远了之后,他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慢着!”

  诗道涵闻声回头,一脸狐疑的看着苍云长老。

  “前段时间,西方的霍拉加卡魔法学院与我们联系,说是想要派一名学生到我们蜀山这边来进修,而我们也可以派一名弟子到他们那边去学习,也就是所谓的交换生。”

  “你是蜀山所有弟子里面,涉猎最广、且资质最好的一个,所以掌门让我转告你,这几天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前往霍拉加卡学院进修。”苍云长老这样说道。

  此言一出,明道崖上顿时一片哗然,各系修士都纷纷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早就听说除了华夏玄门之外,这世界上还有许多地方拥有类似修炼者的超凡存在,

  比如西洋的炼金士和魔法者;东洋扶桑的神道民;还有南洋的灵媒徒……可惜一直没机会遇上他们,不然一定要好好的较量一下。”

  “什么炼金灵媒,在我们剑修面前,全都是渣渣。”剑修系学院的一名弟子开口道。

  药修系的弟子也不甘示弱,道:“我觉得我们药修也可以跟他们碰一碰。”

  体修系的弟子则亮出一身犹如黄铜般的腱子肉,道:“体修才是王道,我直接一拳就可以教他们做人。”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武夫就别来沾边了。”乐修系的弟子撇嘴。

  “你说谁头脑简单呢?敢不敢碰一碰!”

  “来就来,还怕了你不成!”

  各系学院的弟子向来都是谁也不服谁,一见面就得掐架,就比如现在这样,说着说着就打起来了。

  场面一下子就陷入了混乱,不过苍云长老并没有去理会他们,而是看着诗道涵道:

  “这是东西方玄门之间深入交流的难得机会,也是你增涨阅历的一个机会。”

  诗道涵却是一脸错愕的指着自己,道:“要我代表蜀山去那什么霍卡魔法学院进修?长老你没有搞错吧?”

  苍云长老:“怎么,你不愿意吗?”

  “不不不。”诗道涵赶忙摆手解释道:“我对西洋那边的魔法的确很感兴趣,可问题是,我也不会拽洋文啊,去了那边就跟哑巴一样,根本就没法跟人交流啊。”

  苍云长老捻着胡须神秘一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这里有一速成之法,名为[神语通],可以让你迅速精通各国语言。”

  “精通各国语言?真的假的?咱蜀山还有这种法门?”诗道涵吃惊。

  苍云长老道:“好歹也是华夏十大玄门之一,如果连这种小伎俩都没有的话,那也就不用在这神州大地上混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作为华夏十大玄门之一的蜀山仙道盟自然也明白了与外交流的重要性。

  因此每年都会跟外国的修炼者有学术上的探讨与交流,而这神语通就是为了方便与国际友人交流而开创出来的。

  说罢,苍云长老伸出一根手指点在诗道涵的眉心上,将一篇经文刻在了她的灵台方寸之间。

  这篇经文的内容并不多,只有短短的一百多个经文,而且也不是多么的晦涩难懂。

  诗道涵只用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已经将这篇经文全部参透了,张口就是一句:“How are you?”

  苍云长老随口回了一句:“I'm fine, thank you.”

  诗道涵又尝试着去说从未学习过的东洋语言,发现竟然也可以脱口而出。

  “咳咳。”苍云长老干咳了两声,道:“其实你不用刻意的去说洋文,因为只要学会了神语通,不管你说什么,都会在对方的脑海中自动翻译成他们的语言。”

  “也就是说即便我说中文,那些老外也都能听懂了?”诗道涵瞪大了眼睛。

  “没错。”苍云长老点头。

  “无障碍交流?这么吊?!”诗道涵大受震撼,没想到蜀山的前辈们竟然连这么妖孽的法门都能研究出来。

  “砰!”

  就在这时,一名乐修系的女弟子从高空上“砰”的一声砸落在地,正好落在了诗道涵和苍云长老两人的面前,掀起了一阵冲天的烟尘。

  “见过苍云长老,见过道涵师姐。”

  那名乐修系的女弟子起身行了一礼,而后对着远空怒骂道:“你奶奶个腿儿,姐不发威当姐是病猫啊?看姐不砸死你们这群没脑子的武夫蛮子!”

  说罢,只见她一手拽着古琴冲天而上,抡起用寒冰玉做成的凤尾古琴就往一名体修系弟子的脸上招呼,彪悍的让人傻眼。

  不过诗道涵与苍云长老却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似乎是早就对此见怪不怪了。

  因为这就是他们蜀山仙道盟的特别“景色”之一。

  “好了,语言上的问题已经帮你解决了,现在可以到霍拉加卡魔法学院就学了吧?”苍云长老看向诗道涵。

  诗道涵做了个OK的手势,道:“可以无障碍交流就没问题了,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看他们西方所谓的魔法,到底和我们东方的仙法有何不同之处了。”

  “能够延续几千年的法脉肯定是有着它的非凡之处,你要抱着学习的态度去了解,切莫目空一切,自持清高。”

  顿了顿,苍云长老继续道:“你也别以为到了外面就没有人能管着你了,犯了错误照样会扣你的学分,三年学期结束,你的学分要是不达标,你就还得再留学三年。

  不过如果一切正常的话,三年学期结束后,你就可以直接回蜀山担任长老了。”

  听到这里,诗道涵心中一动,三年学期结束后就可以直接回来当长老了?

  “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事?我可真是捡到大便宜了啊!”

  诗道涵已经可以脑补到自己担任长老之后,有一群年轻帅小伙围在身边给她端盆洗脚的那个画面了,忍不住嘿嘿笑出了声。

  苍云长老斜睨了她一眼,道:“不要高兴的太早,据我所知,霍拉加卡学院的管理可是非常严格的,你到了那边之后,最好是把心性收敛一些,少给我惹是生非。”

  诗道涵擦去嘴角流出来的口水,信心满满道:“苍云长老只管让人把我的道场修建好,待我归来即可。”

  “好,那苍云就先在这里见过我们未来的道涵长老了!”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