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雪来临:开启末世零元购
暴风雪来临:开启末世零元购

暴风雪来临:开启末世零元购

养只猫挠你

科幻空间/末世危机

更新时间:2024-03-20 18:05:16

【末世+空间+囤货+虐渣+种田+养殖+三观正】 暴风雪足足下了十天,气温骤降到零下五十多度。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接下来的鼠疫,极热,干旱,酸雨,龙卷风等等极端天气会接踵而至,每一场都是人间炼狱。 顾盼重生在这一切到来的前七天,此时她的空间没有丢,丈夫还活着,她要疯狂的囤物资。 吃穿住行,药,武器,水电一切生活必需品,都要囤到下辈子够用的。 什么?前世背刺他们的‘朋友’也重生了?还囤了一货仓的物资,比他们还多?废话不说,直接收入空间。 末世到来之后,他们夫妻开启了零元购。 这一辈子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那些伤害过他们的,一定加倍奉还。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结局

第一章 重生

  顾盼的双手紧紧抓着被子,额头上布满密密的汗珠,她猛地睁开眼坐起来。

  眼前从模糊到清晰,她的心也从平静到震惊,这不是末世前自己新房的卧室吗?

  她赶紧看向床头,电子钟上显示:2028年9月16日8点46分。

  窗外的大风呼呼作响,不时的有什么东西撞到的声音。

  她跳下床拉开窗帘看出去,外边虽然狂风大作,但是街道上车水马龙还是很繁华的。

  顾盼懵了,她不是死在了吃人的末世了么?这怎么回来了?回到了末世的前七天。

  这时候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三年多没用过手机了,忽然的有些陌生。

  她赶紧走到床头,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上边显示的是老公来电。

  看见老公这两个字,顾盼的眼泪刷的下来了,末世的第三年,这个男人为了帮她挡刀,死在她的眼前。

  她一把匕首刺入自己的心脏,随着丈夫陆睿晟去了。

  不是不珍惜丈夫给她争取得活的机会,而是当时已经被敌人围住,与其死在别人刀下,不如自己来的痛快。

  并且丈夫是她在末世生的唯一希望,丈夫死了,她也失去了活得意义。

  她颤抖的按下接听键,对面传来熟悉的关心:“盼盼,气象台报这几日有超强寒流和大风,今天你就别出去了,中午定个外卖对付一口。我今天跟客户签完合同,估计要傍晚能回家,我下单了一些肉菜,一会你收一下,等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顾盼听着让她感觉到真实的声音,哽咽的叫了一声:“老公,我想你了。”

  陆睿晟宠溺的笑着道:“我也想你了,我尽量早点,在家乖乖等我。”

  顾盼此时的脑子里还是乱的,她需要冷静的思考一下,现在不可能跟丈夫说马上末世了,自己重生回来的,因为正常人听到这些,要么以为她在开玩笑,要么会担心她精神出现了问题,如果丈夫担心她,立刻往回赶,这鬼天气更危险。

  前世的记忆在,丈夫今天的合同是在周边的一个县城,不算远,晚上会顺利的回来,虽然天气不好,但是路上有惊无险,所以她不想在此事上节外生枝。

  她赶紧道:“睿晟,天气不好,你要注意安全。”

  “知道,你就放心吧,你也照顾好自己,老婆亲亲。”

  顾盼也笑着跟陆睿晟说了老公亲亲,这是他们恋爱五年的习惯。

  挂了电话之后,顾盼坐在梳妆台前,静静地想着这一切,忽然她注意到自己脖子上的吊坠,是奶奶临终前给她的。

  她父母早亡,是奶奶把她拉扯大的,这个吊坠从小她就戴着。

  只是末世的第二个月,吊坠被来他们家求援借住的朋友庄杰偷走跑了,随后他们一家就消失了。

  临死前顾盼最后的一点意识,竟然看见了庄杰夫妇,听见他们说起吊坠空间的事,她才知道吊坠还有着空间的秘密,而他们这次遇袭,竟然是庄杰安排的。

  前世庄杰利用这个空间带着妻儿在末世活得风生水起,但是却不放心吊坠的原主人活着,所以杀了他们,现在一切都重来了,自己绝不会让那些害自己的人好过。

  她把吊坠摘下来,试图找到这个机关,可是翻来转去也没有一点线索,着急之时,手被刮出了血,血滴融入吊坠,忽然她就进到了一个陌生的空间。

  这个空间里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但是很大,比一个足球场还大,周边是迷雾一样的混沌。

  空间中间悬浮着一个电子面板,上面写着空间须知:1吊坠损坏后就不可传承,会随着现在的主人彻底消失。2空间的初始使用时间是三小时,注入黄金可以延长使用时间。3空间有保鲜功能,拥有者可以用意念控制空间里的物品。

  看到这个,她好像明白庄杰前世的顾虑了,庄杰想把吊坠以后传给后代,所以不能毁了,但是又担心顾盼发现,所以才设计杀了他们,以绝后患。

  站在空间里,顾盼完全的接受自己的重生和拥有空间的事实。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末世顾盼养成了极为敏锐和谨慎的性格,她出了空间,到门口从猫眼看出去。

  看见这人,顾盼下意识的去厨房拿了菜刀,但是走到门口,她忽然意识到不对,这还不是末世,还有法律,不能随便的杀人。

  并且杀了他不是最大的报复,而是看着他在末世带着妻儿受罪,让他感受前世自己和丈夫受的苦,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很快外边传来庄杰的声音:“嫂子,你在家么?开门啊,我找你有点事。”

  陆睿晟是孤儿,凭自己一点点的积累,才拥有了现在的生意和资产,所以30了才结婚,而庄杰比他小,利用父母给的启动资金,跟陆睿晟合伙开了装修公司,所以他叫陆睿晟陆哥,叫顾盼嫂子。

  顾盼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情绪稳定:“我刚起床,不方便让你进来,你有什么事?”

  这样的天气,庄杰忽然上门,绝对不是简单的事。

  外边庄杰道:“嫂子,是这样的,我媳妇经常说你的吊坠好看,她下个月过生日,我想借你的吊坠,找个地方定做一个差不多款式的,也算是给他个惊喜。”

  吊坠?顾盼忽然的意识到什么?难道他也重生了?要不然不会这么着急,这么明确的忽然来借这个东西。

  她直接拒绝道:“那是我奶奶的遗物,不方便外借。”

  庄杰没想到一向好说话的顾盼会这么拒绝,接着道:“嫂子,我就是看看,要不然这样,你开门,我就拍两张照片也行。”

  顾盼不可能这个时候开门,因为开门容易起冲突,到时候万一要是进局子,那就没办法利用末世前的七天囤物资了。

  但是她也看出来了,庄杰是势在必得,就算今天不同意,那晚上他要是跟着丈夫陆睿晟一起回来,自己反倒更添麻烦。

  她了想有了对策,对着门外的庄杰道:“咱们也别绕弯子了,是陆睿晟让你来的?他就这么不信我?认定了我家里有男人?还让你来诈我,这日子是过不下去了,你也别装了,我是不会开门的。”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