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后靠直播间功德续命
我死后靠直播间功德续命

我死后靠直播间功德续命

肤白如雪

悬疑侦探/悬疑探险

更新时间:2024-01-09 17:22:08

{玄门+看破天命+世俗} 南星死了,却又活了,她成了一具能行走能吃能睡却没有心跳的尸体。  不一样的是,她能看见别人的过去预知别人的未来。  想要在人世捂好马甲活下去,似乎只能去给人提供咨询服务了。   于是天桥下,支起了‘专业咨询’的小摊子。   “少年,你被人换命啦,只有三天可活了。”   “大叔,你老婆出轨了,四个孩子都不是你的……”   专业咨询,了解一下。不灵不要钱哦。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374章番外,快乐的猫仙女【全文完】

第1章 复活

  第1章复活

  南星走近路回家,这条路老旧,几乎没人走。

  她没想到会遇上争吵的情侣,而且吵的很激烈。

  “你总说你爱我,但是你给我什么了?我吃个榴莲你都要说我浪费钱,出门旅游你都不肯买水给我喝……”

  女孩抽噎着控诉恋爱中的委屈。

  男孩翻过了桥栏,女孩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啊,你快回来!”

  “你不是说我不爱你,那我证明给你看,我愿意为了你死,这样足够证明我爱你了吧。”

  男孩说完就跳下去了。

  他扑通一声落入水里,但是很快就传出喊救命的声音,还有女孩哭着呼救的声音:“来人啊救命啊,快救救他啊他不会游泳的。”

  南星的出现,让女孩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女孩抓住她就苦苦哀求:“呜呜呜,求求你救救我男朋友,他不会游泳,我也不会游泳啊。”

  “别着急,我会游泳,我去救他。”

  而南星恰好是会游泳的。

  说完这句话她就奋不顾身跳下河救人了。

  只是她没想到男女体重的差距,抓住男孩带着他回游的时候,男孩子抱住她的肩膀勒住她的脖子死命按她,这是溺水人的下意识举动,她好不容易把人拉回了岸边。

  女孩把男孩拉上了岸,正要拉南星的时候,南星腿抽筋了,她骤然下沉。

  求生的意识让她看向那对男女,昏暗寂静的夜晚,她只听见女孩说了一句:“她怎么办啊——”

  男孩说了一句:“我不会游泳你也不会,你要是想去陪她你去吧,我要回家了。”

  本来想用这样的方法拿捏她的,没想到差点把命搭进去。

  他算漏了桥下河水的深浅,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那溺水的窒息感,他是再也不想体验了。

  看着女朋友犹豫纠结的神色,他又说:“这附近冷清清的,万一人救不上来,我们怎么说得清,搞不好要背上人命官司了,我们就快毕业了,如果惹上官司,会有多大的影响你自己想想。”

  而现在,只要他不说,她不说,没有人知道他们今晚的事情,至于那个女的,谁让她多管闲事逞英雄了,死了也活该!

  男孩眼神暗了暗,毫不犹豫的就走了。

  女孩挣扎犹豫的看了南星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办……

  南星腿部痉挛的厉害,没办法自救,她艰难的向女孩求救:“救救我……打电话……”

  刚刚我还救了你的男朋友。

  但女孩只是愧疚的朝着她鞠了一躬,然后快速跑着朝着男孩追去,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南星绝望了,溺水导致肺部窒息的好似要炸了,而她渐渐的沉入水底失去了意识。

  南星以为自己死了,但她又在水底醒来了,没有窒息之感,她来不及多想就上了岸,天已经灰蒙蒙亮了。

  看着寂静的湖边,她心里一片冰冷,那一对男女没有报警没有救她。

  救人前,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死,更没想过被她救的人会反过来见死不救。

  她应该是被淹死了,但怎么会活过来她不知道,下意识的摸手机想看看时间,发现手机已经开不了机,被水泡坏了。

  她跳下去救人时候,忘记把重要东西交给女孩,她的东西都在她身上,所以现在就算她要指认那对情侣都指认不了,这份沉重的代价,只能她自己消化。

  拖着湿重的身子回到家,连猫闺女楚楚对她炸毛哈气她都视而不见,直接去了浴室,在浴缸放满了热水浸泡进去,她颤抖的沉地,整个人恐慌的厉害,不窒息,她在水里不需要呼吸了。

  她现在是什么,行尸走肉吗?丧尸吗?

  她本是个孤儿,在福利院被养大,大学毕业后做了文职,有着不错的薪水,买了房子,买了小猫,过着安心舒适的日子的。

  现在怎么办?

  脑子飞速的转着。

  首先,她不想报警,不想被研究,不想丧失人权。

  她死了这件事,她不说谁知道呢。

  万一过几天她就腐烂了呢,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她就报警为国家做奉献。

  做好了决定,南星从浴缸出来,快速穿了衣服吹干头发,先写了辞职信,致电了上司说自己病了要辞职,然后戴上口罩拿好银行卡出门买个新手机。

  回到家中后就开始闭门不出观察自己。

  她做好了心理准备。

  一天过去了,会饿,点外卖吃胃口变差,能吃饱但不美味,她味觉变轻。

  两天过去了,没有异能没有僵硬也没有身轻如燕,她身体灵活没变。

  三天过去了,身体各部位没有出现任何瘀血之类的情况。

  ……

  直到一个月后,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只是脸色看着有些苍白,看起来像是营养不良,不会长尸斑,不会腐烂,没有异味,就是这样保持着。

  除了没心跳和呼吸,她和正常人无异。

  就连小猫楚楚也习惯了,不再哈她,只是她抚摸的时候它会跑开,有时候还会用很迷惑的眼神看她,似乎是很奇怪她到底还是不是她主人。

  知道自己身体不会再变化,她松了口气,但再这样宅下去就不行了,房贷要还,存款是还有十来万,但坐吃山空总是会吃完的,她也不是坐吃山空的人。

  但她也不敢冒然的去工作,她现在不一样了,她得重新开始。

  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

  电梯里她遇到了同小区的一个老人,推着婴儿车,老人冷着脸看着就不好相处,南星默默的站到角落。

  都说幼儿小时候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南星就有些关注孩子。

  但这一关注,她就惊住了。

  她看见了一些画面,画面里,一个怀有身孕的女人一脸讨好的对老人开口:“妈,我去上班了,你记得给彤彤多换换尿不湿,天气太热了,别把她屁屁捂红了。”

  老人一脸不耐烦:“知道了知道了,都说多少次了还说,烦死了,我每天给她换十来次,谁知道她屁股怎么还会红,别人家的孩子都好好的,就她娇贵。”

  女人欲言又止,婆婆来帮她带孩子已经很不情愿了,她再多说婆婆并不高兴,但是女儿……毕竟是亲孙女,再怎么不喜欢也不会对她不好的,所以最后她只抿紧嘴唇,弯腰亲了亲女儿脸颊然后出门上班。

  女人一走,老人就把脸一变,对着女童腿部就掐一下:“赔钱货,就你娇贵,老娘以前哪有什么尿不湿,用尿片不也长大了,你那破妈,一点也不知道节省。”

  女童扁嘴小声的哭,两岁的她,已经懵懂知事了,她知道不敢大声哭,大声哭奶奶会打的更痛的。

  有人来敲门,老人立马去房间拿出积攒的尿不湿,是另一个女人来从老人手里买走了尿不湿……

  老人不想儿媳妇管她,所以照顾女童的事情就不让儿媳妇插手了,而女人又怀着孕,很快生产要照顾另一个女儿,分不出神照顾大女儿,见孩子没有再抓裤子也没有喊屁屁痒什么的,她以为婆婆照顾的好。

  但画面一变,女人都还没有出月子,女童突然发起了高烧,整个小身子都在抽蓄,送进了医院检查发现女童整个屁股都烂了,已经是很严重的溃烂感染,很快进重症监护室,但还是太迟了,在重症监护室几日后没了生命。

  而失去女儿的母亲,崩溃大哭……

  “叮。”

  电梯到站发出声音终止了画面。

  电梯到了一楼开了门,老人推着车子出去了,嘴里还嘀咕着:“小赔钱货,等会奶奶练舞,你可不许哭听见没,你要是敢哭,我撕烂你的嘴!”

  南星扶着电梯内壁,她冷汗直落。

  整个人也头晕目眩的好似要晕过去,在她出神之际,一个女孩进了电梯,发现她的异样关心的问她:“姐姐,你没事吧,你怎么了,是不是低血糖了,我这里有糖你吃一颗吧。”

  南星点点头,她现在真的很晕,女孩子递过来的糖她接了,甜蜜的滋味在口中蔓延,她真感觉好多了。

  她看向女孩说了声谢谢,然后出了电梯。

  她还郁闷刚刚是怎么回事,怎么看见那对祖孙的生活画面甚至是未来,但看女孩子又没看见。

  但念头只是刚起,她眼前就出现了画面,女孩在台灯下苦读,写字发出沙沙的声音,紧接着她就眼前一黑。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