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副本捡垃圾
我在副本捡垃圾

我在副本捡垃圾

东荼

游戏竞技/游戏异界

更新时间:2023-12-17 23:35:45

【本文女主无cp】 出门扔个垃圾的时间,江柚被拉进了无限流游戏。 【系统已为您绑定初始道具:垃圾桶】 江柚:???什么玩意! 副本1: 被追杀,江柚随口一说:我叫林江,特来此瞻仰学院风采,渴望能够跟随您学习烹饪技术。 系统:你叫林江,是一名美食爱好者,你特意来此学习烹饪技术。 江柚:学我?还能这么玩? 副本2: 江柚先发制人,在副本还没加载完全的时候,迅速进行自我介绍。 “我是一名海底医生。” 系统:你是一名医生,听闻了海底的怪病传说……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第250章 误会

第1章 诡异公交,拒绝让座

  “滋……滋……”

  江柚下楼的脚步一顿,什么声音?

  江柚转了转头,空荡荡的楼梯间什么都没有。

  最近c市创城搞卫生,江柚透过楼梯间的窗户,看到穿着制服的大爷搬下来几个全新的垃圾桶。

  蓝色,超大,带滑轮,江柚拖着垃圾袋,直奔大爷刚刚拆掉塑料膜的蓝色大号垃圾桶。

  “滋滋……”

  那个声音再次出现。

  声音离的很近,似乎是在她脑子里直接响起。

  江柚抬手按了按额头,下意识随手一甩,把手里拿着的东西扔进垃圾桶。

  随着“当啷”一声,江柚动作一僵。

  她的左手上还拎着黑色的垃圾袋。

  江柚缓缓转头。

  既然垃圾袋还在手里,那她扔掉的是什么?!

  ……

  卧槽!

  不是吧!

  我的手机!

  江柚扒着垃圾桶的边缘,遥遥看到一只孤零零的手机,手机左下角屏幕能看到摔出来的裂痕。

  江柚眼前一黑。

  她按着额头,喃喃自语。

  是钢化膜碎了,对吧?

  一定是!一定是!手机屏可千万不要有事!

  钢化膜碎了可以换,手机屏一碎五百块啊。

  江柚捂胸口,心痛,她刚刚裸辞,受不了这个刺激。

  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在看这边。

  江柚动作迅速,扳倒垃圾桶,钻,拿手机,一气呵成。

  “滋滋……检测到符合要求的玩家,已为您生成游戏账号,”

  “系统正在为您搜索道具,搜索成功。系统已为您绑定初始道具,您的初始道具为:垃圾桶。”

  靠?!

  什么玩意?

  来不及作出反应,江柚眼前一黑。

  高大的树木立在道路两旁,茂密的枝叶遮住了两旁的光线。

  山壁上凸起的石块摇摇欲坠,风吹过,可以听到咯咯的声音,像是牙齿在碰撞。

  树影、石影交错,透过公交车的玻璃,映在车内。

  摇晃的车厢里,昏昏欲睡的乘客们脸上都是斑驳的阴影。

  “闺女!别装睡了!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知道尊老爱幼?赶紧起来,让大爷坐!”

  晃动之中,江柚缓缓睁开了眼睛,一张长着皱纹的肥胖大脸蓦地出现在眼前,大嘴一张一合之间臭气扑面而来。

  江柚下意识朝旁边闪去。

  看到江柚醒了,大爷嘿嘿一笑,露出满嘴黄牙,一巴掌按在江柚肩膀上,说:“闺女,醒了呀!赶紧起来!”

  这是一个肥胖的大爷,五十多岁,脑门锃亮,一脸横肉,胳膊比她的大腿都要粗。

  按在肩上的手好似铁山一样,镇压的江柚不能动弹。

  江柚嘴角抽了抽,胳膊拗不过大腿,这大爷太横了,惹不起……

  大爷一身白色,衣服看着像食堂里大爷大妈穿着的那种厨师服,但他的厨师服上布满了油渍,脏兮兮的,好似从来都没洗过。

  虽然满心不情愿,但本着惹不起我躲得起的原则,江柚准备起身。

  突然,一只手按住了她的手腕。

  江柚的心猛地一跳,条件反射甩开手。

  她转头看去,身侧的座位上坐着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生。

  细碎的刘海在暗黄的车灯下闪着暖光,男生穿着白色短袖和浅色的牛仔裤,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干净友善的气息。

  男生对着江柚微微摇头,小声说:“拒绝他。”

  江柚眨了眨眼,表示自己懂了。

  但是,江柚苦笑,示意男生看她肩膀上按着的手,她倒是想拒绝,可是情况不允许啊,她怕被一掌拍死。

  男生见状,抿了抿唇,他对江柚挑眉,笑了一下,压低声音说:“放心,我有办法。”

  江柚不明所以。

  却发现,男生直接伸手一揽,环过她的腰,江柚忍着弹起来的冲动,看他怎么解决。

  男生另一手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他在光头胖大爷手上一敲。

  光头胖大爷就好似被蜂蛰到一样,瞬间收回了手。

  江柚肩膀一轻,整个人被男生揽着靠在他的身上。

  男生凑近江柚,转头对那个光头胖大爷说:“大爷,我老婆怀孕了,她身体不舒服,只能坐着。”

  两人现在的姿势靠得很近,男生的声音从耳朵后面传来。

  江柚能感觉到男生说话时,胸口微微的震动。

  他说话的声音很慢,带着一点独特的节奏,每一句话后面都微微上扬,像是一个小勾子,让人忍不住想要相信他说的话。

  江柚听着,眼神恍惚,放松身体靠着男生,她的手摸上自己平坦的腹部。

  我嫁人了?还……怀孕了?

  对……我怀孕了……

  “呸!晦气!”

  光头胖大爷后退两步,一巴掌拍在车厢门口的立杆上。

  他目光环视一圈,一个个扫过座位上的人群,带着恶意的目光好似野兽在寻找下一个猎物。

  突然,他的目光定住。

  大爷抬手搓了一下泛着油光的秃顶,大步朝座位最后一排走去。

  江柚被这个声音震醒,长袖覆盖之下,她用力掐了一下手心。

  痛感拉回意识,江柚心中一凛。

  突然清楚地意识到,她和男生才刚刚认识。

  但她方才却像中了邪一样,觉得男生真的是她老公,他们已经结婚了,她甚至怀了男生的孩子。

  这不对劲!

  这里的一切都有问题,江柚想不起来她什么时候上的公交车,这辆车又是去什么地方的。

  记忆之中,c城并没有这种山路。

  江柚的目光跟着光头胖大爷的背影,扫过整个车厢。

  大爷走到了最后一排。

  还没等他开口,坐在中间的马尾女生直接跳了起来。

  马尾女生留着厚厚的斜刘海,刘海遮着半边脸颊,看不清面容。

  她抱着一个大大的书包,低着头,语速飞快地说:“大爷,您坐这里吧!”

  说完,不待光头胖大爷做出反应,马尾女生低头穿过车厢,带着那个大大的书包,快步跑到了车门边上,抱着门口的立杆扶手。

  离得近了,江柚才发现马尾女生的脸颊左侧,有一个鲜艳的大巴掌印。

  从大小和深度来看,那个巴掌印应该被扇不久,而且不可能是女人打的。

  江柚目光看向后排。

  马尾女生原本的那个座位左边,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他的脸上有一道疤痕,划过眉毛和眼尾,狰狞得斜在脸上。

  刀疤男双手抱胸,手臂上绑着一把开了刃的匕首,靠在座位上,闭着眼,脑袋上扬,看起来像是已经睡着了。

  座位右边是一个微胖的中年女人,女人腰上还围着一个碎花围裙,她两手捏着围裙边缘,把围裙卷起又放下。

  大爷坐下之后,刀疤男和围裙女人默契一般,两人都往旁边挪了一下,主动和大爷隔开了一小段距离。

  突然,江柚对上了大爷的目光。

  大爷咧嘴一笑,眼睛直勾勾盯着江柚。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