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病弱少女掌握异兽分身
当病弱少女掌握异兽分身

当病弱少女掌握异兽分身

宝石岩

玄幻言情/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3-11-27 21:17:26

明月城李家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大家族,李家主不仅非常能生,生的孩子还个个都很有出息。 大公子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就声名在外,大小姐更是打小就被大能看中并收为弟子。 有长兄长姐做榜样,底下的弟弟妹妹们也奋发图强,个个都是小天才,只有长月声名不显。 长月先天体弱,从小身体就不好,甚至走两步都要咳三声,所以她在家里几乎没有存在感,李家上上下下也没有人对她抱有期待。 然而只有长月自己知道…… 距离明月城万里之外的海域里,一条滔天巨蟒正在海底肆意舒展自己如山如岳的身躯。 多年后,人们才知道,明月城清冷如仙的城主是她,万妖帝朝威压十三州的女帝是她,大周权势滔天的帝师是她,隐仙派圣手回春的圣主还是她! 注:本书无CP!
目录

20小时前·连载至请假

第1章 李家长月

  明月城李家

  一大清早李家的演武场上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的吆喝声,这是家里的弟子们开始在晨练了。

  作为武学世家,家族子弟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是基础中的基础,只有如此家族才能绵延不断。

  李长月带着丫鬟桑叶从演武场旁边经过,步履缓慢,正好被练武中的李长玉看到。

  “七妹,你这是要去哪儿?”

  李长玉一个飞身跳到长月身边,动作轻盈,一看就知道轻功练的不错。

  晨练中的李长玉穿着李家制式的练功服,额头上系着一条鲜红的抹额,满头乌黑亮丽的青丝高高的绑成马尾,随着她的动作,马尾辫一甩一甩的,端的是青春靓丽。

  和李长玉一比……长月脸色苍白,身穿一条翠绿长裙,头上珠玉环佩,一点也不像是武学世家的子弟,反而像是大门不迈的深闺小姐。

  “咳咳……”长月用手帕掩住口鼻,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然后轻声和李长玉打了声招呼,“四姐,我和桑叶出去买点药。”

  “四小姐。”旁边的丫鬟桑叶赶紧给李长玉行了一礼。

  李长玉随意地对桑叶挥了挥手,看向长月问道:“怎么不吩咐下人们去做?你身体这么弱,出门能行吗?还是说下人又偷奸耍滑,私底下欺负你了?”

  长月在李家存在感低,也不受宠,以前就出现过被下人偷偷欺负过的情况,那时候长月才几岁大,要不是被封婆婆发现告到了夫人那里,长月还不知道要受多少欺负呢。

  封婆婆以前是长月生母的贴身丫鬟,主子去世后,她就留在了小主子身边,长月就是她一手带大的。

  说到长月的生母,她是长月父亲,也就是李家家主李玄的妾,名叫苏雪鸢,是明月城一个小世家的女儿。

  后来苏家被仇家所灭,侥幸幸存的苏雪鸢就以自己为报酬,求李玄帮她报仇。

  李玄好色,苏雪鸢又长得极美,他自然拒绝不了这个诱惑,当即答应。

  不过李玄好色归好色,实力却非常不错,加上李家是大家族,人脉和情报网都不缺,不多久李玄就顺利帮苏雪鸢报了仇,自然而然也就得到了苏雪鸢这个大美人的委身。

  只可惜苏雪鸢命不好,生下长月后没多久就因病去世,据大夫说是因为郁结于心。

  大概是胎里没养好,长月一生下来就体弱,要不是李家不缺钱,长月能不能活下来都两说。

  李家大夫人虽然平时对长月不闻不问,但在吃穿用度上从来没有短过长月,长月这些年来生病请大夫吃药的钱她也没少给。

  长月当年被下人暗地里欺负,大夫人更是没有姑息,直接将那些下人全部杀了了事,狠狠地整顿了家里的风气,从此再也没人敢欺负长月了,哪怕长月在家里并不受宠。

  这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人命并不值钱,尤其是普通人,所以大夫人下令杀人时丝毫没有手软,反倒是当年长月被吓得不轻。

  大夫人打杀下人时是当着长月的面的,至今长月都记得当时满眼的血色,还被吓的大病了一场。

  不过换做如今,长月可不会再被那种小场面吓到了,毕竟……

  顺带一提,长月的灵魂并不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而是来自另一个叫做蓝星的世界。

  在蓝星时,长月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社畜,每天辛辛苦苦工作,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个钱,还年纪轻轻就得了癌症,最后死在病床上。

  本来长月以为自己死后是要魂归地府的,没想到再次有意识之后,就到了苏雪鸢的肚子里。

  长月前世生活在法治世界,生长在红旗之下,死狗都没见过,哪见过血淋淋的死人啊,当年自然而然被大夫人打杀下人的场面吓到了。

  也正是那次,长月真真切切的意识到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和前世是大不相同了。

  大病一场之后,长月就转变了心态……大夫人当年能对下人们生杀予夺,那将来有更强的人出现,李家会不会也转变到下人们的立场上?

  倒不是说长月有多同情欺负过自己的下人们,只是有点物伤其类罢了。

  两世为人,前世又“英年早逝”,如今长月可惜命的很。

  “四姐,没有的事。”听到李长玉的话,长月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在家待的太久了,想要出去透透气,顺便把药买了。”

  因为体弱,长月很少出门,一个月都不一定会出去一次,所以听到这话,李长玉理解的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你是该多出去走走,那你早去早回,不过也别在外面逗留太久,万一又因此而病了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长月点头答应。

  “长玉,快回来练功,你在那儿磨蹭什么呢!!!”

  这时正好有人在叫李长玉。

  李长玉赶紧应了一声,“来啦,来啦,这就来!”说着便往演武场里跑,同时还不忘回头对长月道,“我要回去练功了,七妹,你赶紧去吧。”

  长月轻轻点头,同时看向演武场,叫走李长玉的是她的五姐李长云,同时也是李长玉的双胞胎妹妹。

  说到长月的兄弟姐妹,那就不得不提一下李家主李玄这个大种马了。

  李家主好色这件事在明月城是家喻户晓的,他除了正室的大夫人,还有另外十六房小妾,有的是他自己看上的,有的是别人巴结他送的,反正女色上他是来者不拒。

  长月的生母就是李玄的十一个妾。

  大夫人加十六个妾,总共为李玄生了十个孩子,其中大公子和大小姐都是出自大夫人。

  李玄的这十个孩子,除了体弱的长月以及年纪尚小的小九、小十,其他都有非常不错的练武天赋,尤其是大公子李长鸣和大小姐李长宁。

  大公子李长鸣不过刚过二十,武道修为已然非常出众,这两年更是在江湖上闯出了不错的名声。

  为了武道修行,李长鸣这几年多行走在外,鲜有在家的时候。

  大小姐李长宁年十六,从小被朝云宗的大能看中收为弟子,年纪一到就被接到了朝云宗修行,目前也不在家中。

  因为这两个出众的孩子,大夫人当家主母的位子十分稳固,这也是她从不在意和苛待庶子庶女的原因。

  当然,大夫人地位稳固的原因也不仅仅在于子嗣,她本身的武道修为也非常出众,当年长月可是亲眼看到她一鞭子将一个下人抽成两半,那场面……要多血腥就有多血腥。

  反正因为武道的存在,在长月看来,这个世界很不正常,修为高深的武者一个个都是非人的存在。

  至于大夫人这么一个武道修为高深的女强人为什么能容忍丈夫李玄一个又一个纳妾,那就要说到大夫人的娘家了。

  大夫人的娘家不是什么大家族,当年未发迹的时候甚至可以说是名不见经传,后来靠着李家的扶持才渐渐发展起来,所以大夫人在李玄面前天然就矮了一头。

  同时大夫人能有今天的修为,李家的资源支持也少不了,钱财、功法都是出自李家。

  远远的看了李长云一眼,长月就带着桑叶离开了。

  演武场上,李长云停下手上挥舞的长剑,没好气地对自己的姐姐说道:“你没事搭理李长月干什么,她一个病秧子,挨近了会传染的。”

  李长玉闻言狠狠地在李长云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胡说什么呢,长月是你妹妹,别一口一个病秧子的,没教养。”

  李长云重新挥动手中的长剑,嘟囔着嘴道:“我又没说错……”

  李长玉无奈地摇了摇头,没再多说。

  武学世家出了一个连剑都拿不起的病秧子,家里议论的人可不少。

  长月并不清楚双胞胎姐妹之间的对话,她和李长云并不熟悉,平时基本不会见面,话更是少说。

  出了家门之后,长月就带着桑叶去了药铺,她和李长玉说出来买药并不是说谎,不过她买的并不是平时吃的药,而是用来修炼武道的药。

  从前长月的身体很差,的确不能修炼武道,但从今天开始就不一样了。

  在一个弱肉强食的武道世界,长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一直作为一个弱者存在下去!为了能够修炼,这些年她一直在努力。

  明月城是一座大城,资源非常丰富,所以长月很轻易就在药铺买到了自己想要的药材。

  武者修炼需要开脉,只有开了脉,武者才能正式开始踏入武道,长月买的药就是用来开脉的。

  这个世界武道盛行,开脉的药材花钱就能买到,难买到的是高深的功法和武技,但这两样对长月来说问题不大。

  桑叶拎着药包跟在自家小姐从药铺出来后问道:“小姐,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回家吗?”

  长月摇摇头道:“不,我还要去一个地方。”说完便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桑叶不知道自家小姐要去哪儿,但还是老实的跟在了主子的后面。

  长月去的第二个地方是一家首饰铺子。

  店里的伙计一看到主仆二人进门,立马兴高采烈迎了上来。

  “这位姑娘,里面请,里面请。”将二人引进店里,伙计热情道,“姑娘想买点什么?”

  长月穿着不俗,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姐,所以伙计很上心。

  长月随意在铺子里扫了一眼,“我想买几块玉石,有推荐的吗?”

  伙计闻言立马扬起笑容道:“那您可来对地方了,我们如意阁可是明月城首屈一指的老铺子了,您想要什么样的玉石都有!快快……这边请…这边请。”说着伙计引着长月来到一个台子前,只见上面摆满了各种雕琢精美的玉石。

  “您看看喜欢哪块,我拿给您入手瞧瞧。”

  长月随手拿起一块看上去成色不错的问道:“这块多少钱。”

  伙计见状眼睛一亮,“您可真是好眼光,这可是出自禹州的上等暖玉,只需要两百金。”

  长月知道这天下共分十三州,明月城地处闵州,而禹州正是以出产各种上等玉石而闻名。

  两百金?还只需要!长月觉得这伙计可能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两百金哎,不是两百银,更不是两百个铜子,这特么是在抢钱吗?你们大店都是这么卖东西的吗?两百金她真的买不起。

  李家虽然有钱,但先天体弱的长月很穷,她的钱大多都被封婆婆拿去给她买补品了,现在全部家当只有三十金多一点,这还是她这些年辛辛苦苦攒下的呢。

  哎……穷啊!

  三十金说起来真不少了,对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但用来买奢侈品,多少都不够。

  伙计见长月脸色有变,赶紧解释道:“姑娘,我们这玉可一点没多要,禹州离咱们这儿不近,一块禹州产的上等玉石平日里可不多见。”

  长月没多说,放下手中的玉石,又拿了一块成色稍差的问道:“这块呢?”

  “一百五十金。”

  买不起,放下。

  “这块呢?”

  “一百金。”

  买不起,放下。

  ……

  一连问了好几块,长月都买不起。

  长月脸色有点尴尬地问道:“你们这儿有没有成色比较一般的?”

  伙计见长月这也嫌贵那也嫌贵,倒没多说什么,脸上依旧挂着笑容说道:“成色太普通的恐怕和小姐您不相配啊。”

  长月虽然因为体弱而脸色异常苍白,但不得不说十分貌美,继承了苏雪鸢的美貌,甚至还尤有甚之,只是年纪还小,尚未完全长开。

  大美人自然得配上等玉石。

  配不配的先不说,长月买玉石另有用处,恐怕成色太差了不行。

  看着眼前满目琳琅的玉石,长月突然灵机一动朝伙计问道:“你们这玉石都是自己雕的吗?”

  伙计一听顿时扬起头颅骄傲地回答道:“那当然,我们如意阁在各地都有分号,阁里的雕刻师傅可是闻名整天下的。”

  长月眼睛一亮又问道:“那你们雕刻玉石剩下的边角料卖吗?”反正她买玉石也不是用来戴的,是不是边角料并不重要。

  伙计听到这话一愣,买边角料?这玩意有什么用?这小姐怎么这么奇怪!

  伙计心里虽然千回百转,但面上神色不变,职业素养非常高。

  “这个……我们还没卖过边角料呢,要不客人您在这儿等等,我去问问?”

  长月闻言心里一喜:“麻烦你了。”

  伙计点点头,转身去了店里面,不多时又走了出来。

  “姑娘,我们掌柜的说可以带您去看看。”

  其实玉石的边角料如意阁也是有用的,比如雕个玉石扣子、扳指之类的,同样能卖出去。

  但既然有人想买,他们也不是不能卖。

  在伙计的带领下,长月来到了如意阁的后院,这里是如意阁雕刻大师们工作的地方,但长月并没有见到所谓的雕刻大师,而是被伙计领着去了存放玉石边角料的地方。

  在一个房间里,长月顺利的买到了想要的玉石边角料,因为都是边角料,所以价格非常便宜,三十金总共买了一大包。

  将长月送出门,伙计嘴里高兴地说着:“姑娘,下次再来啊。”

  虽然卖出去的是边角料,但三十金也不少了,毕竟如意阁的成品玉石价格高,不可能天天有人买,他们卖出去的多是珠钗之类的首饰,利润比上等玉石差远了。

  回到李家,李长玉等人的晨练还没结束,长月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封婆婆正等在院门口翘首张望。

  看到长月和桑叶回来,封婆婆赶紧迎上来道:“我的小姑奶奶,您可算回来了。”说着顺手接过了桑叶手里装有玉石的包袱。

  长月身体不好,封婆婆平时对她那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今天她单独出门,封婆婆怎能不担心。

  封婆婆也是习武之人,拎着包袱丝毫不费劲,走起路来比桑叶还虎虎生风。

  桑叶这些年也有跟着封婆婆习武,不过她的资质一般,加上年纪又不大,并没有练出什么气候来。

  “小姐,在外面没碰上什么事吧?”封婆婆关心地问道。

  武道盛行的世界里,平常走在路上飞来横祸的例子不少见,更何况长月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殃子。

  长月笑着摇头:“一路顺利。”

  “那就好,那就好。”封婆婆闻言脸上的褶子瞬间就展开了,她知道长月今天是为了什么出门,所以其他的没有多问。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