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痛,而不自知

  容浅知道,他这是在生气。

她的心一紧,撇过脸不去看他。

“我自己已经备有衣服了,你不需要送我。”

岂料,他冷哼一声。

“怎么?我送的衣服你就这么嫌弃?容浅,那件衣服,可是我亲自挑选的!结果,你竟是不屑一顾!”

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楚奚,我不想欠你欠得太多……”

男人的舞步停下,她有些疑惑,抬起头望过去,他的面靥上凝聚着阴鸷。

他握着她的手开始慢慢收紧,那双像猎豹一样的眸子,变得越发深沉危险。

“不想欠我?你容浅欠我的还少吗?我过去有跟你计较过吗?现在你倒是说得轻松,一句话就将我俩的关系给撇得一干二净!给你妈的那二十万是这样,送你的晚礼服也是这样!在你容浅的心里,我楚奚到底算是什么?那两年之约是我首先说出来的,可是对于这场婚姻,你有认真对待么?”

容浅张了张嘴,想说她有认真对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是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狂狷的眸内,深沉暗涌,他潭底开始逐渐蔓延出了冷笑。

“容浅,我从不计较过你的出生,也从不计较你我之间到底是谁欠谁比较多。这一年多里,我自问有身为丈夫的自觉,可是你呢?你有将自己摆在‘楚太太’这个位置上了吗?还是你从一开始,就对这场婚姻不抱有任何的希望?心想着,两年之约一到期,你就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她的心猛地一揪,她没有想到,自己的想法,他竟是知道的。

她原本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但是此刻看来,他早就看穿,只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罢了。

她也想在这场婚姻里心无旁骛地投入感情,可是每当她快要陷下去的时候,他出神的模样总让她有些却步。她爱他,爱了那么多年,那么努力地想让自己能与他并肩,然而,她也有着自己的害怕,害怕即便自己花光了所有的力气,都无法占据他的心。

她知道那个人对他来说到底有多重要有多无可替代,就是因为知道,她才挥不那种由心而生的恐惧。

只因她明白,倘若那个女人回来,或许,自己就该退出了。

有些无可奈何,是即使她想争,也知道是争不过的。那个最后选择的答案,一早就摆在那里了。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的努力,让他能看见她,能有那么一点点爱上她。

容浅想问他关于那个人的事,又惧怕自己一旦说出口,答案是自己无法接受的。但是,她到底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看着他松开了自己的手,转身走开。

她一个人站在舞池中央,缓缓地松开手,这才发现,方才自己一直紧攥着拳头,此时掌心里是被指甲印出了一个个醒目的弯月形痕迹。

痛,而不自知。

第四十一章 痛,而不自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