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一种折磨

  会场的入口处,那抹熟悉的身影,她不会认错。

楚奚身穿一件黑色的手工西装,修长的身姿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如同古希腊的雕像一样,他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或许,上天是偏心的,它给予他如此的得天独厚,让他即便是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也无人觉得不妥,反倒是一一奉承讨好。

这样的男人,是她的丈夫。

只是,此时在他的身边,却站着另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她隐约记得在杂志上看见过,是最近新窜起的模特,身材火辣,要胸有胸要腰有腰,据说,一出来就成为了大众的女神。

乍看之下,这两个人站在一起,还真是一幅优美的风景。

容浅杵在那,看着那入口处的两个人,左边心脏的地方在轻微抽痛着。

那模特的身上,赫然就是楚奚为她准备的那一套白色的晚礼服。那时候,她没有接受,给楚奚发了一条讯息告诉他,可是她没有想到,她不要了的晚礼服,他竟然就这么地送给了别人。

她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悄然地握成了拳头。

男人总能从拥挤的人群中一眼就找到她,当他望过来的时候,她的身子一僵,他那淡漠的面容上,挂着一抹讥讽的笑,就似乎是在告诉她,她不要的东西,多的是人争先恐后地要,她不屑,并不代表别人也是不屑。

容浅没有上前,她只能看着那个男人带着女伴走进场所,与别人交谈。

她收回了目光,对面前这个邀请她跳舞的人说了句“抱歉”,便转过身,带着几分狼狈地逃离。

几乎是在她转身的一瞬间,楚奚望了过去,看着她的身影,眉头紧紧地蹙在了一起。

容浅直接就跑进了洗手间内,站在盥洗台前,用手舀起水泼在了自己的脸上。

带着些微凉意的水让她的意识稍稍有些清醒,随后,她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她的脸上,竟溢出了一丝的忧伤,怎么都无法遮掩。

这样的画面,她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为什么心会那么痛呢?

难道,是因为过去楚奚虽然游走在各种女人之间,却是从来都不会带着别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吗?

他曾经说过,不会让其他的女人动摇威胁到她的地位,但他并不知道她爱他,而这样他与别的女人亲昵的画面对她来说,只会是一种折磨。

以前,她没有亲眼目睹,还能有些安慰,但是现在,却不一样。

容浅在洗手间呆了一会儿,这才重新走了出去。

那个模特身材真的很好,也不知道楚奚到底是怎么认识她的。她远远地望过去,那个女人的手挽住楚奚的胳膊,笑得是比花儿还要灿烂,那件白色的晚礼服穿在她的身上,前凸后翘的,足以吸引住别人的眼球。

第三十九章 一种折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