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遗憾

  容浅看着楚父的脸,放在腿上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

莫非,真如楚维所说的那样,她之所以能嫁给楚奚,是因为楚师源曾经对容家做过一件错事?而这件错事,是关于她那已经不在了的姑姑的?

楚师源不知道她的心中所想,只是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际。

“沫兰……也就是你的姑姑,我曾与她有过婚约,可是后来,她去世了,我娶了别人,与你父亲也约定了,若两家有一男一女,就结为亲家,以弥补我不能和沫兰结合的遗憾。所以……”

他转眸望向她。

“所以,浅浅,你要代替我和沫兰,跟楚奚好好地过下去,这便是我希望着的事情。”

容浅愣在那里,楚父的目光中透着真诚,似乎,他所说的话并无半分虚假。而他的撮合,仅仅只是为了圆当年的遗憾。

她没有吭声,只是心底的那个疑惑,仍然回荡不已。

既然,只是为了弥补遗憾,那么,楚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楚维故意捏造出来,只是为了拆散她和楚奚吗?

她突然有些看不清了。

容浅在楚家一直逗留到晚上,当夜已深不得不回家了,她才起身告别。

回到御庭,楚奚难得不在。

她也没怎么理会,洗了澡之后就直接掀开被子钻进了被窝。

微弱的光线透过落地玻璃窗照射了进来,她看着天花板,心绪繁芜。

周末两天,后面的那一天,她是特别回了一趟娘家。

之前容母冉馨月就曾到御庭去拿钱只为了替容寇北还债,她回到娘家时才知道,钱是还上了,但容寇北仍是没什么改变,依然时不时去赌几手,店里就只留下容母一个人。

与容寇北的见面又是如同以往闹了个不愉快,她劝父亲不要再去赌,也不要再伸手向楚家要钱,可容寇北却硬着脖子说这点小钱楚家给得起。闹到了最后,容寇北习惯性地就想动手,是容母连忙阻止,也不知道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容寇北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停下手来。

离开之前,她深怕家里的钱都被容寇北拿去赌,便将容母拉到门外,偷偷塞了一点钱以防不时之需。

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容寇北的赌瘾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她早就不抱什么奢望,她只希望容母能过得好些,至于容寇北,大概是不出事就不会悔改吧?

一直到周一上班,楚奚仍是没有回来御庭。

她周日的时候就去维修站取了车,早晨开车去上班,当到达公司的时候,她远远就能瞧见那个男人的身影。

也不知道他到底睡哪,反正整个人看上去跟以往没什么差别。

她想起了他的那些话,收回目光踏步走进了电梯。

第三十五章 遗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