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结局卷 终于见到了她

  别说,还真是!

封妍一句话,说得两个人都闭上了嘴。

“不一样!”封以珩忽略了她的话,继续说,“你还小,不可以。”

封妍既没说听话,也没说不听他的,就是乖乖闭了嘴。

西沉。

封妍本来就是比较开朗健谈的女孩子,和池嫣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一见面那话题就停不下来了,和她们聊得非常开心。

本来觉得池晚已经够会聊,没想到封妍更会,并且小嘴儿非常甜,和她们跨越了一个年代也没有什么代沟。

因为封妍说肚子饿了,两位妈妈又在跟她唠嗑,于是去厨房的人就成了封以珩。

四个女人加一个小白都在客厅里坐着,厨房里就只有封以珩一个人孤单的背影。

小白往里瞧了瞧,不断地摇头说:“突然觉得爸爸好可怜啊!”

“没关系的小宝贝!”封妍嘿嘿地笑说,“大哥经常做东西给我吃的,他都习惯啦!”

“没事没事,”温沁这个做妈妈的开了口,“你爸爸他啊,也经常给我烧东西的,的确是习惯了。以后这厨房重任,交给他就没差了!”

小白当然不是真的觉得封以珩可怜,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

说完了,就继续玩自己的平板电脑,也不管那边什么事了。

池晚见封妍陪着两位妈妈聊得很开心,就起身去了厨房。

趁他们没人注意这里,悄悄地把厨房的门给虚掩上了。

封以珩正在切菜,只觉得有人进来了,也没想是谁,“是要进来帮忙吗?这个时候进来的一定是真爱。”

他这话反正换任何一个人进来都可以这么说,所以说得毫无压力。

但他没想到,会恰恰就是他的真爱。

池晚从后面靠过去,双手绕过他的腰部,环住了他。

封以珩切菜的手一顿。

因为在这种时候抱住他的只会是两个人,要么池晚,要么封妍。

妍妍那丫头平时也没少跟他闹过。

但他一低头,看到环绕在自己腰部的那双手时,他就已经确定来人是谁了。

语气瞬间变得很温柔:“怎么不在客厅跟她们继续聊?”

池晚靠着他的背说:“咱妹妹那么会说话,两位妈妈被她哄得开开心心的,我不在也没关系啊。”

有封妍在,就不怕冷场尴尬了。

“妍妍啊,”封以珩说着,自己也笑了,“恩,有她在,气氛都不会太冷。”

“真羡慕……满满都是年轻的感觉啊。”池晚笑着。

她的学生时代,封以珩没能参与。

但很早之前,他让言清调查她和江承允的事时,看到过一些她学生时代的照片。

从那些照片上都能看得出来,她曾经也是一个和妍妍一样开朗性格的女孩子,对事乐观。

但她并没有妍妍那么幸运,生长在一个不需要为自己和家里生计担忧的家庭里,所以没办法对生活抱有太童话的感想,只能用自己的双手去养活那个家。

所以有些是妍妍注定有的,而她已丢失。

池晚从后面凑到前面一些,动了动他。

“恩?”封以珩侧头看着她。

这个距离……

只要他再低头一些,就能吻到她的唇了。

池晚微微地撅起了自己的嘴,想要干嘛已经很明显了。

封以珩无奈地笑起来,“你在这里,到明天早上我也做不出一锅面。”

这不是存心进来拉慢他的进度么?

池晚竖起一根手指头,笑眯眯地表示:“就一次,十秒,好不好?”

哪能不好?

菜刀都放了下来,怕误伤。

吻着她,十秒哪里够,一百秒都不够!

两个人在厨房里吻得如火如荼,就在这时,厨房的门被推开了:“哥~你知道我不要香菜的——呃……”

两人睁眼,瞬间放开了对方的唇,从深情中惊醒。

但池晚并没有放开他,也不怕羞地回头冲她笑了一下,“不要香菜是吗?那就不放。”

“……”

嫂子!你这当做完全没发生过一样的表情也是醉了啊!

封妍属地拉起了嘴角,微笑:“恩!不要!没事了我走了,你们继续啊,该干嘛干嘛!”

都快要关上了,又开进来说:“哥,我不饿了,要不……你俩上楼去呗?我就委屈下跟小白挤一挤好了!不要夸我,二十四孝好妹妹!嘿嘿!”

“去吧,很快就好了。”池晚微笑着,间接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封妍还是把门给他们锁好了,走的时候乐呵呵的,欢快地喊着“温沁妈妈”就奔向了沙发。

想必从这一刻开始,他们要是不从厨房里出去,外面是不会再有人开进来了。

被封以珩湿漉漉的手刮了刮鼻子,池晚嘿嘿地笑了起来。

“你继续,我不闹你了,就抱抱,好不好?”

封以珩无奈地摊开了手:“老婆,你以为你的‘就抱抱’威力很小吗?你这样抱着我,我怎么安心地下面?满脑子都是你在跑,错把味精当盐了怎么办?”

说真的池晚今晚是有点反常的,就算他们是在热恋中,也不会这样粘着他,连这点时间都不放过。

“池小晚小朋友。”

“到!”池晚敬了个礼。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所以才这样反常?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给你一次认错的机会,现在坦白还可以从宽,不然我就要从严了!知道什么后果吗?”

池晚咧开嘴笑,厚脸皮地说:“不知道!什么后果呀?”

她的那双眼睛还不大?

无辜地睁起来的时候,封以珩怎么看都是拿她没办法。

“乖乖地站在那里,等我做好了再说。”他随手指了一下冰箱处,离他所站的地方起码有五米远。

然而池晚虽然表现得像乖宝宝一样,但却只往后退了五步,多一步都不走了,负手而立,就这样看着他。

封以珩哪里还有心思,“老婆,我们是不是该好好谈一谈?你今天没吃药?”

“你想给我吃什么药呢?治不孕的吗?”

她是带着灿烂的笑容问出这句话的。

但说出口之后,封以珩整个人是愣住的。

“你……”

“是不是我自己不发现,你就准备和妈妈们一直瞒着我了?二胎的事就准备一直找借口,直到有一天我也烦了,忘了,不再提了,是吗?”

他们的确是有这个打算。

她之所以不走远,就是想这么近地看着他,想要随时走到他身边。

她的食指往他额头上轻轻地戳了一下,是有些心疼的语气:“为什么这么傻啊。就只许你拿出一切来爱我吗?怕我伤心,就不跟我讲吗?”

不孕症,怕是每个女人最怕听到的症状。

即使她是个已经有孩子的妈妈,但在知道自己丈夫想要个女儿的前提下,突然听到自己并不能怀孩子了,那一瞬间她的心里,真的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烦乱无章。

“我们治吧,”她走近他,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柔声跟他说,“我不怕苦,也不怕痛,我们去治,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好,国家那么大,世界那么大,总有一个地方可以治好,一个月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就治到行。”

封以珩的心里也很复杂,他低下头,额头抵着她的。

亦是用他最柔软的声音对她说:“没关系,我不想要女儿了,有小白我已经很幸福了,有你们两个,已经是我这辈子做得最成功的事。”

“我想!”这两个字,池晚说得比较响,“我知道你也想,你是因为我才变成了不想。既然你都可以为我做到这一步,为什么我不可以?这是我的决定,我一定要给你生一个女儿,就不信,我治不好!”

她眼里的那份坚决,谁任何人都无法打破的,一如一直以来他所认识的那个池晚。

封以珩无奈地笑了出来,点头应了她:“好好,治,治不好也治,有钱,任性!”

两人都咯咯地笑出来。

其实这个问题并没有被解决掉,却因为达成了共识而觉得很开心。

摊牌了,两个人心里就美什么秘密了,池晚站在一边看他下厨,陪他说说话。

“其实你知道吗,在知道这件事的起初,我有过一个很糟糕的念头。”

“什么念头?”虽然她这句话说出来,证明这个念头已经被消除了,但封以珩心里还是有点小后怕。

“江妈妈不是来求我嫁给他吗?那瞬间,我就想……我连孩子都不能给你生了,会不会让你很辛苦,会不会……做另一个决定来得好?”

眼看封以珩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脸色也沉了下来,池晚赶紧上前,看着他说:“没有没有!这个念头出现一秒钟就被我否定了,我不敢的!我哪里敢离开你?”

“最好不要!”封以珩都把锅盖上,转而犀利地看着她,“连这种念头都不许有!”

她如小鸡啄米般点头:“恩恩,不会了!我错了老公,原谅我吧~”

她狡黠地笑了起来。

“真的只是一瞬间,那会儿我不是心里乱吗?后来我就马上想明白过来了啊,我不会嫁给他的,更不会离开你!”

看着她,封以珩只能叹了一口气,摸摸她的额头说:“如果你真的因为那件事而做了那样的决定,我一定拧死你。”

他们之间,还抵不过一个根本就还没有孕育出来的女儿吗?

那么他们的感情,也太薄弱了。

因为封妍一个人饿了,这锅面就变成了大家的夜宵。

不过等他们出去的时候,小白已经睡下了,只剩了两位妈妈和封妍在客厅里。

“咦,这么快就出来了啊?”封妍说。

“脑袋瓜子里想什么不正经的呢?太久没管你了是吧。”

“才没有呢!”封妍跳起来去餐桌上,“是大哥你思想太龌蹉了!我是说面做得这么快呀,熟了没有呢!温沁妈妈池嫣妈妈,你们快点过来吃啊,待会儿凉了。”

温沁是封以珩的妈妈,封妍偶有跟着封以珩去见她,会跟着喊妈妈,加上温沁两个字,是和自己的妈妈做区分,久而久之就一直这样喊。

现在又认识了池嫣,便也效仿着叫。

她们觉得没什么,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便也随她。

“妍妍这丫头真是像极了以前的晚儿,特别会撒娇。”池嫣笑着说。

“妈,我哪有经常跟你撒娇!”

“这事我作证,”封以珩笑着说,“两人的撒娇水平是同等的。”

妍妍素来会跟他撒娇。

她们并不知道封以珩提的,是在他们无爱婚姻关系的那段时间里。那时池晚总把自己装成另一个自己,撒娇是常态,现在想想也还是觉得很受用。

池晚捅了他一下。

“那哪能一样啊!”封妍不同意地说,“就比如说现在吧,我就是跟嫂子撒同一成都的娇,那对大哥你造成的杀伤力那也是完全不同的呀!不好比的。”

“妍妍说得是。”

“妈!都寻我开心。”

吃着吃着,有人按门铃。

这么晚了,众人也不知道是谁,这里就封以珩一个男人,开门的任务虽不重,却也还是全票通过让他去开。

封以珩就这么开心(?)地过去了。

只是他站在那里,愣了一下,轻喊一句:“晚晚。”

“哎!”池晚应了一下,才发现他的眼神,马上奔了过去。

她终于知道封以珩为什么没有立刻开门,而是喊她去,因为——

站在门外的人,竟然是封以珩他父亲,封程清!

他居然……

在这个时候杀上门来了!

也真是够速度的!

是办完医院的事就过来这边了么?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一时之间也都拿不定主意,这门……

是开,还是不开呢?

如果他们出门前有跟两位妈妈说要去哪里的话,说不定他们还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如今,他们和封程清已经摊了牌了,但两位妈妈却还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本来是要说的,只是他们回来时间也不长,都还没来得及跟她们说医院里的事,谁知封程清这时就来了。

见两人僵在门口,池嫣回头问了一句:“怎么了呀,谁呀,不能开门吗?”

“妈……是有个你很久没见的人……”池晚慢慢地透露,“他……姓封。”

虽然没有夸张到筷子都掉了,但手中的筷子却是有一度快要握不住。

池晚这话,就已经表明她已经知道了什么,池嫣见状,也点了点头:“开吧,迟早是要见的。”

封以珩是他的儿子,除非他彻底跟封家断了关系,否则池晚这个儿媳妇,他迟早是会见到的。

从那时起她就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再见面。

门开了,封程清两手空空,显然并不是以封以珩的父亲这种身份来这里拜见亲家的,也看得出来他连家都没回,从医院出来,就打听了封以珩和池晚现在的住址,直接来了这里。

果然……

他见到了池嫣。

但是他愣住了,因为她坐在轮椅上,失去了双腿!

本以为有千言万语要说,但是见到她的那一刻,他的喉咙里却像是有什么卡住了一般,哽咽得说不出来。

“嫣儿……我们谈谈吧……”

“恩,谈谈吧,”她同意,“我刚吃完夜宵,不如推我出去吹吹风吧。”

封程清推着池嫣出了门,没有其他人跟着,这时屋里只剩下他们几个了。

温沁低头,笑了一下:“该来的始终来了,早就预料到了。”

他们早就感觉出来,两位妈妈一定是认识,却不知道,她们竟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

“然而不管怎样,幸好两位妈妈都清楚地知道我们是谁的孩子,否则,在没验DNA之前,都不会让我们在一起了。”

因为有可能应了那句话,有情人终成兄妹啊。

温沁也知道,他们一定是了解了什么了。

“你们了解到什么程度了?”

“差不多了,”池晚说,“以珩他爸爸……把你们的事都告诉我了。”

“我跟你妈妈说,能瞒一时是一时,这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跟你们孩子都没有关系,能不提就不提吧……后来想,你们都领了证了,迟早是要跟封家见面的,我们或许该早点告诉你,”温沁说着,“这么一拖,结果你们已经知道了。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怪不得,池晚总能无意间看到温沁对自己母亲表露出一点愧疚的情绪。

那时候她觉得不太可能,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但结合封程清告诉她的这些,也就能够明白了。

“我跟你妈妈说,如果她不嫁给你爸爸的话,她这下半辈子,我一定会把她给照顾好了。她会走上这条路,一直是因为我啊,那个错误的转折……”

“不,或许对那时的母亲来说,的确是错误的,但我想,我妈妈一定不会这样想。因为那样她就不会生下我,我是不存在的。妈妈想到这个,会更难过呢。”

按照这种说法,当时母亲和以珩爸爸在一起了,那么不止她不存在,就连以珩都是不存在的,蝴蝶效应,可能往后的很多事都会变得不一样。

所以这话怎么说呢,一切都有注定吧,牵一发动全身,不能改变的。

“那么,没有我们就不可能有现在的在一起,也不会有小白。”封以珩说。

“啊……那这么算起来,池嫣妈妈嫁给了爸爸,那妈妈就不能嫁给爸爸了,我也不存在了啊?”封妍才想明白这关系,“天哪……好复杂好乱啊!”

结局卷 终于见到了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