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结局卷 神秘的酒宴

  有人说:“纪辰这个弟弟的婚礼都要赶到哥哥前面去了啊!”

又有人接着说:“哪是,人家是结了又离的!”

在座的都知道这个典故,一听,纷纷嘲笑,以报昨晚被侮辱之仇。

奈何封以珩和池晚还真的就是这样,他想要反驳,也只得重新咽回肚子里。

许蔷薇哈哈一笑说:“所以说,我晚现在其实还是单身,在座的有谁要是有兴趣,那可得抓紧了,公平竞争,您说是吧,老板?”

虽然是玩笑话,但封以珩还是眯起了眼,悠悠地说:“看来有人是最近的工作太悠闲了,才有力气说那么多废话。”

众人皆笑笑。

他们当中就是真的有谁喜欢池晚的,那也会知难而退的,明知道她是自己兄弟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觊觎呢?

池晚偶然发现,封以珩时不时地就看一下腕表,好像在等一个时间似的。

侧头一问:“你待会儿是有事吗?有事你忙去吧,这里这么多人,不用担心我的。”

她想起头几天发生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明白他不敢把自己一个人丢着。

但今天例外,都是他信任的朋友们,没什么要紧。

“没事,”他笑一下,“还没到,再等等。”

许蔷薇观察力也很强,她发现提了结婚的事之后纪辰就闷头喝酒,撞了池晚一下问道:“纪公子要结婚了却不开心,有什么隐情?逼婚?”

不然一般人要结婚了不可能是这幅表情的。

池晚说,“因为实在好奇,所以也跟以珩八卦过,说是有个喜欢的女孩子,因为家里人不同意分手了,被逼要娶雁城白家的女儿。”

“珠宝世家的白冰?”

许蔷薇虽常年在国外,但对雁城的几大家族都很了解。

很长时间以前,她也是这些圈子里的人啊。

所以池晚一说,她就大概知道是哪些人了。

“恩呢。”池晚点点头。

许蔷薇往后一靠,低声笑道:“那些人永远都这样,打着大旗号要独牺牲你一人,自私,自利。”

池晚蓦地侧头看好友,愣了一下。

她有些问题想问许蔷薇,但想起一些事,还是吞了回去。

“看什么?”

“我家蔷薇真美丽!”

“哈哈,”许蔷薇也不怀疑她,大笑一声,摸摸她下巴,“小样儿,算你有眼力!”

有人问:“今晚还玩不玩游戏了?”

刚说完就被另一人一瞪:“有没有眼力劲儿?没看见谁在吗,玩什么游戏!”

这是完全没有要暗着说的意思,谁都知道那人是谁。

见大家的视线都往封以珩那边瞄去,各有滋味,许蔷薇不明就里地又问池晚:“怎么个情况?”

池晚凑过去悄悄给她说了大概情况,许蔷薇一听笑出来,表示理解:“你不知道,封老板一直都这么猎奇,以前在美国他还在给老太爷打工的时候骨子里就已经有这种基因了。要没点手段和智商,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做出惊人的绩效,以至于让老太爷感动得泪流满面,说什么都非要把封宸交给他管理么?”

事实证明,已经去世的封老太爷目光独到,押对了一宝。

封宸交给封以珩后蒸蒸日上,原本以为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提升了,但交给他后,封宸升到了这些年的一个至高点。

然而这是一把双刃剑,让那些反对他的人对他更加忌讳。

封以珩到点了,跟池晚耳语了一句,说要离开一会儿。

沈曜他们也都说有事,一起离开。

池晚也不问他们是什么事,点点头,“你别管我了,太晚的话我就先回房间,不坐着傻等你了。”

封以珩给了许蔷薇一个眼神。

“好了好了,我明白了!”许蔷薇站起来,对他鞠了个躬,“对不起老板,上次是我错,没有亲眼看着晚晚回去!”

她接着说,“这次我一定不辱使命,将我晚的生命放在我前面,少一根汗毛,老板,不用你说,我切腹自尽!”

池晚无奈极了,拉了拉她的衣服:“好了,夸不夸张。大不了我就坐在这里了,天王老子来了我都不动一下。老板来赶人我就抱住他大腿求收留,直到你回来,OK?”

说的真好像她出事责任都在蔷薇似的。

其实不怪任何人,有些事命里有的,是祸躲不过。

庆幸的是这些祸事最终都被抵消了,她都没什么事。

“那就交给你了,有什么情况打电话给我,立马回来。”

“是,封老板!”许蔷薇不太正经地敬了个懒散的军礼。

两人目送封以珩离开。

“老不正经!”池晚白了她一眼。

“谁让你那么巧,每次出事都是封老板不在的时候?不过事实上……有他在,你的确不会出什么事啊。”许蔷薇耸耸肩。

她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笑了一下,可别搞砸了啊。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正聊天的两人被一名穿职业装的服务生打断了。

他恭敬地用着中文对她们说:“是池小姐,许小姐吧,有先生请你们到一号会场。”

一号会场是这艘邮轮上最大的会场,可轻松容纳六七百人。

这种会场一定是有什么酒宴吧,请她们去做什么?

这种不明来源的邀请,池晚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好意思,我们不过去,麻烦帮我们回绝掉。”

“是姓封的先生。”来人像是收到了什么必须完成的任务,大概一定要请到她们过去。

池晚的脑海里第一时间就出现了封浩的名字。

“封浩?”

“并不是这个名字。”

“不是?”

那池晚就更奇怪了,不是封浩难不成还是封以珩?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显示是封以珩。

“喂以珩?你派人来找我了?”她第一时间就是确认。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有了前两次的教训,她不会再轻易相信别人了。

“是我,”那头也的确是封以珩的声音,“怕你不相信打给电话告诉你一声。你跟蔷薇两个人过来吧,大嫂她们也都在这。”

“你们圈子的酒宴?那我就不过去了吧,你们玩,我们回房间等你,蔷薇会陪我回去的,等你回来再送她回去,这样总行吧?”

不仅要保证池晚的安全,也要保证许蔷薇的,毕竟她还是有名气的人物。

池晚不去,是有她自己的考量。

这里虽说是世界各地的人,但如果是封以珩他们的圈子,势必还有很多平日里有交集的大人物,她过去了就藏不住了。

“过来吧,要蛮长时间,怕你们两在那无聊。不会比你和陌生人认识的,你乐意我还得拦着呢,不怕人挖我墙角么?”他开玩笑。

池晚和许蔷薇在一起,他又派了人去请,一路上都有工作人员在,他倒是不怕会出什么意外。

最后池晚拗不过他,就和许蔷薇过去了。

一号会场里人很多,人山人海,像是有什么大型活动。

花了点时间找到封以珩,楚穆离他们果然都在场。

封以珩解释说:“本来没想到要这么久,坐一会儿就准备回去的。想想太久了,还是喊你们过来玩玩。”

“那就坐一会儿吧,我喝杯茶。”

楚穆离那边人的表情都有些藏不住,好像是有什么事的。

喝了一口茶,随口问了一句:“今天是为什么人准备的酒宴吗?”

现场布置了一些气球,虽然比较简洁,但看得出来好像是什么节日的样子。

“啊,不知道啊,”纪辰最快接了一句,“我也不知道是谁生日。”

“呃?”

纪辰立马被大家瞪了一眼。

池晚不明就里,也就没明白他们在干什么。

这时,主席台上传来司仪的声音,用流利的英文开场。

“女士们先生们,首先非常感谢大家来参加万老先生的八十岁寿宴,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万老先生!”

结局卷 神秘的酒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