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身世篇 原来他寻寻觅觅的人,一直就在自己身边

  池晚呼吸了一口气,笑呵呵地侧头看他:“我宁愿过自己的日子,不和万家扯上一丁点关系。你看,我姓池,不一样过得这么好,长得这么漂亮,是吧!”

封以珩给了她一个灿烂包容的笑容,允许她的自夸,更何况还是事实呢。

他妻子,必须漂亮。

“这么说……”封以珩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似的。

“怎么了?”池晚睁着自己明亮的眼睛看他,很无辜。

“哦没什么……”封以珩没答,幽幽地把话吞了回去。

他大概明白了!

为什么一个人长大后无论是性格还是其他什么,都和小时候相差那么大了,因为——

她本来就不是!

有一天,私家侦探告诉他,他要找的那个小女孩找到了,她就是雁城万家的千金,而万家,只有一个女儿,万茜!

他理所当然地认为那个女孩子就是万茜,却从未想过……

还有这种可能性!

当年那场音乐会来宾众多,他只是靠着记忆中的一些细节记到现在,靠着这些碎片,他们所能找到的线索只指向一个方向:万家千金。

池晚这条线的突变,谁也预料不到。

就在刚才,他突然想到,既然她也是万家的女儿,那么……

并且,许蔷薇还曾说过,她弹钢琴很厉害,她说“那天”,晚晚弹了一首曲子后被公认为小神童。她说的“那天”,一定就是那一天,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间!

线索到这里,差不多可以完全确定,许多年前,那个在台上大放异彩的小女孩,就是池晚!

原来他寻寻觅觅的人,一直就在自己身边。

而他,险些就因为那个人是万茜而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想到这,他既感到无比的庆幸,又觉得缘分是那样奇妙。

庆幸自己没有因为要找的人是万茜就不认自己的心,如果他那样做了,到最后却发现不是,那么他将走错多少路?

因为他的正确选择,他们两人之间省了很多不必要走的路。

想明白了这些事,再看自己眼前还什么都不知道冲自己笑的池晚,封以珩也终于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干嘛啊,”池晚觉得莫名其妙了,“一会儿严肃一会儿又笑得跟傻瓜一样,很奇怪啊——诶?又干嘛?”

她突然被他抓了过去。

她的脸被封以珩捧着,在她额头亲吻了一下,说:“是你真好……终于找到你了。”

这种奇妙的感觉不能更棒。

虽有一些兜转,但终于找到了,还是那个他最希望的人,太幸运。

“干嘛啦……”池晚还是不明白,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脑袋,“莫名其妙的。”

“还记得你问过我,初吻给了谁吗?”

池晚眨眨眼,恩,所以咧?

“笨蛋,你啊。”

诶……?

……

【二十年前】

醒来的第一天。

一栋古典的复式别墅里,二层一间门被打开,有个小身影从里面出来。

她站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儿,很奇怪,然后又趴到栏杆上,将整栋别墅都观察了一下。

一女佣喊了一声,打破了一天的寂静。

各房开始陆续有人出来,在小女孩身后的这间房里,又出来一人,惊喜地抱住她:“晚儿……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妈妈,我抱不动你,只好给你盖上了被子,冷不冷?”

小晚晚看着母亲的样子天真无邪。

“不冷……”池嫣看着女儿,双眼立马盈满了泪水,摸着她的脸,终于抱着她泣不成声,“我的乖女儿……”

这一个月以来,她每日每夜都守在女儿床前,祈祷上苍能保佑她女儿度过难关。

一月前,小晚晚在学校被同学从楼梯上推下去,当场头破血流昏迷不醒,把池嫣吓得六神无主。

先前万博铭并不知道这个女儿的存在,池嫣原不准备让任何人知晓,可这件事的发生让她不得不去找万博铭。

陷入昏迷的池晚让她实在没有了办法,当时她就说了,钱她有,省吃俭用存了好些年了,不够借也行,不花他们万家的钱,但拜托,请他动用他的关系,给晚晚找最好的脑科医生。

医生找了,院也住了,脑部受伤,过了半个月,医生也还是不能给他们一个准信,说或许会醒,或许就这样沉睡下去,也或许哪天就……

万博铭不管家里的争吵,硬是将小晚晚带回了万家,池嫣虽不愿,却也希望女儿能在最好的坏境下休养,万一出了什么事至少还有人可以帮帮她。

就这样,半个月过去,小晚晚终于在池嫣的期盼中醒了过来,她能不高兴吗?

“太好了……”池嫣抱着女儿,生怕下一秒她又消失了。

而小晚晚懵懵懂懂地,都不知道自己发生过什么事,迷糊地看着母亲:“妈妈,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

“没事……”

这是一个“回”字走廊,四四方方,一楼中央是客厅,中间有一座仅供观赏用的水晶圆梯通向屋顶。

她们对面的房间门被打开,池晚弯了弯脑袋,看见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女生从里面走出来。

她友好地伸手和她打了声招呼:“你好!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其实她想问的是,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只听对面很不可理解地瞪大眼睛,冷哼了一声,大声地回过来:“什么叫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应该是你为什么要在这里!这是我的家!”

池晚突然被吼,愣了一下。

池嫣揉了揉女儿的脑袋,对于她的不理解,只是这样告诉她:“不管别人有多不礼貌,晚儿都要做一个有礼貌的好孩子。”

“我知道的,我没生气,不会跟她吵架。”

“小茜!怎么这么没礼貌!”楼下传来男声,一人走到客厅中央抬头看她们,然后匆匆地上楼来了。

万大小姐一大早就心气不顺,被父亲一训斥,更是恼怒,踩着愤怒的脚步就下楼去了。

彼时,孩子不懂事,大人们倒是不会过多怪罪的,家里突然多出来两个人,像万奶奶就特别理解万茜的这种行为,从不怪她。

万博铭一走近,想要弯腰对池晚打招呼,被池嫣保护式地抱在了怀里。

池晚倒是不怕生,打量地看着眼前的人。

那个场景过去了很多年池晚都记得很清楚,那个男人笑起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温柔地对她说:“小晚,我是爸爸啊。”

那时候她就想,原来爸爸是这个样子的,爸爸有一个很大很漂亮的房子,而她和妈妈住在小屋子里。

……

第二天。

那天的早餐是小晚晚当时吃过的气氛最不好的一顿饭。

和妈妈在一起的每一秒都很快乐,她们有着这世上最温馨的相处方式,因此她从不会感到缺少什么。

但这么多人坐在同一张饭桌上,除了万博铭,却没有一个人有笑脸。

池晚因此也不笑,乖乖地坐在池嫣的身边。

那个男人告诉她,坐在这里的人都是她的家人,他一一给她介绍,大人们都不说话,到了万茜时,耍起了大小姐的脾气。

她为万家独宠,又还小,只要不是什么滔天大祸都可以被原谅。

“我是独生女!我妈妈只生了我一个,我才没有妹妹!也不要这个妹妹!”

姜昭仪暗喜,并不去阻止。

“小茜!怎么能这么没有礼貌?大人都没有说话,你这个小孩子插什么嘴!”

万老太太说:“你怎么能怪茜儿?当着孩子的面,我不好骂你,含蓄点跟你讲你就给我听了吧,自己在外面惹回来的,就给我在外面解决了,别带回家让大家负气!”

老太太把筷子一放:“也不看看现在这饭桌上,有谁是有心情吃饭的!我们万家也不是善堂,既然已经好了,有些人也该自觉离开了。”

姜昭仪在万家这么久没犯过错,深得老太太欢心,她受了委屈,她不能不管。

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带着一个也不知道是不是万家血脉的丫头,就说要赖在这,先前说治病,赶人不尽情面,也就忍了,现在呢?

“更何况,是不是你的种,你验过了吗?”

万老爷子是不怎么发表意见的,但听了这话,也附和了一下:“这种事还是要弄明白才好。”

他也不希望自己儿子给人白养了女儿。

万博铭着急了,站起来:“嫣儿不是那种人!她说小晚是,那就一定是,怎么可以去验DNA?那对她是多大的侮辱?”

姜昭仪不说话,却适时地擦了一下眼角,被老太太看见。

“你干脆不要回这个家好了!顾及对她的侮辱,就不顾及你正牌妻子的感受是吗?你对不起昭仪,事发之后跟她说过一声道歉了?”老太太盛怒,“或者你干脆告诉我你想让这两个来历不明的进万家!”

关于池嫣和池晚的出现,先前也大吵过好几次,但都因为池晚昏迷不醒而停止了,老太太信佛,也不希望人命出在他们万家。

“我就是这样想的!”万博铭也站起来,不愿意妥协的样子,“本来就是我对不起嫣儿,那都是我欠她的!如果不是我——”

“不要再说了!”池嫣站了起来,看着大家说,“我原本就没想留在万家,你们放心好了,我不会打扰你们的安宁的,我们马上就走。”

她牵起还弄不明白情况的池晚的手转身就要走,被万博铭拉住,“嫣儿——”

“求你放过我们母女,不要伤害晚儿,好吗?这么多年,她的生命中没有你们姓‘万’的,她过得也挺好的,我拜托你!”

在池晚的印象中,母亲素来温柔,甚至从未大声说过话。

但那时,池晚第一次看到了那样笃定的母亲。

她在维护什么,是她到很后来的时候才明白的。

离开万家,池晚跟女儿说:“晚儿对不起,妈妈不能让你在那个漂亮的大房子里生活。”

池晚笑了一下,“恩,没关系,我不喜欢那里,每个人都好讨厌。”

小萨摩耶追出来,咬着小晚晚的小裙子不放。

她蹲下去摸摸它的脑袋,两眼弯弯:“欢欢,你乖乖的,我可能不能再回来看你了,再见哦。”

“妈妈,我们回家吧。”

一大一小,牵着手离开的样子,映入了万老爷子的眼里。

欢欢认生,可她只和它相处过一晚上,就已经让它舍不得地追出来。

那是后来万老才知道,那是因为这世上有那么一种好孩子,美丽得像天使一样。

……

醒来的第七天,万老送万茜去少年宫参加钢琴班,恰在那里遇见了池晚。

【对话方式不好讲述当年的事,所以用第三人称来。如果还有人认为回忆是没有必要的,请弃文吧,我只能这样写,请不要再影响我的思路了,最近写文太低迷,负面评论一波又一波,一直难以找到状态,通常都是对着小黑屋发呆抓狂。喜欢的话给我点正能量的鼓励,不喜欢的话,会考虑结文了】

身世篇 原来他寻寻觅觅的人,一直就在自己身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