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有些事想藏也藏不住,譬如说我这个丑闻的存在?

  姜昭仪从未怕过池嫣,她有着极大的自信。

但有时候,她真的会被池晚镇住,这个丫头,眼神真的是恐怖!

她有着同龄人都没有的那份执着和沉稳,或许……

真的是和她的成长环境有关。

姜昭仪素来强势,她都被池晚吓了一跳,更别提一旁的万茜了。

本来悠闲地在观戏,但一看池晚身上自主发出的那股让人惧怕的气势,后退了几步。

轻轻扯了扯身旁母亲的衣袖,眼神中带着一丝丝的担忧和不安。

姜昭仪示意她千万要冷静,不能自乱阵脚。

万家奶奶狐疑地朝她们投去视线,万老爷子加大了声音问:“你们两个到底做了什么让晚丫头那么生气的事?什么叫她妈妈用命来换?难道……”

其实细细一想池晚的话,大致上也能明白发生什么事了,池晚的意思就是,她妈妈池嫣的突然死亡跟姜昭仪万茜绝对脱不了关系。

她那样肯定的语气,让万家奶奶都迟疑了一下。

她的确是不喜欢这丫头,可她也是见识过她的强劲的,她说得就好像跟真的似的。

姜昭仪一看大家都有被说动的样子,忙道:“爸,妈,不能听这丫头的一面之词啊,她妈妈的死怎么能怪到我们头上来?我是在很多问题上跟她妈妈不和,可不能她死了就觉得是我杀的吧?这样可公平?”

她倒是还镇定,慌了一下之后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

如果这种时候还站不住脚,只会让敌人有机可趁而已。

“就是啊奶奶,”有这么多人在,万茜也给自己壮了壮胆,说,“她先前就污蔑我,现在又来污蔑妈咪,所有脏水都往我们身上泼,还有王法没有了?如果她有证据,她早就报警抓我们了,不是没证据才在这里叫嚣吗?胡说八道谁不会?”

万家奶奶这样一听,觉得也有道理。

她有污蔑万茜在先,此时的话就不剩多少诚信度了。

“证据?”池晚怒极反笑,“连我那听说亲生的父亲都不能够相信,你们以为我会傻到把证据拿出来给你们看?真有证据我也藏起来了,等到一定的时机拿出来当证物,交给你们……我傻吗?”

那么,只会连最后一点她以为的希望都没有了。

“小晚,你的意思是,你妈妈出车祸的事并不是意外?”万老爷子这样问着,视线从池晚的身上扫到了万茜两母女身上。

她没有回答,觉得浪费口舌。

她的心已经被这家人伤得绝望了,无论是谁,都无法再温暖她。

对于这里任何人的刻意靠近,她都是拒绝的,打心底里。

“爸,”万博铭终于开口,“其实这件事是这样,六年前嫣儿出车祸,小晚来找过我,她说是小茜开车撞了嫣儿。”

“什么?”

万茜着急了:“不是的爷爷!我没有!是以前那个司机问我借车,我也没想那么多就借了,谁曾想他会那么巧撞到了她妈妈?”

“原来是这样……”姜昭仪一副才刚刚明白过来的样子,“我以为当年所有事都已经说明白了!原来池晚一直以为是我们是撞死她妈妈的凶手,所以记恨我们,以至于她将怒气撒到茜儿身上,抹黑她,让所有人唾弃我们万家?”

她将仇恨拉到整个万家身上。

万家奶奶一想,可以说得过去:原来如此。

万家老爷子持怀疑的态度,并没有立刻相信。

做为一家之主,不能听信任何人的片面之词,证据说话。

“小晚,你真的不要这样固执了!”万博铭着急地说道,“一辆车不能说明什么,不能因为那是小茜的车,就认定人一定是小茜撞的啊。杀人啊,小茜连虫子都怕,怎么可能会去撞你妈妈?”

“所以活该我妈妈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撞是吗?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而我说的就全部是胡说八道,我多说几句你就赏我一个耳光,是吗?”她的眼里依旧湿润,倔强地不肯掉下来。

“小晚我当时真的是……爹地错了,真的错了,可你若能原谅我——”

池晚一把将那只手打开远远地,一字一顿地说道:“永——远——不——会!”

当时她还有什么路子可走?

她唯有来找万博铭,以为这个在自己印象中似乎还不错的“父亲”能够是非分明!

可她得到的呢?

“你打了小晚?”万老爷子也是才知道这事。

“爸!我当时是气郁不过,嫣儿死了,心烦意乱,小晚说话又冲,一口一声要小茜偿命,还说什么我不给她做主她就自己去杀了小茜给她妈妈报仇,我是吓坏了!”万博铭解释得也急,又后悔不已。

可后来一切都晚了,他那一耳光打下去,倒是把疯了一般的池晚打醒了,可她当时看着他的那种眼神……

他真的是后来每每回想起来都觉得让人心疼得要命。

那天她跑出了万家,从此与他们的界限划得更加清楚。

一旁的万茜听得眼睛都瞪大了。

这些话万博铭是没有跟她们说过的,想想还真是有点后怕啊,如果那个女人当时发疯了……

“奶奶,我真的是冤枉啊!”万茜直接去到万老太太身旁,“现在她什么都推到我们头上来……”

“丫头,我也不说你什么,就问你一个问题,既然你笃定人是茜儿撞的,那可是你亲眼所见?”

姜昭仪和万茜都屏住了呼吸。

她们也不知道池晚为什么这么肯定是她们做的,她怎么可能知道?

池晚并不是会造谣生事的人,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尽管她很想点头,却也不可违背自己的良心,闭了下眼,回答:“没有。”

“那你是查过监控了?”

“监控坏了。”

那时,她要去调查最重要的监控录像,可交通大队的人告诉她,那晚那片区域的监控都坏了!

那么巧,都!一个也查不到。

说是线路问题。

她不信,可又能有什么办法?

“那你是有什么直接性的证据了?”

她没有回答。

警察误交给她的那个钥匙扣,成了唯一可以指证万茜的证物,但是时间越久她就越没底。

五六年了,离那场车祸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她咨询过律师,说就算有这个钥匙扣,这场官司恐怕也很难赢。

即便可以证明这个订做的钥匙扣是万茜所有,也不一定能够证明它是万茜掉在现场的;就算证明它是万茜掉在现场的,也不一定能够证明当时是她开车撞的人。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做,唯有等,留着那个钥匙扣。

律师还说,当事人的记忆也很重要,如果她妈妈能醒来,还原当时的情景,对这场官司有一定的推进力。

现在池嫣终于醒了,可她却不记得车祸那几日发生的事。

不过池晚并不着急,几年的时间她都等下来了,不在乎再多等一段时间,等她妈妈休养好身体,等待更多有利于她们的时机,一口气拿下。

或许,这个钥匙扣的存在只为让她知道害她妈妈的真凶是谁?

能不能将她们绳之于法,有时候她自己都很迷惘。

她的沉默,让万老太太有了答案。

万博铭接了说:“小晚那样说后我也去查过这事了,除了那辆车是小茜的,真的是没有任何证据指明是小茜撞死嫣儿,而且当时小茜正在尚华跟朋友们聚会,离出事地点起码一个小时的车程,有不在场证据。我知道嫣儿死了,小晚心里一定难过得很,我也难过啊,可不能因此就胡乱给小茜定罪。小晚根本就听不进去,固执地认为自己是对的……”

“晚丫头,如果这事真的是茜丫头做的,你放心,爷爷一定不会徇私,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万老爷子放了话,“可爷爷也不能就这样信了你的话,你若坚持这样认为,至少拿出证据,是不是?”

万老爷子的话并没有让池晚觉得有什么,反倒把万茜给吓到。

老爷子一向公私分明,怕是真的做得出来!

对于他们的说辞,池晚只是呵呵笑了一下,什么也不解释。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轻易把钥匙扣拿出来,万家没有一个人是值得她去信任的。

“既然你什么都没有,就凭一张嘴,会不会太可笑了?”万老太太这样说道。

池晚并不想和他们争执什么,说道:“我今晚不是来算账的,只是把该还的东西还回来。”

她转身就要走,又想起什么要说的,补了一句说:“但我不会放弃。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她这句话,让万家奶奶都呆了一下。

这丫头,气势永远这么足!

“先等一等,”老万太太并没有那么算了,“这件事是待定。可我们万家还有帐没有算。”

池晚停步的时候,万茜心都凉了。

这个时候她只想池晚这个瘟神赶紧离开这里,可奶奶的好心却反而逆了她的意。

“奶奶……”万茜摇了摇万奶奶的手,“算了……这件事我不追究了,就让她走吧,烦死了。”

“那可不行,善良不能让一个人悔过,她若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只会越来越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万奶奶偏偏不愿意就此打住。

池晚觉得可笑,她转过身说:“万老太太说的道理还是很正确的,我也这样认为。有什么帐要算?我跟万家的帐,除了我妈妈的,大抵只有我之前曝光了万大小姐和封先生关系的那件事吧?我也说过,如果你们认为我有罪,尽管去告我就是。”

她不怕。

“不是不敢吗?”她一人面对整个万家,根本就不带一丝怕的,“怕丢不起这个人,怕一切一切,怕招来了媒体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有些事想藏也藏不住,譬如说我这个丑闻的存在?”

她在自嘲,却从未自卑过。

池晚的话,这回是让所有人都黑了脸色。

封以珩说,强硬是她的优点,却也是缺点,有时候她若肯放低一些姿态,很多事或许会变得简单,但同时……

那便也不是她了。

“你放肆!”万奶奶第一个动怒,“还管不了你了?你妈妈就是这样教育你的?”

池晚以微笑回应,并不回答什么。

“茜儿还真是没冤枉你!像你这种心胸狭窄又恶毒的丫头,也只会在老头子和博铭面前装可怜了,但这回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不知道万老太太在说什么。”

万老爷子在此时问:“茜丫头说,致使封以珩和她妻子离婚的人是你,而你将脏水泼到了茜丫头身上?”

有些事想藏也藏不住,譬如说我这个丑闻的存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