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命……我认便是

  在去池嫣病房的路上,池晚遇到很多熟识的医护人员。

大家遇见池晚,问池嫣的状况成了一种习惯。

“池晚,你也别灰心,皇天不负有心人,你妈妈一定会醒过来的。”

“恩!”池晚点点头,“张姐,看你脸色不大好啊,是遇到了不听话的病人吗?”

干护士这行的,时常有遇到这些情况,如今医患关系这么糟糕,非常难做。

池晚有亲眼所见无理取闹的病患,真的是完全不讲理,歪曲事实。

但这些事同样是双方的,同样的她也见过真的不把病人的事放在心上的医护人员,只能说,什么行业都有毁一锅汤的老鼠屎,不能因为一个人就推翻了所有人的努力。

张姐烦恼地叹了一口气说:“真的是——”

话还没说完,张姐刚刚出来的病房里就传来了一声什么被砸碎的声音。

池晚转去了视线。

“看来是个暴脾气的人啊?”

“可不是?今早被送过来的,酒精中毒晕倒,一看就是宿醉。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不把自己的身体健康放在心上,说一出是一出,想怎么挥霍就怎么挥霍。”

池晚不发表意见。

一般情况下,酗酒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让酗酒者本身不愉快的事吧,不然谁喜欢整天醉醺醺的?

不外乎三种情况:钱,事业,感情。

“酒吧的人打的急救电话,醒了问他家人的联系方式,不答,还非要出院。这种情况我们怎么可能答应让他出院?现在让他吃药也不肯吃,肯定是把杯子都推掉了。”

说着,病房的门打开了。

另一名护士从里面出来,也是一脸的糟糕:“张姐,怎么办啊?要不让他出院了算了,说什么都不肯乖乖吃药。”

出于自然的好奇心,池晚的视线也往里扫了过去。

被打开的门缓缓地继续往墙边靠,视野越来越清晰。

她怔了一下。

池晚走了进去。

“哎池……?”

张姐两人也跟着进去,怕他们起什么冲突。

光是听到一个“池”字,病床上靠着的江承允就猛地回转过脸。

他以为只是一个同姓的人,又或者刚巧是同名,想不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真的是她!

刚刚在门口池晚就已经惊讶过了,所以此时有这个表情的人只有江承允。

这不是这段时间里江承允第一次看见池晚,但却是池晚第一次看见他。

仿佛有很长的时间没有见过他了。

宿醉到酒精中毒住院,他的脸色非常差,她从来没见过他这么苍白的一面。

地上碎渣砸了一地,到处都有,包括她的脚边。

“池晚,我们还是先出去——”张姐轻声提醒她。

首先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突然进来,其次还是先出去的好,不要惹火他总是对的。

看着地上的残渣,又看病床上的他,池晚口吻里有几分不悦:“酒很好喝吗?”

张姐两人怔了一下。

任谁都能听出来,这两人是认识的。

这样就能解释得通她为什么要进来了。

“张姐,麻烦你再配一次药吧。”

药随着水杯已经被他丢得满地都是了。

“好的!我马上回来。”

张姐发现,有池晚在,他变得更安静了,眼里总流露着什么。

至于药拿来了之后怎么让他吃下,就不是她们要考虑的问题了,相信她有她的办法。

不管怎样,似乎是能成功的样子,张姐两人匆匆退离了这间病房,给他们留下一个二人世界。

在对视了几秒之后,江承允心虚,转开了眼神,看着窗外。

“你就只有这一点出息吗?”池晚的口吻里已经不只是不悦了,听起来有点生气的味道,“喝酒,宿醉,酒精中毒。江承允,你还是十八~九岁的孩子吗?你三十的人了,能不能成熟一点?”

江承允为什么会喝酒?

一定不是因为事业。

虽然她并不是百分百确定,但也只有昨晚的事了。

“成熟?”转过来看着池晚,重复了这两个字之后,苦涩地笑了出来,“如果成熟能换回你,我愿意。如果不能,就没什么好说的。”

“你是不是关机了?你家里人应该找你找疯了。”池晚直接转到了另一个话题上。

就在刚才,江桐还给她打电话了,问的就是他的行踪。

她找到江承允完全是意外之外的事,所以她说自己不知道。

“特别是你妈,”池晚说,“如果现在江夫人突然出现在这里,一定又是不由分说地将责任归咎在我头上,说我害了你吧?”

依江夫人的性格,这是必然发生的。

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的。

江承允看起来很累,往后靠去,闭上了眼,“我知道你恨她们,可你要我怎么办?算了……现在不管我怎么做,你也不会回到我身边了,我少了一件要去烦恼的事,也挺不错的。”

池晚的心里并不如他所想的那样镇定。

她的心里很乱,看着他这样更是有点复杂。

“我只是希望你也能过得好一点,”池晚哀叹一口气,坐下来,让自己冷静,“我说过,有时候不能不信命,命运让我们分离,或许我们真的不合适啊,没有被家里人祝福的感情,真的太累了。”

她低下了头。

现在她找到了封以珩,她当然也希望他能找到他的第二段感情。

“我们不合适……”

太多人说过他们不合适了,可是从她口中听到,心里还是抽痛了一下。

曾经他们都觉得找到对方是一件很幸福的事,现在她说,他们不合适……

“知道了,我信了,”他看向窗外,阳光很灿烂,和他此时的心情全然不符,“这命……我认便是。”

现在她已经找到了自己新的幸福,他不能够给她的,封以珩或许可以。

那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摊开手,水晶鞋钥匙扣已经被他捏在手心里好久了,温温地。

他扣着那只钥匙扣的环圈,让它挂下,在两人的视线之间。

“你说得对,我们的感情就跟这个钥匙扣一样,没了就是没了,就算找一个一模一样的,也终究不是原来那一个。”

池晚看着那没有被自己重新接收的钥匙扣,愣了一愣。

下一秒,它被丢出了窗外。

他眼中有不舍,就好像是他亲手割断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一样,可他还是毅然丢了它。

他看着窗外,她看着他,良久。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酸。

想到过去,想到其他更多。

那终究是一段长达将近十年的感情,他们当中谁放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这样,敲门声将这份沉寂打破。

池晚回神,“进来。”

张姐把重新配好的药和一个新杯子拿进来,她看到池晚,愣了一下没有戳破。

池晚是不是哭了?眼睛红红地……

就当成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把杯子接过来,回身接了一杯温水,再拿过药到江承允面前,“先把药吃了吧。”

她已经不在原地等他了,不值得他再为自己挥霍身体。

“放下吧,”江承允示意了一下,没有抬头看她,“让你费心了,药我自己会吃的,你走吧。”

他藏在被窝里的手紧紧地扣着,在颤抖。

“你先吃,看你吃完我就走。”

僵持了良久,他说:“你再不走,我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抱你。”

她离他那么近,一切就好像还是从前的感觉。

很冷,很想抱着她。

池晚的眼睁了睁,就留了一句话:“那你记得把药吃了,不要再伤害自己了。”

停了一下,继续说:“我已经有他了,忘了我,重新找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好好在一起。希望这次……你能好好保护你的那个她,别再让你的家庭伤害她了。你未来的婚礼……我会去的,带着祝福的心。”

这命……我认便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