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封先生这是吃醋了吗?

  停了一下,继续说:“我已经有他了,忘了我,重新找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好好在一起。希望这次……你能好好保护你的那个她,别再让你的家庭伤害她了。你未来的婚礼……我会去的,带着祝福的心。”

“你的婚礼,就不用告诉我了,如同五年前一样悄无声息。看着你嫁给别人,我怕我当场心脏病突发,给你们造成什么麻烦,婚礼当天一定会很困扰的吧。”他说着,望着外面的视线没有焦点,唇一勾,笑了。

会开玩笑了,大概是没事了吧?

纵然还是有点担心,但他终将成为“别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最好是离他远一点,给他安静的环境好好地想一想,否则,只会害了他吧。

出去后带上门,躲在了门旁,发了条信息给江承熙,告诉他江承允在这里。

随后她离开了这里,往母亲池嫣的病房走去。

期间,封以珩打了个电话过来。

她的声音他已经自然地记在了脑子里,所以有任何不对劲都能第一时间听出来。

“你别担心了,我没事。”

“还说没事,声音都那样了!老实告诉我,否则我就过去了。”

“别——”

为点小事就让他大老远从公司过来?

明知道她不会答应的。

她不是那种希望男朋友一直在身边的矫情女人。

“我碰见他了。”

那头沉默了一下。

他大概是知道她说的那个“他”是谁的。

“应该是因为昨晚的事,酗酒了,酒精中毒住院,我不小心碰见的。”

“你去医院干什么?”他明知故问。

她去医院没有别的事,一定是去看她母亲的。

“我……”池晚停顿了一下,“我来复检的,拿点胃药。”

他不是应该已经知道她母亲没死的事吗?

上次江承允就是通过高杰森知晓的,没理由高杰森是他的人,他还不知道吧?

池晚心里有点拿不定主意,如果他知道了,却不问……理由是什么?

还是说,高杰森并没有告诉他?

“结果出来了吗?没事吧?”

听到他只是这样问,并没有起疑心的样子,池晚就更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愣了一下,摇头说:“没事,医生说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胃病的,平时要多养胃,保护好胃就行了,没什么大碍。”

关心完她的身体,他这才问起江承允的事:“给他家人打电话吧,你也不能总一直照顾他。”

“封先生这是吃醋了吗?”

其实她是带着开玩笑的成分问的,却不想那头很爽快地点了头:“是的,所以你不能靠近他,不然醋缸子一碎,清理起来很麻烦的。”

池晚被逗笑:“好了,他也不愿意我呆在那里。他……应该放下了。”

“恩,我让郑浩去接你?”

他是相信的。

例如昨晚他看见的那个江承允。

他若不是放下了,在他来之前他就靠近池晚了,可显然,昨晚她都不知道他在。

江承允得不到她,只能说是天意。

“不用了,我取完药就去接小白了,晚上见吧。”

“好,那就晚上见,开车小心点。”

“恩。”

两人虽是恋爱初期,可该认真时倒也不腻歪,总之能拿捏得住分寸。

……

“宝贝儿今天乖不乖啊。”

“大白,你能不能换个问题,每天都一样,腻不腻?”

池晚看着后视镜,小白正把玩着脖子上挂着的那枚戒指,很有兴趣的样子。

真的自封以珩送他起,小白就一直戴在身上,连洗澡都不曾拿下来过。

小白对父亲一角的依赖性,她是近期才发现的。

以前他从来不表现出来。

对不起小白,妈妈以前……没能满足你小小的心愿。

以后都会好起来的。

她想着,嘴角微弯。

“大白,你今天心情很不错啊。”

“还行啊。宝贝儿,你好像很喜欢那戒指啊。”

“当然,爸爸送的。”

“……”

瞧把他自豪的!

封以珩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爸爸,凭的什么让孩子这么喜欢啊!

池晚有点小小的不平衡了。

这时,池晚才忽然发现,自己两手空空。

封以珩送她的结婚戒指被放在了家里,离婚那天就取下来了。

是不是应该重新戴上了?

“黄灯了!”小白抬起来就看见红绿灯,提醒她。

池晚是个遵守交通规则的人,别说闯红灯,就连黄灯都不闯。

前面那辆车已经猛地踩油门闯过去了,而池晚却是放松了油门,让车子徐徐地停在了白线前。

此时,红灯。

车里,一大一小有说有笑(?)。

斑马线的一端,一浓妆艳抹的女人正气急败坏地挂断了一个电话。

她转过头,看见了红绿灯前的第一辆车。

大红色,不认识的小牌子。

她的视线是在看到车里驾驶座上坐着的人而惊讶的。

池晚?!

还真是狭路相逢啊!

在大马路上都能遇见她!

蓝悠悠现在最恨的人,除了池晚没有第二个。

在她的判定中,自己变成现在这副田地,完全是败池晚所赐!

都是她,害自己被封杀,到现在也接不到一个通告!

最近几月她活得那么艰辛,连车都变卖了,为了生计,名牌包包等全都当做二手货廉价卖了出去,嘲笑,讽刺,接踵而来……

就在刚刚,房东说她交不了房租,要她一星期之内搬出去!

而她……至少还开着车?!

不看见池晚还好,一看见她,再想起这种种,蓝悠悠气得七窍生烟,再也没办法淡定。

车前盖“砰”的一声,池晚从小白身上收回视线,转过身一看。

看见蓝悠悠的那一刻,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多久没见到蓝悠悠了?都快忘记了她的存在,没想到今天又遇见了!

老天爷是看她日子过得太悠哉了,突降个极品来搅乱一下么?

喇叭“嘀”了两声示意她离开,蓝悠悠自然没那么好打发,依然站在那里,还骂骂咧咧地指着池晚:“你这个贱女人,给我出来!”

隔音并不是那么好,池晚全都听见了。

“宝贝,你手机呢?”

小白把书包打开,“书包里,干嘛?”

“带耳机了吗?”

“没有。”小白莫名其妙。

“没事,我有!”池晚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了耳机,微笑,“宝贝儿,你在车里听会儿歌,妈妈遇上熟人了,出去聊聊。”

“哦……”

熟人倒是熟人,只不过来者不善呢!

大白这是要干架去了,少儿不宜,所以让他听歌?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知道吗?”

“你要打架?”

“没有~动口不动手,乖,很快就回来!”

帮小白塞上耳机后,池晚将车子开到了旁边一点,然后熄火拔钥匙,下车后把门也锁上,以免小白有什么危险。

小白没有听歌,他的手机是拨号界面,关注事态,随时准备报警。

这时,绿灯了,后面的人一看前面两女人似乎是要撕逼,也不围观了,直接绕过她们把车开走。

蓝悠悠是发愣的,坐在车里的那个人……

是她儿子?!

池晚的儿子都那么大了?

池晚也走到前面,说道:“蓝小姐,我以为上次我的态度已经够明显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吗?”

“池晚!你少在那里装蒜!”

封先生这是吃醋了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