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送给小白,我的儿子,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跟你保证,我不会抢走小白。而你的顾虑也没有错,我理解你的感受。我答应你,我会注意和小白的距离的,暂时不会让任何人知晓他的存在。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池晚微怔。

这个答案……

出乎她的意料。

很诚恳。

他好像……

真的明白她的顾虑似的。

明明是一个未知的未来,听了他这句话,却是莫名的心安了……

她对他,真的那么有安全感吗?

为什么他说什么,她都不想去怀疑呢?

而且他的意思是……

他虽然已经知道小白是他的儿子,但暂时……不会和小白相认吗?

然而,封以珩心里头究竟在想什么,她还是想不透。

“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

“说。”

池晚也不知道他忙不忙,可他并没有要挂她电话的意思,似乎她今天无论有什么疑问,他都会回答她。那么,她就问咯?

“你怎么……把你一直戴着的戒指送给小白了?我记得你说过,它对你很重要的。”

“小白一样对我很重要。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它对我再重要,也只不过是一枚戒指而已,”他说道,“送给小白,我的儿子,你有什么意见吗?”

“……”

这话问的!

她……

她好像的确不太好有什么意见的样子诶?

“不说话我就当你没有意见了。有意见的话,随时跟我提,”封以珩很屌地回复她,“当然了,你就算有意见,我也不会受理。提不提是你的事,理不理,是我的事。”

“……”

池晚的内心犹如千万匹***在奔腾。

这种无语哽咽的心情,谁能理解?

封以珩总是无时不刻地在刷新她对他无耻下限的认知。

也是醉了好吗?

“还有问题吗?”

池晚反馈失败,愣了愣,有点无语地回答道:“没有了……”

“很好,”封大总裁表示很满意,“那么,该我来问了。”

“啊?”

反过来被询问的池晚突然呆住了。

他……准备问自己什么问题啦?

有点怕怕的……

“小白的事,前妻你准备给我一个什么解释?你好像完全不准备跟我解释的样子?你说忘了,做该做的事让你回想起来具体经过这种重要的事,我也还没有完成,你说……要不要约个时间,去床上把这件事彻底解决了?”

她很不自觉!

就算事情败露了,她也没有要跟他摊牌的意思!

若不是他自己去查,对她的事他也还是一无所知吧?

“……”池晚无语哽咽,干笑了一声,“呵呵,封总难道不知道最近查的很严吗?去床上解决这么不和谐的事还是不要了,如果被扫-黄组查到了,我失去名誉不要紧,可连累封总您也失去了名誉,那多不好啊。”

“哦,我只是说站着太累了,坐在床上面对面和谐地讨论一下当年剧情而已,前妻你想到哪儿去了?”封以珩笑得不行,把“和谐”两个字说得很重。

池晚:“……”

倒好!

明明他自己就是那意思,现在却直接把帽子扣到她脑袋上了!

也是无耻啊!

“呵呵……封总,没必要了吧,我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池晚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住。

因为就在那一瞬间,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幕,转瞬即逝。

她竟然看见……

黑暗中,一个身影朝床上的某人扑了过去……

等等……

这种场景算什么?

是记忆?还是根据他的说明场景复组?

“封总,那谢谢你的专车了,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心跳还在噗通噗通,天哪,难道真相真的是……

她有点接受无能啊。

那头封以珩看着挂断的电话,默默地锁屏,勾唇笑。

池晚,你逃不掉的。

……

接完小白,言清又继续去把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央央接回来。

看着央央,知道发生什么事的言清也是心疼:“这小公主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和小白少爷玩得开心,日后要是知道了,怕是要难过的。”

“没有办法,世事无常。”池晚也只能哀叹一声。

言清还不知道薛笑笑的事,池晚也没有提,没有必要。

他们问过笑笑,但她不肯说央央的爸爸是谁。

他们没有再逼。

因为暂时不重要,现在不管笑笑是不是央央的妈妈,央央心中的爸爸妈妈已经去世了,央央知道了肯定难过,短时间之内,她也无法再接受新的爸爸妈妈吧。

眼下最重要的,是把薛广彦和林珊珊的身后事办了,一切到此为一个终点。

至于央央那,能瞒则瞒,实在瞒不了,也只能告诉她真相了。

“言特助,那就麻烦你再帮我看着这两个孩子一晚上,到明天,一切应该也就终结了。”

他们再陪薛广彦和林珊珊一晚上,明天,便要送去火化了。

“没问题的呀池小姐!别说一个晚上,无数个晚上都没问题!”言清嘿嘿笑着,“为总裁办事,毫无怨言!”

“行了,封以珩又不在,你拍他马屁他也听不见。”

“这不还有池小姐帮我转达我的忠臣心嘛?”

央央虽然有问题她爸爸妈妈,姑姑和奶奶,但有小白在,暂时能镇得住,一听到今晚还能和小白一起睡,美色当前,满口答应了。

言清带着两个孩子离开医院,封以珩今天没有再出现过,池晚想,他工作应该是挺忙的,昨儿个一整晚都陪着她了,想必还有很多事都没有处理完。

走回薛家妈妈的病房,看到里面站着的人,池晚愣了一下。

江承允怎么来了?

看到池晚,江承允没有表情,问:“发生了这样的事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一声?”

“太乱了,没想到。”

“没想到……”

他苦笑一声。

以往不管发生什么事,晚晚第一时间想到的人肯定是他,而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她却没有通知他,她说,她没想到。

是真还是假?

不知。

“你今天一天没来,钱倩倩说你请假了,我问了很多地方才知道你们昨晚出了个小车祸,笑笑她哥嫂又……”江承允失笑,“笑笑说,昨晚是有封以珩的帮助,所以这个难,你们已经挺过去了。我多希望昨晚陪着你的人是我。”

他自己想想,都觉得无可奈何。

“可天都在帮他,明明昨晚你离我那么近,危机关头却还是他在你身边。晚晚,我想保护你,就那么难吗?”

“既然你知道,天命难违,不懂吗?所以对于我们的事,我早就已经认命了。”

他的双拳握紧。

薛家妈妈靠着,看着年轻一代的恩怨,无奈地笑了笑:“你们两个没在一起,薛妈妈也很意外。你们说……当初你们多好啊。薛妈妈还想,或许不久就能吃到你们的喜酒了呢,岂知这一错过就是好些年。看晚晚这孩子的态度……你们怕是破镜难圆了。”

“晚晚,我们出去说,不打扰阿姨休息,”江承允说着,看了一旁的薛笑笑一眼,“笑笑,你节哀,照顾好自己和阿姨。”

“我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还能怎么办。”

“笑笑,我很快就回来。”

江承允把池晚拉到长廊的一处窗户旁,正对着外面渐进昏暗的光线。

“我在这家医院看到一个长得跟池阿姨很像的人。”

他的单刀直入,让池晚整个人怔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他……说什么?

对于池晚的反应,他不意外。

他笑:“高杰森,是封以珩的御-用律师吧?这么巧,我的律师和高杰森也是死对头。他以为高杰森最近在查什么大案子,便也在跟进。这么巧……让他发现了池阿姨的事。晚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池阿姨还活着,你却要让大家都觉得她死了?这中间有什么隐情?”

【先更一章】

送给小白,我的儿子,你有什么意见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