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丢老婆儿子那也是他自找的

  池晚侧过脸,偷偷地看了封以珩一眼,很快就收回视线了。

这个男人的心思……

也太难琢磨了!

平时就让人看不懂,更别提沉默的时候。

怕怕ing……

还笑得那么恐怖!

“对了,你知道吗,小白今天参加钢琴比赛,得了第一名呢!那孩子特别争气,晚上回去我一定要好好地给他做一顿好吃的,庆祝一下!”

池晚笑着,脸上看不出有任何异样,就像平时聊天似的。

“是吗?”封以珩淡淡回应,“你确定是庆祝一下,而不是到时候闹得要叫火警?”

呵,想从旁敲击,试探他的反应?

“什……什么啊!”池晚焦急,“你……你怎么知道的?”

奇怪,居然没反应!一副完全没见过小白的样子……难道他和小白真的巧妙地避开了?

池晚觉得,那也是蛮神奇的!

“我还知道……”他收住。

其实是附近居民说的,见他从池晚家出来,就和他聊了几句,说池晚是个好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厨艺不行,但凡下厨就没好结果,轻则弄得一团糟,重则火烧厨房,简直是惨不忍睹。

那时候他听了唇角的笑就收不住,虽然结果很惨烈,但行为却笨得可爱,让人想想那场面就想笑。

他觉得合理,人没有十全十美,她已有一颗七巧玲珑心,有了很多别人没有的优点和才能,总算也有她不擅长的,那才显得公平。

“你还知道……?”池晚测过神,略紧张地看着他。

“我还知道,小白都比你能干。”逗完了她,封以珩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

“……”

封总,不带你这样说句话喘半天的!

不过这样一来,池晚稍稍确定了些,或许真的是她自己吓自己吧?

如果他已经发现小白了,哪里还会这么镇定地坐在这里跟她聊天呢?

算账是必须的啊。

从小白的年龄来算,都知道他们在结婚前肯定遇见过,如果在那之前他洁身自好,没有和别的女人乱发生关系,不可能在外面私生子满天飞的话,那么她的嫌疑就是百分百,都不带怀疑的好吗?

所以如果他看见小白,不单单是小白的身份藏不住这一层,一同暴露的,还有很多年前他们莫名其妙滚了一床单的事!

再紧接着……

或许好多事都瞒不住了!

小白就是一把非常关键的钥匙,没找到,打不开匣子,就看不到秘密;一旦找到了,打开了,真相就在那里,等着人去窥探。

封以珩又问:“你说小白这么聪明,究竟是遗传谁呢?”

“啊……小白……小白当然是遗传他父母了,总不可能是我,小白智商比我高多了。”

其实智商要用年龄来做参考,很多事上,小白还是个孩子,不一定能做得比池晚好,但那个比值却高出她太多。

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只会越来越了不得。

“是吗?那你说,是遗传他妈妈,还是遗传他爸爸?”

“啊这个啊……应该是爸爸吧,儿子嘛,应该像爸爸的,我猜他爸爸也是个非常睿智的男人,有其父必有其子,您说是吧,封总?”

池晚说这些话是有私心的,这不,给自己留条活路么,至少以后露馅儿,封大总裁想起今儿她还夸赞过他,一高兴就不计较了呢?

当然,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

“恩,我也这样觉得。”

算她识趣!

小白当然必须一定得像他!

这时,封以珩的手机响了起来。

池晚扭头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言清”两个字。

封以珩瞄了一眼,吩咐池晚,“帮我拿一下蓝牙。”

“哦!”池晚的视线在车里扫了扫,没看见蓝牙,问,“你放哪儿了?”

“右边裤兜里。”

“……”

池晚起先没多想,可当她看到自己的手伸向了那边时……

方觉有些尴尬!

卡在他裤兜边缘的手缩回也不是,继续伸进也不是。

偏偏……

他今天穿的是修身的西服,都能感受到他腿部的温度……

那时,池晚若是一举拿出蓝牙,或许还没有那么尴尬,可她偏偏顿了一下,停手了,就这么卡在那里。

她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封以珩当然也能感受到她手掌的温度。

“你还想放到什么时候?”他觉得有些好笑,“不知道是谁说,动歪心思的可是小狗,脑子里在想什么呢?”

他在笑,知道她在顾忌什么。

她被揶揄了!

明明两个人什么事都做过了,赤袒相见也是平常,怎么到了这会儿,她反倒有些放不开了?

别过脸,手又往里伸了一些。

“……”这时,封以珩揶揄不出来了,整张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下来,“我在开车!你在干什么?”

“你裤子太紧了!”池晚怪罪道。

吼什么吼,又不是她的错!

他当她想这样啊?

“……”

封以珩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作死,本想逗逗她,才喊她拿,岂知玩火自焚。

好容易将蓝牙取了出来,池晚脾气不太好地放到他手掌心。

封以珩戴上蓝牙接听,池晚转过了视线,看窗外飞过的街道景象。

脸……

好烫呐。

池晚啊池晚,你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呢?

可恶,封以珩此时心里一定笑话死她了!

封以珩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依然淡淡地,听那头说着。

言清说,他查遍了封浩的关系网,也没有发现“池晚”这两个字。

按理说,池晚和封浩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要么,是真的完全不认识,要么,是藏得太好。

“和封浩真的没关系吗?”

封以珩这么说的时候,看了池晚一眼。

她没什么反应,见他看她,她也无辜地看着他。

“知道了,”封以珩收回视线,对言清说道,“就这样吧。”

他故意说出了“封浩”两个字,看池晚能有什么反应,可奈何,她什么表情都没有,就好像不认识封浩一样。

这个结果有二:一,几年前的事和她无关,她也是受害者;二,有关,和封浩联手陷害他,而后又借故接近他,现在只是在演戏。

封以珩愿意相信是前者,在听了言清的调查报告后,更是相信如此。

因为其中最大的疑点是,就算她和封浩联手,他们也不能确定,他一定会选她。

疑点再有,这几年,她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他的公私几台手提都没有对她设防,全开放,这期间并未出现过商业机密泄漏的情况发生。

其三,小白。她完全可以借助小白得到他更大的信任,而她没有,她反而将小白藏起,千方百计隐瞒他的存在。

所以他愿意相信,池晚和那些阴谋无关。

他现在的心情是愉悦的,因为除去阴谋的可能性后,剩下的,就是他们天注定的缘。

他更加在意的,是她一直以来所藏起的另一面。

而这一面,他终将一层一层地剥开她的外衣看清楚。

“小白放学了吧?”

“嗯,幼稚园组织去参观博物馆。”

封浩……

池晚在想,他刚才跟言清在提的封浩是谁呢?

也姓封……

难道是他的家人吗?

可是他提起那个名字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口吻,难道是她想多了,只是个普通的人?

“什么时候结束?直接去把小白接回来吧?”

“啊不用了……”池晚心有戚戚焉,“有校车,会一一送他们回家的,到的时候我下楼接就是了,不麻烦了。”

“也好。”封以珩笑。

就她自己不知道,她的表情有多不自然。

一切答案都写在脸上了,她可真是把“做贼心虚”四个字表现得淋漓尽致呢。

“哦……”池晚有点发呆地应答着,看着前方的挡风玻璃,心里却还是忐忑不安。

封以珩居然答应得那么爽快。

他不去接小白了,她应该开心才对,可这颗跳动的心怎么就停不下来了呢?

送池晚到家门口,封以珩没下车,在池晚还在考虑用什么办法将他拒之于门外时,他却意外地没有想上楼的意思。

按下了降车窗的按钮,对站在车旁的池晚说:“跟小白说声抱歉,他过生日我可能去不了了,要出差,回来会给他带礼物做补偿。”

“啊……”这一次,池晚意外的表情毫无保留地写在了脸上。

虽然……

小白本来就不知道他要来啦!

但是她知道啊!

原本还在想该怎么办,现在倒好,人家直接不来了!

唔……

可是为什么,她并没有觉得特别开心呢?

啊……好困扰!

他来,她烦;他不来,她还是烦!

然而不管怎样,本说要去沈家蹭饭,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耽搁了,没去;厚脸皮没有邀请他却非要参加小白的生日宴,她还没想着办法,他竟然又要缺席……

搞什么?

“你看起来很失望的样子?”封以珩笑问。

“没有,”池晚忙收起了有情绪的脸,换上无懈可击的笑容,“封总的工作重要,小孩子的生日没什么的,关于您的缺席,我一定会向小白表达真挚的歉意!”

封以珩没说什么,嘴角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好,那我先走了。”

“拜拜。”池晚站在那里,微笑地挥手,目送高调的宾利离开了小区。

笑容逐渐散去。

不来也好,她这颗心也落下了。

“晚啊,男朋友送你回来啦?”路过的邻居大爷和蔼地笑着打招呼。

“没有啦徐爷爷,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徐爷爷耳背,也听不清池晚在说什么,只顾说着:“啊?好啊,看着不错的啊,该给小白找个爸爸了,孩子还那么小。”

池晚只能无奈地笑笑,有气无力,也就不矫正了。

“我会的爷爷,小白的爸爸一定会慎重考虑的。”

即使池晚放大了音量,徐爷爷也还是听得不真切,一句话听了三四个字,便自己说自己地接下去了:“又换车啦?是个有钱人吧?晚啊,有钱的男人你可要小心啊,现在的年轻人有钱就学坏的喽!”

对于跟徐爷爷鸡同鸭讲,池晚听得失笑。

徐爷爷说的,应该是沈曜,老人家可能没看清楚人,就记得车的颜色了。沈曜开的是银色的,封以珩开的是黑色。

“我知道啦徐爷爷。”

“走了啊。”

“徐爷爷慢走。”

下次真要跟他们说清楚,不要随随便便开着他们的豪车过来晃荡了!

一辆封以珩的宾利,一辆江承允的宝马,现在又多了沈曜的卡宴也来凑热闹,全都是价值不菲的名车,来一次已经够引人瞩目,他们还频繁地出入……

这小区里可不是人人都像徐爷爷一样年事已高好糊弄的,再这样下去,怕是会起些流言蜚语!

她是无所谓,可总得考虑到孩子的感受。

……

“妈咪,怎么了啊,爷爷这么着急叫我回来?”

“不知道啊!”万夫人也是奇怪,“老爷子本来是受邀去颁奖的,回来就沉着脸,要我们赶紧把你给找回来。你小心些,你爷爷近来身体也不好,可别惹你爷爷生气!”

万茜心里忐忑不安。

她可是家里的宝,平素里都没人敢教训她。

“奶奶呢?”

“也在厅里呢!”

“那就好!”

万奶奶可疼万茜,一听奶奶在,万茜心里的石头已经落下了一大半,这才往大厅里走去。

万奶奶正在数落老爷子,不该为了外人而生自己孙女儿的气。

“奶奶……”万茜一进去就先跑万奶奶跟前蹲下,趴在她膝盖上撒娇,“我又哪里惹爷爷生气了……”

“茜儿,你别理你爷爷!”万奶奶忙安抚起来,“他跟谁没生过气?这个家就他脾气大!动不动就生气,摆给谁看。”

“啪”的一声!万老爷子猛地拍了一下桌面,“都是给你宠坏的!把她宠得无法无天!”

“那我疼我孙女儿我还有错了?”万奶奶呛起气来,在这个家也就她敢跟老爷子对着干。

偏偏,她就是非常疼万茜。

万奶奶偏要护着万茜说:“那我万家就茜儿这么个宝贝孙女儿,我不疼她疼谁?”

“哦,是我让你只有一个孙女儿的?多好的晚丫头,你不要!”

池晚的名字一出现,万家的气氛立马就低沉了下去。

万奶奶把脸一沉:“别跟我提她!我这辈子就认茜儿这么一个孙女儿,其他猫猫狗狗的,可跟我们万家没关系!”

万老爷子气急,看着这一屋子的人气到没话说,站了起来,用拐杖指着万茜说:“你不嫌丢人,我嫌!她迟早要把我们老万家的脸都给丢光了!作,继续作!”

“奶奶……”万爷爷一走,万茜立马委屈地看着万奶奶。

万奶奶自然站在万茜这边,“别理他!先跟奶奶说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万茜自知瞒不了了,便老老实实地将事情交代。

……

微信群响了起来,事关老三的八卦,全员第一时间冒泡,气氛严肃得好似要开什么N国峰会。

沈曜:事情有变,老三不去搅和小白的生日宴了。

纪辰:纳尼?封老大居然不去?

楚穆离:老三要是不去,那不就没意思了吗?他干嘛去?又是曲心瑶?

沈曜:不是,说是要出差,就不去了。

刚才封以珩在和沈曜通话,说起要去瑞士出差一至两周的时间。沈曜还以为他忙忘了,特地明提了小白的生日,但封以珩没什么反应,只说刚好撞上了,没办法去。

沈曜决定,开微信群跟大家讨论一下,集思广益。

卓越:(摸胡子)三哥要是不去,戏都没法开锣……他搞什么?儿子都不要了吗?

卓越:哦不对……不能这么说,三哥还不知道小白是他儿子!

纪辰:为了我封老大的性福生活,我们可是操碎了心啊!这么好的兄弟上哪儿找?

萧止水:好你们没份,损一定有你们就是了。

纪辰:四嫂别这么夸我们嘛!(脸红)

卓君:你们就继续损吧,损到老三丢了老婆儿子,看老三不吃了你们!

卫阳:大嫂我说句公道话啊,这事儿可跟我们没关系,三哥他自个儿作的死,也不是我们逼他离婚的不是?丢老婆儿子那也是他自找的,我们可是在帮他上把火,赶紧把水给煮开呢!

卓君:那倒是……

沈曜:言归正传,怎么办?

这个问题,把大家给难倒了。

本来稳稳地等到小家伙过生日,他们搬着凳子看戏就好,谁也不提前告诉封以珩。

现在可好!

难道他们要去劝他,别出差了,参加小白生日宴要紧?

他不起疑才怪!

……

新一期的《星风》出了,独家晒出了封以珩和封太太的离婚证。

当然,池晚把自己的信息都给去掉了,一来不想上杂志,二来也无关紧要。

大家要看的是封以珩,至于封太太,不管替换成谁都是一样的。

然而,即便是有了这个离婚证,万茜小三的名也还是躲不开,那反倒是坐实了她破坏别人家庭感情的罪名。

万茜的名声是臭到底了,如今在微博上被骂得不得不关评论,短时间之内是不敢再上微博了。

池晚的微博消息提醒又再次爆棚,只是这一次,杂志社的人都知道了“家有大男神”的真面目——

哦不对,池晚又改名了,离婚后,她将自己的微博ID改成了“晚”。

外围的看客们一个个都像分析大师,将这个字解析得头头是道。

纷纷道,这个字实在是太有意境了!有爱情迟暮无法挽回的意思,风轻,云淡,表达了前任封太太虽有苦涩无奈却也不得不接受现状的情绪。

杂志社的众人则掀桌表示:屁!那是他们A姐的名字好吗!

一个个的,文科的阅读理解简直满分啊有木有?

他们A姐那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惬意,哪有一点受离婚所困扰的样子?

就在网上讨论得沸沸扬扬,将三人的感情纠葛说得仿佛千古奇案一般的时候,他们的A姐正在跟他们商量晚上要去哪儿庆功。

通过这件事,他们开始了解,纷纷扰扰,那都是别人的世界,当事人自己都不在意的事,外人却指手画脚,议论得头头是道,而知道真相的人却觉得啼笑皆非。

热闹讨论之中,池晚接到了封以珩打来的电话。

他说:“前妻,恭喜你,又夺头条。”

【没耐性的就养肥了再看吧,这文的叙述风格就是这样的,温水煮青蛙,心急的吃不了热豆腐】

【另外,明天加个更,月底了,有月票的别作废了】

丢老婆儿子那也是他自找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