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封总曰:反悔了!谁有意见?不服来战!

  反悔了!

谁有意见?不服来战!

现在池晚不知道自己手机的密码,她就是来了,也开不了机,接不到江承允的电话。

就是任性,怎样?

琉璃门被拉响的声音。

池晚出来了。

老板椅上的封以珩转动了椅子回身一看。

他的衬衫给她大得很,湿漉漉的头发挂在胸前,恩,光顾着拿吹风机吹衣服,倒没吹干头发!

袖子也没挽,长长地挂下来,跟戏服似的。

下摆遮过臀部,到大腿,可以直接当迷你连衣裙来穿。

池晚还是长腿美女,腿骨笔直好看,封以珩曾经夸过她,你母亲给你生了一副好骨架。

衬衫的领口扣得并不严实,纽扣只扣到了领口下面第四个过,春光不露,然锁骨凸显。

恩……

胸前那凸起的两**……

封以珩忽觉口干舌燥,不自觉地拉了拉领带,好紧!

老实说,他一直觉得情调很重要,此时穿了衣服的她,反倒比刚才没穿衣服的她更诱~人,更让他难以把持自己。

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做一个不要脸的禽~兽,撕掉她身上那件穿了比没穿更让人犯罪的衣服,真正地犯罪一回。

最重要的是……

她此时应该没穿***!

池晚收到他那放肆的目光,转也不转地盯着自己,再低头把自己从脚到胸看了一遍,猛地就抬手挡住了自己胸前的春光。

“看够了没有封先生!”

封以珩倒也是个诚实的主儿,老实巴交地回答说:“没看够。”

“……”

擦,她竟无言以对!

有人不要脸起来,不要太没节操啊?

池晚护着自己的胸转身往床上走去,封以珩瞧着她的背影,扫一扫腰部以下的部位,挑了挑眉。

他的衬衫,在她臀部上摇来,晃去。

恩……

真亏!

以前竟然没想到这个情调,早该让她穿穿自己的衣服的。

不过当然,不离婚,也不会有穿他衣服的机会,她有的是自己的睡衣。

所以……这算是离婚后的福利?

他拉松了领带,喉咙更干的感觉。

也就只在脑海里想象一下抱在怀里是什么滋味儿了,眼下,碰她不得。

吃不到也有吃不到的好处,好久没有这种看一眼便血液流动加速的感觉,刺激!

上了床,发现封以珩的目光还落在自己身上。

“封先生,请问您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看似像生气,但现在在封以珩看来,只不过是娇嗔,还蛮享受。

“恩……看到来感觉为止。”封以珩笑答。

“……”

池晚直接躺下,拉被子把自己给蒙进去。

太过分了啦封总裁,居然意~淫她!

这小动作着实让人喜悦,封以珩站了起来:“来感觉了,洗澡。”

“……”这种小事请不要跟她报告,请自由地撸~管去好嘛?

“等等……”池晚探出个脑袋,“能把手机密码告诉我吗?”

“不能,今晚不许玩手机,赶紧睡!”不容拒绝的口吻。

“……”唔,好吧,他还是不松口。

她这不是有睡前玩手机综合征吗?

封以珩拿了自己的衣物正准备进去,池晚又忽然问:“封先生,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问。”

如果是诸如“你能不能解决我的生理需求”之类的问题,那么他还是很乐意效劳的。

“你的第一次给了谁呀?”

“……”

“你问这个做什么?”

“问问嘛,好奇啊……当然了,我不是在暗示什么,反正我的第一次也不是给你嘛,没关系的,尽管告诉我好了。”

“不是。”封以珩说着,眼眯了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

“哦?”池晚突然坐起,捧着小脸看他,“是谁是谁?说吧,结婚前的话,完全可以的!”

封以珩奇怪地扫她:“你又不认识。”

好端端地说这个干嘛?

“不认识那你也可以告诉我的啊。”

“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知道。”

“好奇不行?”

“不行。”

当他那么好糊弄?

“那我吃醋行不行?”池晚换了个方式。

“勉强行,”封以珩终于松口,“右手。”

“……”池晚拿了个枕头就丢过去,“谁问你这个啦!”

收起玩笑话,老实告诉她说:“不知道。”

“别玩儿了,这种事哪能不知道呀!你连你上了哪个姑娘都不知道吗?对得起你小兄弟辛劳一夜么?”

“……”封以珩看她,“你不是也不知道?”

池晚一想,傻乎乎地回了一句:“啊,是哦……”

这话一落,两人忽然想到,这么说,他们两个都不知道自己第一次给了谁?

四目相对。

封以珩突然问:“不会那么巧,就是我们两个?”

“怎么会啦……”池晚摇摇手否认,但却还是问,“所以你……是什么时候?”

“五年前,”他答,然后又自我否认,“不会的,哪有那么巧的事。”

那个女人,刚好在一年后嫁给了他?

怎么可能是池晚。

封以珩没当真。

而池晚……

却着实愣住了!

虽然知道小白十有八~九是他的崽,那么五年前那个晚上的男人就只能是他,但……亲耳听见他说出这件事,她还是意外了。

“你记得那么清楚是五年前啊?有没有可能记错了呢?”池晚回过神来,笑眯眯地问。

“你被人强了这么耻辱的事,还是第一次,你记不清楚?”

“我??”池晚乍一听以为他是在指责她。

等等……

他被人强了?

这意思是……她强的他??

“不是说你,打个比方。”封以珩则理解成另一个意思。

“哦……哦那是要记得的。”她打哈哈敷衍了过去,满脑子还在想,不能吧?她干的吗……

“那个女人也太大胆太放肆了是吧,连我们封总都敢强,真是没王法了!”池晚狗腿地说道,“那封总,如果被你找到她,你准备要怎么追究啊?”

“怎么追究?”封以珩的表情变得阴鸷,像是想起了什么愤怒的事。

池晚吞了一口水:“哈,当我没问……”

他看起来像是要捏死她!

不……不就强……强了!o(╯□╰)o

“你又是什么时候?”封以珩随口问了句。

“八……八年前!”

八年前?那时候她才十九岁,那么早就被人?

封以珩心想这可能是她的伤心事之一,便也没有再细问下去,进去洗澡了。

留下池晚一个人在被窝里凌乱。

她得好好梳理一下目前的情况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基本上确定了,那天晚上的人就是他,这事儿没跑了!

那么问题来了,封以珩也不知道那天是她?

先前池晚是觉得,那个男人肯定知道是自己,所以封以珩看她总一副从前没见过的样子,她才会怀疑是不是自己想错了,小白不是他的血脉。

但现在……

越来越多的证据都指向了他,太多的巧合。

一个巧合是巧合,两个也可能是,但三个四个,那么多的巧合……总不能还是吧?

刚刚他没有开玩笑的样子,印象深刻的原因也挺真切,这么说来……

自己强了他的可能性,还是极大的?

哭了,让她冷静冷静……

【哎尼玛被河蟹了哦呵呵呵呵】

封总曰:反悔了!谁有意见?不服来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