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晚妹妹,哥哥就帮你到这儿了!

  池晚他相处过,他知道,她是陈年酒酿,闻一闻都能醉。

这种女人,别说碰,品尝,那是闻都不能闻的。

沈曜若是认真起来,怕是真的能看对眼。

说不出她哪儿好,可她对男人的吸引力,身为男人的自己,说话最有信服力。

“来真的啊,”沈曜把两手一摊,表情很淡,让人看不出真假,“刚刚我好好想了想,的确该给囡囡找个妈妈了,晚姑娘看着很适合,又漂亮又温柔,就像……默涵一样。”

默涵这两个字,封以珩听了都会停顿一下。

“她不是默涵,你别拿她当默涵的替代品,”封以珩正色道,“默涵是默涵,池晚是池晚,都只有一个,不能混淆。”

“我当然不会,我只是说,她的性格和默涵一样好,我若真的要和她相处下去,我一定会真心实意对她。看着你的面子,我也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封以珩看眯了眼。

沈曜的神情是认真的,让他分不出真假。

“这么自信干什么?她又没说要嫁给你。八字还没一撇。”封以珩冷不丁地泼了他一身冷水。

“废话,我都还没追她,她怎么好直接嫁给我的?”

“她还有个前男友。”他又说。

“知道,纪辰给大家普及过了,江城集团的江承允,那杂志社不就是他买来玩的,有钱,任性!”

纪辰那个大嘴巴,一得到什么消息就憋不住,是一定会去群里大肆宣扬的,有不在的怕他跟不上节奏,还会特地私聊告之,尽到做为一个大嘴巴的职责。

“她大学四年都是他的人,公认的。相爱过四年,不得已分开,这么多年江承允心里也还有她,没变过。”

沈曜略意外:“你倒是查得蛮仔细的?”

若是真的完全不在乎,他去查这个干什么?

“离婚那天,她听着分手的歌,哭了,一定是想起她和江承允不可挽回的过去。证明她心里也还有他。”

“我当纪辰是揶揄你,你还真的是被晚姑娘甩了的?结婚四年,要离婚了,还为别的男人哭,弟弟,你这酱油打得也是蛮专业的哦?”

封以珩不理他,继续说:“她嫁给我的时候,非处。”

“咦?”沈曜更意外。

他倒不是有处-女情结,只不过他知道封以珩找的这个妻子是特殊途径,因此比较意外不是处-女。

“江承允?”不是说,四年了么,相爱四年,把持不住把火点上了,也是很正常的事。

“她说她自己都不知道。”

“怎么会,”沈曜笑出来,“是不是怕你生气,不敢跟你承认是江承允?怎么能连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谁都不知道?”

那天他的确很凶,不敢讲,也在情理之中。

但经过他的观察,江承允似乎还没有得到过她的样子。

然而除了江承允,什么样的情况下,能让她失去了第一次,又不知道对方是谁?

“被***了?”他说了一个可能性。

“不会吧?那岂不是很可怜。”

“不知道。”

“既然怀疑了,要不要去查查?”

“不用了,离都离了,查清楚干什么?”然而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封以珩也继续说道,“之前让言清随便去查了下,父母双亡,有个不在雁城的舅舅,父亲早亡,母亲大约在五年前出车祸身亡。”

单单只是查到这些,他看了心里都不舒服。

越来越多的同情和怜惜,会影响他的决定。

若再查到些什么,他和她,怕是断得不干净。

实际上,池晚走出了他的世界,两人本不该再有任何交集,他们所处的世界亦不同,见面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可以断得干净,可今天,他又看见了她。

“这么可怜?”沈曜愈发意外,“童年不幸,一手将她拉扯大的母亲又遭飞来横祸。五年前她还是个刚毕业的小姑娘,一个人遭受这样的打击还能活得像现在这样出彩,你的前妻……真的是了不得。”

“离婚,对两个人都好。她心里还有江承允,或许他们还能在一起。绑了她四年,能再找回自己的幸福也不容易,”封以珩说,“她在我面前一直戴着微笑面具,看不出来她曾经遭遇过失去母亲的绝望,也是个可怜人。也好,或许即使我们分开,江承允也还是没那个福分,你若真能追到她,就好好待她吧。”

沈曜微微挑眉。

真这么大方?

他就不信,他真能拎得清怜悯和感情!

在一起四年,死物还有不舍,更何况是个大活人!

“我先回去了。”

送封以珩到门口,沈曜又提了一句:“要不你把她号码给我,我自己打吧。”

“那不行,没经过她同意,不能给。”

“嘁,德行。不送你了,滚吧。”

晚妹妹,哥哥就帮你到这儿了!

……

看着手机上的三个未接电话,池晚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总算写完了!天都亮了!

后来就没有再打过来了呢。

算了,有重要的事的话,应该会再打过来的。

多半是闲了给她摇个电话解解闷吧。

一看六点了,也就没有再睡,存档发邮箱,起身去洗漱了。

八点半,送小白去了幼稚园,在门口遇到从豪车里下来的蒋涵宇,看着小白又是一副嚣张模样。

冤家路窄,经过上次两个小朋友不愉快的事,池晚见到蒋涵宇,即使知道他还是个孩子,只是受家庭教育影响,也还是喜欢不起来。

本能地将小白搂到怀里,好好护着。

蒋涵宇由蒋太太领着过来,抬高脸对小白说:“穷鬼,不要挡着本少爷的路,让开!”

上次他们收下了蒋太太丢下来的钱,因此更让她看不起。

“儿子,想打继续打,咱们家有的是钱,赔得起!”

“蒋太太,上次同意和解,不代表下次还同意,希望你教好儿子。”

孩子本性不坏,那么小哪里知道善恶,可惜的是,家里的教育不行。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家长,本都是小天使的他们才会那么小就开始仗势凌人。

小白依然淡定,不恼不怒,比池晚还镇定,摇摇她的手:“走吧大白。”

“喂!池小白!你又没钱!凭什么比我还嚣张!”蒋涵宇怒,看不惯他受自己小女神欢迎却总是一副小面瘫脸的样子。

“凭我长得比你好看。”

池晚:“……”

OTZ!

宝贝儿,你这自恋度爆表的基因,真不是遗传你妈妈我吧!

走前,弯腰摸了摸小白的脑袋说:“宝贝儿,妈妈不是说让你把委屈都忍了,只是……有钱人的脑洞特别奇怪,咱能不招惹就不招惹,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要跟他们争,女朋友什么的,以后有的是哈!”

池小白丢去一双死鱼眼鄙视:“知道了,没钱就得忍。”

“不是,宝贝儿,妈妈有钱!你想砸谁你说!”池晚勒紧裤腰带逞强,“妈妈有存款呢,自尊心可别受到打击啊,咱们家还是小康水平的!你不是穷鬼!”

“我当然不是,”小白转开视线,嘟囔一句,“我亲爹那么有钱。”

“啊?说啥?”

“没什么!知道了,你赶紧去上班吧,要迟到了,我不喜欢她的,不会跟他抢。”

“哦……差点忘了。”

小宝贝喜欢的是囡囡啊!

……

红色君威开入地下室,池晚从里头出来的时候,刚巧一抬头就看到了对面宝马车里下来的江承允。

后者看了看池晚,再看看她的车:“他送的?”

又感觉不像,君威,不像是封以珩会出手的价码。

要送也送辆好的吧?

“没,”自从误会解除后,池晚对他也变得自然,“他都不知道我有驾照,怎么会想起送我车。倒是有说把西沉的别墅送我,做点土豪该做的事,不过我没要。”

“你自己买的?”

“唔……其实也算是他买的,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啦,都是他的钱,他养的我嘛。”池晚说起这些事时,依然是满脸的轻松。

在她看来,她和封以珩的关系即使被所有人所不齿,她也还是能抬高头做人。

所以这种事也没什么好瞒的。

自己的生活,自己过,随别人怎么说,这就是她的准则。

【第二更马上~PS:评论区正在做活动哦,有兴趣的看置顶帖】

晚妹妹,哥哥就帮你到这儿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