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祝您和万小姐百年好合(离婚啦!)

  池晚的视线落在他放在桌上的一个文件袋里。

那里……装着他们的离婚协议书吧?

不知道怎么地,此时此刻,池晚倒有些紧张起来了。

至于在紧张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才忽然感觉到了离婚的气氛,相处四年的他们……终于真的要分开了!

封以珩并没有马上提离婚的事,他听着餐厅里的背景音乐,皱着眉头喊来了服务员。

她哭,一定不是为了他。

他打赌,她的眼泪跟这首歌有关。

封以珩是个对大部分娱乐都没兴趣的人,他的世界里只存在商业竞争,所以这首歌他没听过。

但他听仔细地听了歌词,大抵是明白了。

“没事——”知道封以珩想换歌,池晚出声阻止。

“换,”封以珩的命令不容拒绝,看着对面的池晚说道,“连最后离婚的时候都要为前男友流泪吗?”

其实封以珩看得出来,池晚爱江承允。

那个在他身边四年,看似无心无肺,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池晚,心底却住着一个男人。

她不会吃醋,因为她对自己毫无感情,他和谁在一起她自然无所谓,何来醋意?

恩,四年来他的确没有让她流过眼泪,当然了,她不爱自己,又怎么会因自己而落泪?

江承允是富有的,他拥有这个有着七巧玲珑心的女人的心。

而他得到的,仅仅是她的躯体。

江承允出现后,渐渐地剥开了这个女人的外衣,让他看清楚了一些。

“你爱的,不仅仅是钱,”他试探性地说道,“你还爱江承允。”

池晚顿了一下,用笑容面具:“以前爱,后来不爱了,也爱不得了。”

“为什么分手?”

池晚难得地在他面前皱起了眉头,不自觉地,她自己都没发现。

“我一定要回答吗?”

“是我个人的好奇心。”

哦……封大总裁还能好奇她的事呢?倒是挺稀奇的!

她想了想,说:“没为什么,不合适就分手了。”

封以珩没有咄咄逼人,也没有非要知道答案的意思,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这其中的“不合适”,应该包含了很多信息,他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却因为差一些关联点,无法将线索连载一起。

有些陈年旧事,不是说查就查的,有门路也不一定能剖开真相的外衣。

机缘,巧合,天时,地利,人和,这其中的任何一点都可能是打开真相之锁的钥匙,也可能都不是。

有些事,会尘封一辈子。

池晚坐正,双手搭着自己的下巴,闪烁着眸子看他:“换我好奇了,老公,为什么是万茜呢?”

池晚想,或许这是她最后一次喊他“老公”了呢?

她果然知道万茜?

可她又是怎么知道的?他手机里存的是万茜的英文名,Queeny。

郑浩和言清不会多嘴说他们不该说的事。

而那期杂志上,她明显是胸有成竹,知道的不仅仅是万茜这个名字而已。

有意思了?

她比他想像的或许要更复杂一些。

“那你觉得应该是谁?”封以珩反问她。

“唔……不知道诶,总觉得我们的封大总裁,是不会被爱情束缚的,名媛那么多,偏偏万小姐是真命天女吗?”

“我也是凡人。”意思是,他为什么就不能被爱情束缚?

“可你又不爱万小姐……”

封以珩笑:“你又知道?”

“万小姐看起来的确是特别,可你终究不爱她。”池晚的脸上是笃定的笑容。

封以珩忽地怔了一下,这个时候的池晚笑得和以前不一样。

四年的相处,她的举手投足都在细水长流中映入他的心中。

有些习惯和记忆,是他自己都没发现的。

为什么他会觉得……她笑得那么熟悉?

“女人的第六感!”她加了一句。

从封以珩的身上,她看不到他对万茜的爱。

爱一个人,不是这样的。

他对她,顶多是兴趣,或许兴趣之后是日久生情,天长地久,但至少目前来讲不是。

既然不是,像封以珩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娶谁不是娶?

“我只是觉得,以你的条件,想嫁给你,又能助你事业的名媛千金数不胜数,能选择的人又不止万茜一个,为什么要选她?”

封以珩摇了摇手中的高脚杯,抬起眉眼看她:“那你倒是说说比万茜更具价值的女人?”

“多了去了啊,比身价,比漂亮,比气质,我觉得,名媛许蔷薇就不错。”

“你认识?”

“不认识啊,八卦杂志上有见过,没什么负面绯闻,还是圈子里出了名洁身自好的好姑娘,身材好,长得好,家世也数一数二,人品看起来不错,不会跟那些公子哥们厮混,多好的姑娘。”

封以珩摇着酒杯,低头笑了笑。

“因为她是万茜。”

“恩?”

封以珩没有要隐瞒她的意思,很大方地告诉她:“我找了她二十年。”

“原来如此,”池晚毫无压力地笑着,“原来是一个寻寻觅觅的爱情故事。”

放下酒杯,封以珩一边打开文件袋,一边说着:“池晚,感谢有你四年的陪伴,让我的生活不至于那么单调。”

“该谢谢你的人是我。”两人互相客气起来。

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帮着她度过了难关。

一个人,在无助到绝望的时候陷入黑暗,在那片幽深的黑暗中,有一个人从光明之处向他伸出了拯救的手,那么那个人,一定会成为他心目中的神。

对池晚来说,封以珩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存在,在她仿佛被全世界抛弃的时候,他拯救了她。

只是这些事,她不会跟他提起,反正他们两人的关系也是各取所需呢。

她帮了他完成他太爷爷的意愿,而他也让她得到了该得到的,各自都已满足。

分开只是时间的问题。

封以珩笑着。

池晚这个妻子,他很满意。

一开始离婚或许是因为想要改变,但若没有找到万茜,在江承允出现后的这段日子里,他会改变离婚的初衷。

“最开始没想过我们能相处得那么融洽,”封以珩说着,抽出里面的离婚协议书递上去,“合作愉快。”

池晚亦是换上了她迷人的招牌笑容,两个酒窝深凹,让人看着很动心。

她将那纸协议收过来:“合作愉快,封先生。从今以后,各不相干。”

这份坎坎坷坷的离婚协议书终于到手,让事情成定局。

她笑容美丽,说得干脆利落,没有一丝不舍的眷恋。

直到池晚站起,优雅地对他说:“封先生,我已经吃饱了,钱我已经付过,说好的我请客,不是吗?”

封先生,好一声毫不口生的“封先生”!

变口速度之快,让封以珩都有些吃惊。

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这个道理,还是不假的。

从池晚身上,他看到了。

优雅地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裙摆,俯身间披在肩头的发下滑,沐浴露和香水齐齐扑入鼻间,好闻得让人失神。

“那么我走了封先生,祝您和万小姐百年好合,红包一定会尽到心意的。”

带着一抹美好的笑容,她从他身边走过,满满都是他熟悉的香味。

他下意识抬手去抓,柔软的裙摆却从他手掌心溜走。

她的华丽转身,让一切尘埃落地。

那一刻,封以珩看到的,是一个不一样的池晚,如同凤凰涅槃般重生。

【大家的红包花花月票都收到啦!谢谢!终于离婚了有木有】

祝您和万小姐百年好合(离婚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