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们在结婚前遇见过?

  “……我更不会一次又一次地侮辱你,践踏你!你到底为什么不告诉我?!你都敢嫁给他,为什么不敢告诉我?!”

她知道,她瞒不了了。

可那又能怎样?

过去的已经过去,失去的也已经失去,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背对着江承允,她说:“你相信命运吗?”

什么意思??

不等他回答,她就接着说:“我信。”

说完,只管走。

身后没有任何声音。

走了很长一段时间,仍没有江承允的任何喊声。

池晚方觉不对劲。

她停了一下,犹豫片刻还是转过身。而那时,她的身后哪里还有人?

地上倒是躺着一个!

她往回走,一边走一边说:“江承允!你别玩了!幼稚不幼稚?就算你这样,我们之间也不可能了!”

越走越近,前方仍是死静。

“承允!”心跳加快,变走为跑。

她几乎是飞奔过去的,跪倒在地上去扶他:“你别吓人啊!”

而江承允却已经昏迷不醒,额头血流不止。

刚出了车祸应该好好休息,本就是撑着去追人的,失血过多,加上刚才太过激动,这才没撑住,晕倒在地。

池晚的手上顿时被鲜血沾满,吓得声音都颤抖了。“承允……江承允!混蛋……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这附近根本就没有过路人!只有偶尔的一辆车开过去。

她的手机在笑笑那里!

将江承允在地上放平,站在路口拦车。

有的根本就不停,有的停下来一看地上躺着的半死人,还流着血,吓得美女也不管了,猛踩油门就走!

晚上九点多,池晚狼狈地在街边哭泣求助,被无数人拒绝。

那一瞬间,她想起了很多事。

很久以前她也像现在这样,求助无门。

但那时,她比现在更崩溃。

这样的感觉……

真的好多年都没有出现过。

池晚慌不择路,站在大马路中央,挡在了一辆正朝她开过来的车辆前。

刺眼的灯光照得她睁不开眼。

“吱——”

急刹车,让轮胎与地面发出了很大的摩擦声,刺耳。

车里的人也因惯性身体猛地朝前。

坐在后排座的男人怀中掌上电脑掉在了地毯上。

“怎么回事?”沉声问道。

司机也是惊魂未定,心跳加速,从方向盘上抬起了头,定睛看前方的人,瞪大眼:“池小姐??”

听到这三个字,封以珩也抬起了头,看前面。

池晚?

她在干什么?

而池晚在看到司机座上的人时,先是怔了一下。

怎么会这么巧!

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救人要紧!

车子停下来后,池晚浑身的力气也没了,身子一软坐倒在地上。

“我的天……”郑浩心有余悸,赶紧熄火下车。

他这是差点要闯大祸啊!

“池小姐!”郑浩去扶她,“没事吧你?怎么会站在大马路中央啊,多危险!差点就撞到了!你真是吓死我了!”

池晚暂时说不了太多话,摇了摇头,拽着郑浩的手,指向另一个方向:“救……救人……”

郑浩朝那个方向看去,呆了:“这……”

封以珩也从车上下来,走过去。

郑浩自己不好做主,刚好封以珩来了,就看向他:“封总,这……”

看了那边一眼,封以珩沉声道:“救人。”

“哎!”郑浩应下,赶紧过去了,有封以珩在,池晚这边他就不担心了。

“你在干什么?”封以珩皱眉,将池晚从地上拉起来。

她一站起,就猛地扑入了他怀里,被他的大手扶住。

“刚才不怕?”形势是什么,他已经看清楚了。为了救江承允,她冒险站在大马路上拦车!

不怕?

怎么可能……

刚才看到车朝她开来的时候,心脏都停止跳动了。

腿软显然是被吓的后遗症。

“怕……”她承认,“腿软。”

这个答案,让封以珩刚才燃起的莫名怒气消了一些。

他不知道该怎样说她才好。

怕,答得真是理所当然。

她还知道怕!

封以珩抓起她沾满血的手看了看,还是不放心地问:“你的血还是他的血?”

“他的。”

“那就好。”

“……”

江承允的血他管不着,她没受伤就好。

郑浩已经将江承允背上了车,封以珩也扶着她往车上走:“走,上车。”

她点点头。

莫名地,看见封以珩,她慌乱的心被安抚了。

他的出现,对她来说就是一粒定心丸。

……

车厢里很安静。

郑浩时不时就看一眼后面,一个躺着不动的人,两个人完好却不说话的人。

加上他有四个,这么安静真是尴尬……

池晚靠在座位上,并不说话,还在消化前后发生的一系列事。

封以珩暗自打量了她几眼,忽地朝她伸过手去。

失神的池晚感觉到有什么朝自己伸过来,惊了一下往后退。

封以珩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他清楚地看到,她像是一只惊弓之鸟,还**的睫毛轻颤了一下。

她的双眼有点红,显然才哭过。

她在担心江承允?

前男友,这种设定真让人不爽。

她还爱他?

池晚才反应过来坐在身边的人是封以珩,卸去了防备,视线放软,睫毛扇动。

封以珩当然也能感觉出,刚才她在提防自己——不,应该说她不知道因为什么给自己上了一层保护罩,防着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他的手继续伸过去,这次池晚没躲,由着他擦拭自己眼角的泪水。

“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他出车祸了……”

“叫救护车,”他一把握住她还在颤抖的手,“下次别这么莽撞,郑浩刹车快你才没事。”

她点点头,“我知道错了。”

“我不是审你。”他强调道。

池晚回头,看着他,“不生气吗?”

气她和江承允在一起,气她不保护自己。

他摇头,“不气了。”

他用了“了”。

当时气,可看着她那么凄惨的模样,好像也气不出来了。

池晚的唇角勾了勾,她在笑,然后下一秒却毫无防备地哭了出来,眼泪没有控制地掉。

封以珩很意外。

下一瞬,她扑进了他怀里,扣着他的腰,在哭,却没有声音。

他僵了会儿的手自然地放在了她的背上,声音也柔下来,不跟她算江承允的账:“你是要把攒了四年的眼泪在这阵子全哭光吗?”

怀中的她摇了摇头,声音是哽咽:“封以珩,你就像神,总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出现。”

他怔住。

她喊的是他的名字。

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现在的池晚没有戴面具。

“总”字的意思是?

毫无疑问,现在的池晚很没有安全感,所以她必须抓住他这颗救命稻草才能心安。

记忆里,她不会悲伤,总是笑脸对他,他并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

那么还有哪一次,她也像今天这样无助过?

“我们在结婚前遇见过?”他问。

肯定不是结婚后。

可即便在结婚前也不对。

如果他以往的生命中也出现过一个这样让人心疼的女孩子,自己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出现过,并帮助过她,那样的记忆是很特别的,他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直到到达医院,池晚也没有告诉他那个答案。

有必要……

让言清再好好查查她了!

她似乎还有很多事瞒着他!

怕笑笑担心,池晚用封以珩的手机拨打了自己的号码,让她先带小白回去休息,交代了自己的情况。

她在病房里,封以珩在病房外。

一个女人踩着高跟鞋匆匆往病房这边走,封以珩注意到她了,见她停在了江承允的病房前,并奇怪地看着他。

封以珩?!

带着狐疑进去了。

钱倩倩只是在奇怪,封宸集团的封以珩怎么会在这里??

奈何担心江承允,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进去了。

“承允!”钱倩倩进去,看见池晚愣了一下,“你怎么会在这里?”

“就是我通知你的,”池晚站起来,看起来没什么不一样,“既然你来了,我就走了。”

钱倩倩看着她,身上都是血迹,确定江承允出事的时候和她在一起。

她看着池晚走到门口,语气很不善地说道:“池晚,我当你是聪明人,很多话是不用挑明的。但现在看来并不是。承允是我男朋友,你不知道避嫌吗?你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

“我没有和他在一起,他出事,我在附近。还是你觉得我应该见死不救,让他躺在街边流血过多致死?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

钱倩倩还没来得急再说什么,病房门就被从外推进来。

封以珩站在那里,伸手将池晚牵过来,语气温柔:“等的人到了吧?走吧。”

钱倩倩瞪大眼。

封以珩……

是在等池晚的??

这怎么回事??池晚怎么会……

和封以珩在一起?!

池晚点点头。

“钱我已经付过了。听说是晚晚的上司,那就不用还了,”封以珩牵着她的手,“走吧,回家洗洗。”

说完,不留给钱倩倩说话的机会,由她瞪眼惊奇,拉着池晚离开。

钱倩倩都反应不过来,他们……

到底是什么关系?!

难道……

池晚也是封以珩的情~人之一?

……

晚晚。

四年他都没这样喊过她。

刚刚却在钱倩倩面前这样喊,他是故意的吧?

或许她们的对话他都听到了。

“你应该告诉她,你不屑江承允,因为你有我。”

“我好累……”她靠在他身上。

“睡吧,到家我叫你。”

她是受了惊吓,才会变得那么疲惫,无精打采。

【云裳的话:为嘛一直催离婚啊,难道现在的情节不好看么?要顺其自然啊,定了他们的周六离的话,总也要等时间过去啊,周六之前,该发生的事还是要发生的嘛!你们这群坏银,都想虐封封!】

我们在结婚前遇见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