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他是猪油蒙了心还是受了郝雨欣的蛊

  “你认识?”季卉说。

“嗯,是秦国远的女儿,秦玲花,在军区当护士。”潘凤始说。

季卉立即问坐在前方的邵正勋,“正勋,你在部队见过这个姑娘没有?”

坐...

他是猪油蒙了心还是受了郝雨欣的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