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9 下不为例

  当年蓝柏青的成名案子,是帮助“武锋”赢了一场国际反倾销案的胜诉。

当时是美国那边告“武锋”,毕竟那是人家的主场,这种案子很少能够胜诉。

“武锋”也是重视,组了一个律师团,以蓝柏青为首席,过程虽然艰难,但在最终竟也是赢下来了。

有了这么个轰动的大案子,蓝柏青后来专心国内的诉讼,也都是驾轻就熟,鲜有败诉。

而周泽宇,更多的都是放在国内,他的成名战并不是这种国际大案子,而是一场收购案。

虽然从纸面上看,两人似乎是在金融诉讼方面比较专业,但是这不代表对刑事案件就菜,只是两人比较少涉猎而已,但其中打过的,也都是赢得漂亮。

这让魏占平这边儿的律师孙展鹏此刻胃痛的厉害。

“魏总,本来决定了要带两个律师,怎么又反悔了?”孙展鹏在魏占平的耳边低声咕哝。

《京都日报》当然养不起这么多律师,但是他们整个京都报业集团却是可以,做这一行儿的,怎么能少了律师保驾护航。

魏占平虽然脑子不如卫子戚好使,毕竟两人的层次不一样,站的高度不一样,可到底也是统领一家大报社的人,脑子再不好使也是聪明的。

一听孙展鹏这么问,再看他的脸色也不太对,脸色惨绿的跟食物中毒似的,便问道:“有问题?”

孙展鹏尴尬的咳了一声,虽说对方两个律师牛.逼吧,但是直接承认自己不是对手,也挺丢人。

但是这时候,必须要实话实说,免得影响了大局,这一点孙展鹏还是拿得住的。

所以,孙展鹏只能实话实说,“这两个律师,很厉害。”

魏占平听到孙展鹏的声音都颤了,心说这是这两个律师太厉害,还是孙展鹏心理素质太差?

要说孙展鹏也不是什么菜鸟了,在行业里也有些名气,不然《京都日报》也不会找他过来。

即使是报着必输的决心,也不能输得太惨啊!

可现在,孙展鹏这样儿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有多厉害?”魏占平还很是鄙视的问了句。

“这两个都是大神级的人物,你就是今天再带一个来,我们俩联手都赢不了其中的一个,你说有多厉害?”孙展鹏一瞧魏占平不是很上心,也有点儿鄙视,心说门外汉就是什么都不懂。

“真不要脸!”魏占平十分果断的骂了句。

这句话,孙展鹏一点儿都不怀疑是送给卫子戚的。

你说你那星光璀璨的律师团,随便拿出一个来就可以把他们秒了,结果你还拿出了俩!

亏他之前还担心带两个律师过来会把卫子戚惹毛了,这倒好,卫子戚做的可是干脆,自己先出了俩,这也太看得起他们了吧?

两名律师和一名助理都坐在了对面,贺元方也在旁边坐着。

这种事情,自然是要有他压阵的。

只是魏占平实在是有点儿被卫子戚的无.耻给恶心到了,对付他们竟然还出这么大的阵容,这是真要把他们往死里逼?

魏占平心里气,也不会全都吞下,多少也是要还回去一点儿。

所以,他笑呵呵的就讽刺了上去,“周律师,我们法务部跟你预约过,我记得你说过,你今天下午没时间的啊?”

在司法这方面,魏占平虽然是个外行,可是也记下了他们之前约好的律师是蓝柏青。

“是没时间啊!柏青已经先约了我嘛!”周泽宇一脸无辜又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周泽宇年轻啊,才三十五岁就在这行业里响当当了,偏生又长了张娃娃脸,早几年没成名的时候,没少骗过对手,让对手光是在他这张脸上就吃了不少亏。

现在这副无辜的表情摆出来,真是浑然天成。

魏占平心里却是泪流满面了,喷出的血赶紧往肚子里咽。

干律师的就是无.耻,一张嘴皮子利索啊,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可怜他一个拿笔头子的,让他写那可能还能战一战,可要让他说,真不是人家的对手。

关键是,他没有律师那么无.耻啊!

于是本来还能让他占点儿优势的嘲讽,立刻又被对方嘲了回来。

“魏总,既然都到齐了,那么咱们就说正事儿吧。”贺元方笑眯眯的说道。

魏占平看着,怎么都觉得他笑的就跟准备剥皮的狼似的。

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们的态度,贺先生我也已经跟你清楚地表明过了。”魏占平也不拖延,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便直接说道,“我们肯定是想要私下解决的。”

蓝柏青一点儿都不觉得这是个小案子,用不到他这把大刀,很有职业素质,态度端正认真。

“这是我们的条件。”蓝柏青也是干脆,直接把条件开出来,放到了魏占平的面前。

是早有准备啊!

魏占平心里唏嘘了一下,便认真的看了起来。

律师起草的东西,里面那自然是各种明细,一二三四五都列的清楚。

魏占平和孙展鹏一起看,看的细致。

看下来之后,卫子戚也只有两个要求。

第一,是他们公开道歉,这是魏占平早就料到的。

第二,就有点儿出乎意料了,卫子戚竟然要求他们赔偿五百万的名誉损失。

魏占平看着,张口结舌的。

京都报业集团倒也不是拿不出这些钱,毕竟都是集团了,多大的规模啊!

五百万对整个集团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大数儿,但是对于《京都日报》来说,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五百万能拿出来,但是这钱的数目很尴尬,他们能拿,但是数目也挺大。

这数儿拿出来,都可以开一家报社了。

而且,这钱肯定是要总部出的。

五百万拿来投资什么不好,为了庭外和解赔偿五百万,而且还是因为一篇报道,这冤不冤?

总部不可能放弃《京都日报》,但是对他这个老总,肯定是诸多不满了。

魏占平赶紧捅了捅孙展鹏。

孙展鹏面对这俩大神,现在都还有点儿哆嗦呢,面对一个他都有很大的心理压力,今天一挑二,回去估计都得有阴影。

孙展鹏干咳了一声,又喝了口咖啡,可是咖啡烫啊!

他现在已经够上火的了,喝口咖啡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完了,孙展鹏深吸一口气,才说:“你们这有点儿狮子大开口了吧!五百万?只是一条并不准确的新闻而已,庭外和解可不值这个钱。”

“我们这条新闻,其实并不足以构成诽谤吧?”孙展鹏大着胆子说。

“哦?”蓝柏青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便又甩出一叠文件来。

“诽谤罪,首先,《京都日报》未经查实,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直接污蔑我当事人出轨,这符合诽谤罪客观要件第一条。”蓝柏青说道。

“你们散布我当事人出轨的消息,在微博转发多达两万多条,并且现在还在持续增加,已经逼近三万,评论也已经有两万九千多条。这种传播力度,已经足够我们告你了。”

“另外,《京都财经周刊》和‘京都二三事’这个官微账号,均隶属于《京都日报》,‘京都二三事’在当日刷了五条属于我当事人的新闻,并受到大量的转发。同时,当晚《京都日报》也刊登了一条这样的信息。”

蓝柏青又把一份报纸丢了出来,就是那日发行的《京都日报》,新闻并不大,只有一个小标题,连个豆腐块儿都不算。

“《京都日报》旗下与本身多次捏造我当事人卫然出轨的事情,造成我当事人的人格以及名誉受到了严重损害。”蓝柏青顿了顿,“至于证据——”

蓝柏青又打开ipad,给他们展示微博评论的截图。

“全都在这儿了。”蓝柏青直接指给孙展鹏看。“这些评论,可都够难听的。”

“这一条条的,你们可都符合了。”蓝柏青笑笑,“就是不知道,你们刊登新闻的时候,有没有查实了?”

“据我所知,你们这些照片儿,是有人以匿名的形势,直接放到魏总的桌上。而就在收到照片儿的当天,你们公司旗下的‘京都二三事’账号,就在微博发布了该消息。”

“就是不知道,这短短的时间内,你们是怎么查证的,除了这些似是而非的照片儿,手里可有切实的证据?”蓝柏青微微笑着,自信的看着他们。

“你说,如果我们认真要告你,胜算是多少?”蓝柏青双手架在桌面上,十指交叉,“我这人一向都很谦虚,绝不把话说满,认真地对待每一场官司。所以,胜率就按百分之九十九算吧。”

孙展鹏的脸更绿了,这还叫谦虚,真是没人比你更谦虚了!

听蓝柏青前面儿的话,孙展鹏还觉得,不愧是大神,这思想觉悟就是高,面对虾米也要全力以赴,虽说这样让虾米很无奈,可是这就是大神的职业精神。

孙展鹏觉得,单是这一点精神,就值得他学习。

可谁知道,蓝柏青紧跟着就来了这么一句,孙展鹏心中把蓝柏青狠狠地鄙视了一把。

可是魏占平却是心中一抖,这要按蓝柏青这么说,他们还真是丁点儿胜算都无啊!

不管蓝柏青说的话有多少底气,是不是唬他们的,可是魏占平自己心里却是清楚地很。

那么点儿时间,哪能找到什么证据。

那照片儿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了,这要真找证据,就得重新派人全程跟踪,可这样的话,那时间上可就说不准了。

再说,他们收到照片儿的时候,卫然正在卫家呢,谁胆子那么大没事儿敢跑去监视卫家?

纵使是猜到了这照片儿的来源,可是他们也依然没有证据。

别看卫明厉在面对卫子戚的时候,好像显得挺白痴的。

可是真要放在外面,卫明厉也是能独当一面的,哪能给这些没节操的媒体抓住自己的把柄?

孙展鹏歪头看看魏占平,心里就有了数。

“我们需要商量一下。”孙展鹏沉声道。

“可以。”蓝柏青当即站了起来,周泽宇和贺元方也跟着站起,三人一起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和走廊隔着的是一大扇透明的窗户,窗户上安了百叶窗,不想让人看的时候,就把百叶窗拉下来。

不过里面魏占平两人没有拉下百叶窗,只是两人背过了身去,让外面的人透过窗户也看不到两人的脸,至于他们谈论事情时候的表情,那就更看不到了。

只是单看两人的背影,也挺沉重的。

过了会儿,孙展鹏走了过来,将会议室的门打开。

蓝柏青三人便又重新进去。

贺元方这边儿谁也没说话,孙展鹏开口道:“我们同意和解,但是价钱的问题,我们做不了主,需要回去请示一下。”

这请示,自然是要向总部请示了,即使总部让报社自己把钱拿出来,那也得等总部放话。

“当然。”贺元方仍是一副笑笑的表情,只是这一次眉开眼笑的,心情似乎格外不错。

废话,他当然不错了!刚敲了五百万呢!

虽说这还不是最终的定数,但是魏占平的心情却怎么也好不了。

只是魏占平和孙展鹏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贺元方“呵呵”了两声。

这两天,贺元方“呵呵”的着实有点儿多,弄得魏占平一听到“呵呵”,就想骂娘。

这头还没来得及回呢,耳边就又传来贺元方体贴关照的声音,“魏总,别忘了我说的诚意,诚意啊!道歉的诚意很重要。”

魏占平可算是明白,那天贺元方为什么这么说了。

这摆明了就是趁火打劫啊!

“呵呵!”这一回,是魏占平呵呵的,而且呵呵的特别重。

……

……

就这么过了一个星期,陆南希把卫然的课本都送来了,里面五颜六色的画着重点,学校的课自然是停了,就等着考试了。

各个学院,各个专业的考试,时间都要错开,今天你考,明天他考。

所以考试期内,时间倒是很宽松的。

卫然虽然这学期没怎么学吧,但是重点都在,她照着背也就行了。

又有卫子戚这边儿给打着招呼,就算没有专业代课的给划重点,学校那边儿也得给她单独画画。

要不是直接给试卷让她开卷考实在是不合适,校方也不介意这么做。

对于卫家的少奶奶,在乎的不就是最后一张文凭吗?过程不重要,校方是这么想的,自然也不会多加刁难。

卫然虽然说是被这么多事儿给耽搁了没去学校上课,平时上课的时候也挺认真,但真要说她也不怎么在乎学校的课。

这些东西,除了基础知识以外,真要是做起了本专业的工作,学校学的还真是不怎么用的上的,工作起来,需要的是更多的实践,更多的灵活。

尔虞我诈,交际人脉什么的,那也都是经验积累起来的附加属性。

所以,卫然还真没怎么跟书本较真儿。

只是为了不挂科,她才背的相当用功。

虽说一直以来上的都是“稷下学府”这样的名校,但是凭自己的能力就能考入A大,这就说明卫然的脑筋是十分不错的。

背起理论知识来,也没什么障碍。

卫子戚的伤也是日见好转,这也让他的精神也越来越好。

两人一直住在卫宅,也没有搬回到“七号院”去。

卫然也是怕林秋叶担心卫子戚的伤,反正两人现在住在这里也挺好的,人多,热闹。

只是卫子戚的精神好了,就总骚.扰她,让她无法安心背书。

客厅里有小莲她们进进出出的忙活着,卫然和卫子戚又是难得有点儿太平日子,便自然是一起在卧室里了。

卫然是想着,自己边背书边陪他嘛!

可卫子戚显然不是这么想的,看着卫然在自己眼前,他不碰碰就难受。

原本,卫然是图舒服,也是因为卫子戚的要求,要她陪着他,所以她也就没多想,跟卫子戚一起并排的坐在床.上,背倚着床头,多惬意啊!

可是惬意了没多久,卫子戚的手就摸上来了,从她的腰一路往上,直达那软软的目标。

这下,卫然哪还能背的下去,就连淡定都做不到了。

双手一阵无力,课本就“啪”的落在了自己的腿上。

卫子戚接着就欺过来了,对着她的嘴就是一通狂吻。

根本就没什么温柔的磨蹭啊,循序渐进的探入啊,直接如狂风一般的卷过来,吻得那叫一个密不透气,把她的身子使劲儿的往自己的怀里揉。

卫然只能无力的应着,那张小脸儿软软的往后靠,直接就把颈前的曲线也给露了出来,给他行了方便。

有了这教训,卫然哪还敢跟他这么一块儿挨着?

卫子戚再三的保证,“我保证不碰你了还不行吗?就这一次,我没忍住,你看,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卫子戚这么一说,卫然就犹豫了。

她心软啊,架不住这男人这么央求,那张被他吻得通红的双唇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可你不许再这样打扰我了,我要是挂了科可怎么办。”

“我保证,保证。”卫子戚赶紧说。

卫然也是没办法,这男人原本还怨念自己的伤怎么还没好,现在伤好了一半儿,他的春天好像一下子就降临了,开始充分利用了自己受伤的优势。

-----------------------------------------------------

049 下不为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