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9 想法这么与众不同

  解决了护卫,武立东带着四名保镖直冲进屋里。

二长老还在书房,他只知道有人冲过来了,尚不知道是谁,是什么目的,按照护卫们的建议,在书房内躲着。

“砰”的一声,武立东一脚踹开书房的大门。

二长老本来坐着就紧张,不知道他到底要在书房里躲到什么时候,这踹门的巨响吓了他一跳。

他立马跳了起来,指着武立东,怒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作为贺元方的左右手,武立东在二长老眼里是小人物,他自然不认得。

武立东压根儿就不跟他废话,直接说:“带走!”

对付二长老这么个老头子,也不需要多少人,两名保镖一人一个,就把他架了出去。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你们是谁?人呢?护卫!护卫!”二长老被两名保镖架出去,还一面叫嚣着。

本来被保镖丢出去的两名护卫还不放心的留在门口,可听到二长老叫唤,生怕他怪罪,立马一溜烟儿的跑了。

武立东将炸弹丢到书房的地上,便跟着出去了。

“带上车,绕到十长老的院子。”武立东说道。

武立东看都不看他,让手下开着车就走。

在车子驶远了二长老的院子,不会被爆炸波及后,武立东才按下了遥控的按钮。

“砰!”

巨大的火球从院中喷出,带着浓黑的滚滚硝烟。

青色的石墙,砖瓦和木墙都被炸得冲天乱飞,爆炸的余波甚至将院子四周相邻的建筑都炸毁了一半。

武立东坐在副驾驶,透过后视镜看向后面的浓烟滚滚,却绝万分畅快。

二长老听到爆炸声回头,爆炸而出的火红火球映红了他的脸。

他一口气卡在嗓子眼儿,瞪大了眼,也说不出现在是愤怒,还是不敢置信。

二长老哆嗦着,说道:“你们到底是谁!你们……你们竟然——”

他话还没说完,就觉得汽车又减速了。

定睛一看,车子正路过十长老的院子。

二长老突然记起刚才武立东的话,他还来不及开口,武立东就把炸弹丢进了十长老的院子。

武立东甚至都没下车,只是按下车窗,像送报工投递报纸一样把炸弹投了出去。

等车子驶远,身后又是一声“砰”的巨响。

十长老的院子也在爆炸中碎的渣都不剩。

“你们到底是谁,敢来我长老院撒野,反了你们了!我卫家不会善罢甘休的!”二长老仍然高声的吆喝着。

他眼睛都红了,不住的颤抖,武立东侧头看一看,真担心他会不会突然中风。

二长老心疼啊,各自的书房内都放着不少重要的文件,更别说那些价值连城的摆设了。

他们平时没什么事儿干,就好摆弄那些古董瓷碗,名人字画儿,翡翠玉石什么的。

像十长老,就特别好这些石头,什么翡翠啊,和田玉啊,羊脂白玉啊,昆仑玉啊,什么都买。

翡翠雕的白菜,羊脂白玉和昆仑玉制的围棋,和田玉的佛珠。

这么一炸,真是什么都没了!

在武立东他们闯入二长老的院子的时候,三长老正在院子里踱步,时而走到门口,伸着脖子往外瞅,想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突然,他听到一声爆炸,二长老院子的方向冒出了滚滚的黑烟。

“怎么回事?”三长老脸色大变,望着那滚滚的浓烟,显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一点儿也不见了往日的自信与嚣张。

护卫通过对讲机与其他人联络,由于人手不足,他们必须赶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说完,东边儿又是一声爆炸,浓烟冲天。

护卫咬咬牙,便冲了出去。

“回来!你们要在这儿保护我!”突来的变故,让三长老彻底慌了神儿。

护卫也迟疑了,“这……那是二长老和十长老的院子,十长老那儿现在没人,二长老那儿的护卫没有回音,我们必须要去看一看。”

“你们走了,谁来保护我?”三长老怒道。

护卫一听,只得对同伴说:“你留在这儿,我去看看!”

同伴点点头。

护卫走了没多久,另一组保镖人马便开车到达。

他们冲下车,动作极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护卫甚至都没反应过来,连架势都没摆开,就被保镖揍晕了。

保镖掏出手铐,将护卫的手反手铐在背后,便将护卫丢进了后备箱。

三长老惊惧的往后倒退,“你们是什么人!”

保镖二话不说,抓着三长老就把他塞进了车里。

“你们干什么!”三长老恐惧的声音发抖,“你们是谁……谁派来的!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保镖还是不吭声,等到同伴上车,便立即开走。

“丢好了?”一人问道。

“好了。”另一人回答。

三长老听得一怔一怔的,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直到车开远了,三长老听到后面的巨响,才知道他们说的是“炸弹丢好了?”

“丢好了。”

然后,他的院子就成了飞灰。

三长老的肝儿都随着那爆炸一下下儿的颤着,简直是撕心裂肺的大吼:“你们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人!”

保镖也没想到,三长老竟是被他们逼得破口大骂。

看来,是真的把他给逼急了。

这种情形,一直延续到九长老的院子。

所有的长老都骂骂咧咧的,但是保镖都全部采取不开口,不解释,不客气的三不原则。

去了破门而入,架着长老就塞进车里,丢下炸弹就把院子炸翻。

大长老刚听到第一声爆炸的响声的时候,脸如装了弹簧一般迅速的弹到爆炸传来的方向,就看到二长老的房子炸的不停地冒着黑烟。

他没想到,卫子戚真的敢这么做!

从长老团成立以来,经过了这么多代,还从来没有人敢强闯进长老院来,更别说炸了长老院了!

大长老猛然转向卫子戚,大怒的爆喝:“卫子戚,你发什么疯!我告诉你,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一定要报告上去,你就等着接受整个家族的讨伐吧!”

“你今天,就算是炸了整个长老院——”大长老话还没说完,就被爆炸声截断。

那一声声的“砰!砰!砰!”此起彼伏,就像庆典的烟火。

这边响起那边响,这边落下那边开花。

就在这同一时间,爆炸声如放炮一般的,在长老院的四处响起。

紧接着,便是伴随着爆炸而来的浓烟冲天。

粗粗黑黑的烟柱从四面八方的升起,因为离着二长老的院子近,在这里也能闻到刺鼻的烟火味道。

随着爆炸的声响,地面都在震动。

大长老的眼睛被爆炸的火光映红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如赘梦中一样,完全不相信长老院就这么被炸了。

他们这些长老的房子,全都被炸了。

透过硝烟上升的位置,他很快就判断出位置。

其实长老院里,除了进门时的正殿,和小卫宗祠,以及文成阁之外,大部分就都被长老团的住宅占据。

住宅豪华,带着花园水塘,里里外外的屋子,每一个院子都像一个小型的园林,抵得上古时王侯高.官的房子了。

所这么一炸,几乎就是把长老院给炸清了。

“就算是炸了整个长老院又怎么了?”卫子戚冷笑,“现在我还就炸了,你说,能怎么了?”

“卫子戚!你……你这个胆大包天的东西!”大长老气疯了,“亏我还一直很看好你,觉得这一代,就你最适合当家主!”

“不用你看好,你才只是看好我就逼我离婚,那要是你支持我当家主,难不成还要逼我断绝父子母子关系吗?”卫子戚冷笑,“嘁!大长老,你太客气了,我还真不需要你看好我。”

“说起来,你也这么大年纪了,我爸还没当上家主呢,等轮到我,还不知道要多少年以后。那时候,估计你早入土了,难不成还要借尸还魂回来支持我?”

“你……你……”大长老气啊,也心痛。

他是真的看好卫子戚,想要支持他。

可如今,卫子戚却对他说出这种话!

“卫子戚,你以为把长老院炸了,就等于是废了长老团?你做梦!”大长老怒道,“长老院不在,可我们长老团还在!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你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把你逐出卫家都是轻的!”大长老气的哆嗦。

卫子戚斜眼看着他,摇摇头,说道:“你们这些人,可够有意思的啊!不由分说把我老婆抓来逼着我们离婚,她不离你们就把她关在黑漆漆不见光的地下,也不给饭吃,把她的脸都打肿成什么样儿了。现在脖子上都还带着勒痕,差点儿都把她掐死了。”

听到卫子戚的话,先前没有去参与救卫然的行动,而是按照卫子戚的吩咐直接来到了这里的人,脸色都变了。

谁也没想到,卫然的遭遇。

怪不得卫子戚要气的炸掉长老院!

“我来救我老婆,你说你们不道歉,还要把我逐出卫家?你们伤我老婆,我炸了长老院,咱们扯平,别整的跟个受害者似的,有意思没意思。”

“就你们那脑子,回头我把你们都送到楚家的医院去,开了瓢看看里面到底都是什么构造,想法这么与众不同。”卫子戚懒洋洋地说。

“卫子戚,你这是在拿你的前途,拿你爸的前途开玩笑!”大长老怒道,“你爸还没当上家主呢!因为你的所作所为,你爸本来是机会最大的人,现在也全毁了!”

“行了吧,别跟我来这一套,威胁我?威胁我有用,我还会炸你的长老院?当家主又不是你说的算的,你跟着嚎嚎什么?有本事你去跟姬显先生说,我不让卫明毫当家主,你看姬显先生不把你当白痴轰出来!”

“自个儿什么身份什么位置搞不清楚,还跑来管我的闲事儿!”卫子戚不屑的说道,“还要脸面的,就闭上嘴。我现在一肚子火都还憋着,你以为炸炸长老院就算完事儿了?”

“你再说话,我剩下的火儿可就不憋了。”卫子戚狞笑了一下。

大长老还真是被他吓唬住了。

这没撒完火儿都能把长老院给炸了,万一真被惹毛了,他还能干出什么事儿来?

他现在才算是真明白了,卫明毫好歹还算是有点儿理智,能忍,不用怕他会做出过激的事情来。

可卫子戚才不管这些,卫然可以算是他的软肋。

他们手里有卫然,他不敢轻举妄动。

可一旦这个威胁没了,卫子戚就毫无顾忌的开始肆意破坏。

他才不管你是谁,有多大的影响力,疯完了再说。

这时,被分派出去炸房子的保镖们也都几乎在同一个时间点儿回来了。

保镖们带着抓来的长老,其中还包括站在卫明毫那边的四长老,五长老,和七长老。

八长老和十二长老也是支持卫明毫的,只是因为看不惯大长老等人的做法,早在之前便自行离开。

他们三个,也是这些长老中最安静的,一句话都不说。

一直在骂骂咧咧叫嚣的,就只有支持卫明厉的那些长老。

而卫明厉和卫子霖,此时却不在这些人当中。

“戚少,霖少带着卫明厉和田芳羽走了。”贺元方低声说道。

卫子戚点点头,“走吧,当着子霖的面儿,有些事情也不好办。”

当被抓过来的众位长老看到卫子戚的时候,立即便什么都明白了。

看来,卫子戚是找到卫然了,然后跟他们算账来了!

二长老的表情异常的难看,他见过不讲理的,没见过像卫子戚这么不讲理的。

就为了给他老婆出气,就把长老院都给炸了,连商量都不商量!

“四长老,五长老,七长老。”卫子戚叫道。

三人均有些愧对卫子戚,他们虽然支持卫明毫,却也是寡不敌众。

如果除却一直以来都保持中立的大长老、二长老、和十二长老,那么他们和卫明厉那一派也是势均力敌的,投票表决的时候,卫明毫的票数也只会比卫明厉多一票。

可是因为大长老和二长老此次都选择站在卫明厉的一方,而十长老又早不管事,投票时从不出现,即使长老团内投票的次数其实也不多。

这一次也是多年来的头一遭,所以大长老就权当十长老弃权了。

如此一来,结果便底定了,他们即使抗议也是无效。

但尽管如此,三人还是觉得心中有愧,而八长老和十二长老更是因此负气离开。

所以卫子戚叫他们,他们却没脸见他。

所以他们的房子,炸了也就炸了,就当是给卫子戚撒撒气好了。

他们并不知道卫然所受的皮肉之苦,只是觉得,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光是被关在那黑漆漆的地底下,就已经够可怜的了。

她一个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得多害怕?

“四长老,我都听我爸妈说了,昨天他们被骗过来,你对他们也多有照顾。”卫子戚说道,“五长老,七长老,你们一向是站在我爸这边儿的。”

“这次的事情,你们寡不敌众,我懂。”卫子戚说道。

卫子戚的话,让三位长老都吃了一惊。

谁也没想到,卫子戚也有这么讲道理,这么善解人意的时候。

“不过我妻子受了苦,也是事实。被抓来这儿,一天一夜都没吃饭,脸被打的不成人样儿了,还差点儿被卫明厉掐死,现在脖子上都还带着紫色的淤痕。”

“我爸信任你们,你们却没有稍稍的保护她一下,照顾她一下,我很失望,也很气愤。”卫子戚冷声道,“不过把你们院子炸了,这事儿也就算扯平了。”

卫子戚也不是真疯的厉害。

三位长老没有帮着卫然,他气。

可除此之外,他也不会再难为他们什么,不必再为自己添对手。

至于大长老和二长老,这两个直接参与人,他是怎样都不会放过的。

三位长老都点了点头,四长老卫光正说道:“炸吧,那些都是身外之物。只是,我们真的不知道卫然受了这么多苦。”

“我们只以为他是被关着,我们想去看她,也被拦在外面儿,这件事,大长老已经明白说了,我们没有插手的余地。”

卫子戚点头。

大长老突然愤怒的说道:“卫光正,你什么意思!你是公然站在卫子戚那儿了?你是长老,不是他的下属!”

“什么意思?长老团这个机制,还有这些年的事情,我早就看不惯了。今天在这儿,我能把话说明白,也就是不在乎了!”

“大长老,你也不想想,老十多年不参与长老团内的事情,是为了什么?你觉得长老团,还是当初的长老团吗?”

四长老卫光正缓缓的摇头,“不是了,早就变味儿了!就从你们竟然去为难一个小姑娘,这长老团就不配存在!”

“明毫说得对,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凭什么去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让卫然跟子戚离了婚,就真的对卫家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卫然的新闻,就真的给卫家造成了伤害?”

“没错,起初我们也有这层担忧,可是现在卫然的新闻早就被叶念安的新闻给压下去了,没人再去在乎卫然的事情,可你们还是不放了她,虐待她。你们的出发点已经变了!”

-----------------------------------------------------

摆个碗,求客户端投月票~

029 想法这么与众不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