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49 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啊?

  晚上卫子戚回家的时候,进到客厅,又没找到卫然的人,便又回到厨房,以为卫然又像昨天一样,跟着赵婶儿学做菜。

可隔着厨房的玻璃门,看到里面就只有赵婶儿一个人。

他推开门,里面便是“轰轰”的抽油烟机抽风的声音。

“先生,你回来啦!”赵婶儿立即叫道。

卫子戚点点头,问道:“卫然呢?”

“夫人正在卧室收拾东西呢!”赵婶儿带着笑回答。

可卫子戚却误会了赵婶儿的话,以为卫然又哪根筋儿搭错了,也不知道又胡思乱想到了什么,又要离家出走。

他的脸倏地沉了下来,严厉的濒临疯乱的样子,吓得赵婶儿立即收了声,笑容也收了起来。

她紧张的瑟瑟发抖,突然觉得抽油烟机抽的风都变得那么冷,就连炒菜的油烟都不热了。

卫子戚立即转身,带着风雨欲来的暴怒神色往卧室走。

赵婶儿跟到厨房门口,小心翼翼的把厨房的门关上,只求这新婚的小俩口打架,不要波及她才好。

心想着,昨天俩人还好好的,卫然还亲自下厨学做菜,给卫子戚吃,两人一副浓情蜜意的样子。

怎么今天就又翻了天,说变就变了。

而且,她觉得卫然也没做什么值得卫子戚生气的事儿啊!

她不就是说了句,卫然在收拾东西吗?

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卫子戚怎么就突然变得那么生气。

卫子戚往卧室走的路上,就越来越怒,到了卧室,就已经接近狂怒了。

他愤怒的冲进卧室,就看到卫然正弯着腰,再把什么东西放进包里。

看来,也是才开始收拾,所以卧室里也没少多少东西。

至少也没见卫然把衣服什么的都拿出来。

他直接大步上前,只几步便走到了卫然的身后。

他不由分说,便攥着卫然的手腕,将她拉起来往回扯。

卫然被扯得身子一转,摇摇晃晃的站不稳,差一点儿就扑进了卫子戚的怀里。

幸亏她及时的稳住身子,诧异的抬头看向卫子戚,便见到他那张暴怒的,仿佛被背叛的脸。

“你干什么啊?”卫然不解的问。

“我倒要问你,你这是在干什么?”卫子戚冷着声,咬牙切齿的问。

“收拾东西啊!”卫然回答,奇怪的看着卫子戚,“你怎么了?”

卫子戚瞥了眼床.上的挎包,挎包就是平常会背的那种,只是更大一些,喜欢装很多东西,或者做短途旅行的女人,都很爱这种尺寸的包。

“你收拾东西去哪儿?”卫子戚冷声问。

卫然这才了解到,卫子戚是误会了。

他使劲的攥着她的手腕,把她的手腕攥的疼。

卫然眉头皱起来,疼得声音发紧,“你先放开我,你把我攥疼了。”

“说,你收拾东西去哪儿?”卫子戚不松手,坚持要得到答案。

卫然挣扎了几下,仍是抵不过他的力气,也知道这样没用。

不得到答案,他是不会松开她的。

卫然强忍着疼,说道:“我不是跟你说,我下周一就要去学校报到,开始军训了吗?今天已经周五了,我这两天收拾收拾,免得星期天再收拾,又忘这忘那的!”

闻言,卫子戚手上的力道松了松,但仍是握着她不放,不过至少没那么疼了。

他又瞥了眼挎包,发现里面放着纸巾,湿巾,防晒喷雾,保温杯,遮阳的草帽,太阳伞,还有手持的电动小风扇。

卫然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说道:“还有些东西,我这几天断断续续的补充。”

卫子戚一瞧,这确实不是离家出走的装备,真是为军训准备的,才知道自己是误会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那么神经质,只听赵婶儿说了那么一句,就往最坏的方面想了。

许是今天,卫然跟齐承积见面,他表面好像是信心十足,一点儿也不在意的样子,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这份儿紧张,他一直压在心底封了箱,没有表现出来,哪怕是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心底里潜在的紧张。

直到回来后,听到赵婶儿说的话,他心底里的紧张才想爆竹一样,突然“噼里啪啦”的点燃了,爆发了。

卫子戚终于松开她的手腕,她的肌肤敏.感,特别容易留淤青。

就被他握了这么一下,她的手腕立即就开始转青了,看那颜色那么吓人,好像刚刚受到了虐打。

卫子戚明知道她的皮肤就是这种容易淤青的类型,可是看着自己在她的手腕上留下的淤青,还是那么触目惊心,不自禁的心疼。

他又执起她的手腕,这次力道极轻,像是捧着泡沫一样,生怕稍微用一点儿力气,就把泡沫捏碎了。

他低着头,拇指在她手腕的淤青上轻轻地摩挲。

卫然偷瞧着他,他低垂着眼,目光被浓密的睫毛掩住,那么好看。

“你是怕我离家出走,所以才这么着急?”卫然明白了他的愤怒,便不禁问,“可是我们俩之间又没吵架闹别扭,我无缘无故的,又离家做什么?你怎么会这么想?”

卫子戚抿着唇,半天,才说:“你今天不是跟齐承积见面了吗?我怎么知道他没有用花言巧语把你骗了?”

“我就那么好骗吗?”卫然有些来气,“跟他见一面,我就能被他说走的话,那么婚礼那晚,我就直接跟他走了!他可是提出,要把我带走,并且能好好的保护我的!”

卫子戚紧咬着牙关,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什么。

他只是不停地轻轻地揉着她手上的伤,珍重的样子,让卫然不自禁的说:“你别揉了,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皮肤就是这种容易留伤的类型。”

“再说了,刚才我就喊疼,让你放手,你怎么就不放呢?”卫然反问。

卫子戚突然轻笑,“你现在嘴巴可真厉害。”

卫然心里一惊,又是这种嘲弄的笑。

她心里有些难受,可仔细一看,又觉得他的笑容好像有些不同。

他真正嘲弄的时候,嘴角要更弯一些,弧度也更锐利。

可是现在,他的笑显得挺柔和,应该只是打趣她吧!

“你怎么生那么大的气?”卫然看着他,轻声问,“以为我要离家,就气成了那样。着急上火的,到底是为什么啊?”

卫然大着胆子,试探的说:“看你那样子,不只是生气,还挺紧张的。”

卫子戚原本正揉着她的淤青,突然就停住了动作,表情变得特别不自然。

他突然冷嗤一声,这“嗤”声粗粗的,就像是不好意思,故意用这种表现来掩盖似的。

卫子戚把头一偏,不去看她,脸颊却可疑的有些微红。

卫然像发现奇迹似的,惊奇的微张着嘴巴,一直盯着卫子戚脸上那不甚明显的红晕。

她怀疑的挤了挤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可她刚刚挤完,睁开眼睛,卫子戚就迅速恢复了正常,让卫然直怀疑真是自己眼花,一时的错觉。

卫子戚“嗤”了一声,镇定着声音说:“让人知道我老婆新婚就离家出走,我的脸往哪儿搁?”

卫然失望地低下头,轻轻地颤着睫毛。

她真后悔,自己就不该抱着希望。

“你也不想想,明知道这个时间正好是你回家的时候,我却选在这个时间收拾东西要离开,这不是正好会被你抓个正着吗?我有这么傻吗?”卫然闷声闷气的说。

卫子戚一滞,趁卫然低着头看不见,他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

他刚才也真是气急了,急疯了,连这一茬儿都忘了,就这么气急败坏的跑过来,生怕她跑了。

现在被卫然这么说出来,可真够没面子的。

“咳!”卫子戚干咳一声,“今天事儿太多,我脑子有点儿糊!”

卫然笑笑,把挎包放回到衣橱里,“走吧,估摸着要吃饭了,我回头再收拾。”

一边走着,卫然还一边咕哝,“我真要走,也不会带这么点儿东西啊!这样在外面,要怎么生活。”

卫子戚听着,也忍不住的微笑。

突然,卫然抬头,眼角睨着他。

卫子戚被她这眼神儿看的,可真是够勾心的。

她睨着他的小模样儿,特别的娇.媚。

估计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动作会有这种效果。

“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啊?”卫然突然问。

卫子戚差点儿被口水呛到,急忙整了整神色,努力地朝卫然露出嘲弄的笑。

可却发现,这一回他真想这么笑的时候,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嘴角颤抖着,就像是面部协调不良。

卫然终于忍不住,甚至连微笑都做不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赶忙用手捂住嘴巴,就怕自己笑的太过了,卫子戚真的恼羞成怒。

赵婶儿把菜端上桌,正好就看见卫然笑眯眯的走出来了。

卫子戚虽然僵着一张脸,可怎么看也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反倒像是尴尬。

赵婶儿真是被他们给弄迷糊了,现在的小年轻真是奇怪,前一秒还能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吵架,可立马就又和好了。

这样成天吵吵闹闹的,真不太平。

赵婶儿把菜都摆好,便收拾东西走了。

卫然坐下后,便主动解释,“今天跟齐承积见面,回来的有点儿晚,准备晚饭也来不及。而且,我才刚开始学,会做的就那一点儿,便让赵婶儿准备了。”

“你跟他见面,怎么样?”卫子戚状似不知的问。

“也没什么,他承认是他做的,也保证了以后绝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其余的,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卫然简略的说道。

卫子戚没再多说,说多了,就好像是在说齐承积的坏话似的。

“对了,明后天,找天回家一趟吧!我下周一就要去学校了,可能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时间回家了。趁着去学校之前,回家看看。”卫然说道。

“那就明天吧!”卫子戚说。

……

……

第二天,卫子戚就带着卫然回了卫宅。

因为事先跟家里说过,所以林秋叶和卫明毫都在家。

也不知道是走漏了风声,还是真那么巧,卫明厉和卫立清两家人也都来了。

这一次,还带着他们的儿子。

卫明厉的儿子卫子霖,卫立清的儿子卫子哲,子字辈分别排行老二和老三。

原本,卫子哲因为卫立清庶出的关系,是排不了子字辈的。

可是因为卫立清现在的身份不同,是姬显先生的学生,所以卫子哲便被同意,归为子字辈中。

小莲刚给卫子戚和卫然打开门,没立刻让两人进去,而是小声提醒,“少爷,小姐,二先生和三先生一家子都来了!”

卫子戚立即挑高了眉毛,原本的好心情被这消息打的没剩多少了。

卫然也叹了口气,本来想着回来,只是放松的跟林秋叶闲聊,可谁知竟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怎么这么巧,我们今天回来,他们也跟着来了?”卫子戚不禁不悦的问。

小莲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昨天夫人接到小姐的电.话,可高兴了,吩咐厨子去买了好多东西回来做。结果今天,二先生和三先生一家搞突然袭击,夫人的脸也明显的耷拉了下来,看着可不开心了。”

“家里面,应该是没有人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小莲说道。

卫子戚点点头,小莲便让开了位置,在前面快步的走着,到了客厅的时候,卫然和卫子戚还没到。

只听到小莲在客厅里,扬着开心的声音说:“先生,夫人,是少爷和小姐回来了!”

小莲明显的,也是想让林秋叶高兴。

果不其然,原本林秋叶还是兴致缺缺的样子,脸上即使挂着笑,也是做样子居多。

林秋叶忙站起来,就往门口走。

还没出客厅,便在中途遇上了正进来的卫子戚和卫然。

“爸,妈!”卫然开心的叫道。

“小然啊,快让我看看!”林秋叶拉着卫然的手,打量着卫然,“不错不错,脸色越来越好了。”

林秋叶拉着他们来到沙发前,沙发都被卫明厉和卫立清两家人给坐满了,于是小莲又搬了两把椅子来,让卫子戚和卫然坐。

在坐下前,卫然先礼貌的打了声招呼:“二叔,二婶,三叔,三婶。”

“呵呵,我们也没想到你们今天会回来,这么一个大部队过来,打扰你们了啊!”李香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不过这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啊!本来你们结婚以后,我们就没能好好的聚聚,正好今天竟然就成了,一大家子都聚在一起!”田芳羽说道。

“小然,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子霖和子哲。”林秋叶说道。

卫然立即便看向了那两名年轻人。

卫子霖不像卫子戚长的那么漂亮,是属于清秀的帅气,显然是遗传了田芳羽而非卫明厉。

因为卫明厉人如其名,脸长的特别刚毅。

至于卫子哲,现在还在上大学,脸上还没褪去青涩,气质有点儿像当年的齐承积。

对于卫子哲,卫然虽谈不上熟悉,可是也没有忘记他的长相。

因为两人的年纪相差不算太远,卫然进入“稷下学府”的时候,卫子哲尚未毕业。

而卫子哲连当过几次学生代表,上台讲过话,所以卫然对他还是印象挺深的。

至于卫子霖,因为早就从“稷下学府”毕了业,而且因为两人岁数相差挺大,又不怎么来往。

只在多年前见过一面,对于卫子霖,卫然反倒是没什么印象。

“二哥,三哥。”卫然依次叫道。

“没想到啊!记得我当初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丫头片子呢,这就长大了,还嫁人了。”卫子霖笑道,他自嘲的摇摇头,“弄得我感觉自己瞬间就老了。”

这句玩笑话没什么恶意,而且卫子霖的表情也逗趣,便引得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

卫然立即便对卫子霖产生了好感,知道他对她没有敌意,甚至还带着善意。

莫名的,就觉得卫子霖恐怕是在用行动默默地为自己父亲的行为道歉。

“你啊,既然觉得老,还不赶快带回个女朋友给我们看看!你大哥都结婚了,你俩也差不了几岁,你还单着呢!”田芳羽趁机说道。

卫子霖只是笑笑的,也不说话。

“既然你们也来了,人都这么齐,上次的事情还没完,这次就好好说道说道吧!”卫明厉严厉的开口,才刚刚被卫子霖缓和的气氛,便被卫明厉轻易地打破了。

卫子霖脸上的笑也挂不住了,一脸的尴尬。

要不是沙发都被坐满了,他真想往旁边靠一靠,离卫明厉远点儿。

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他整天跟着搀合什么!

可偏偏,卫子霖又不能说。

卫明毫本来心里就不高兴,听卫明厉这么说,心里更是憋着气。

他终于忍不住,沉声道:“明厉,不管怎么说,我这个大哥还在这儿!这两个孩子今天回家来看看,非要拿这种已经过去的事情来烦他们吗?”

“再说了,这事情,我已经教训过他们了!他们是我们家的孩子,不管做得多不对,都有我们来管教,你管的有点儿太多了!”卫明毫毫不客气的直说道。

-----------------------------------------------------

前一阵子因为太累了,更新有点晚,今天起努力恢复到九点以前更新啊,不过也有可能会偶尔晚一下,么么~

149 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