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0章 真敏感!

  褚梦蝶笑,“自然,因为你爱我,你的心底,一直一直,都有我!”

说完,女人的手指抚上男人的胸口位置,指尖挑开男人的一个纽扣,温热的小手就势窜了进去——

“牧白,我知道当年我不该抛下你一走了之,但是我心底也有苦衷,不要这么对我,好么?”

男人迷离着双眼看向女人精致的脸,一把抓住在他胸口肆意的小手,“你的意思是,犯了错的人,也可以得到原谅?”

褚梦蝶看了他一眼,红润的嘴唇凑近男人的唇,深深的吻住……

再一点点的下移,吻向男人的下巴,脖子,还有那突起的喉结……

听见男人略微加重的喘息,她停住,勾起唇角笑得如花,“牧白,看到没有,你的身体,已经原谅了我,不是么?”

……

秦暖出来找牧宇森时,男人正在走廊尽头抽烟。

他的身量笔直,身形颀长,整个人长身玉立的站在那里,走廊柔和的灯光打在男人的身上,让他衬得虚幻朦胧,看着很不真实。

秦暖呼出一口气,犹豫许久,还是向着男人走了过去。

牧宇森是背对着秦暖站着的,但秦暖从走廊拐过来时,他已经从玻璃窗的倒影上看到了她。

但他没有回头。

“牧先生……”

随着一个轻柔悦耳的声音响起,玻璃窗上映出的人影,人影的身子微微前倾,神情带着点儿探究,单薄的身形在他的瞳孔里勾出一抹楚楚动人之态。

牧宇森转过头,看了秦暖一眼,薄唇弯起,“以后可以喊我阿森!”

秦暖一怔,想起之前房间里的那个深吻,脸上微红,正不知所措间,却看到男人突然伸手将手中烟蒂湮灭,开始……

开始解自己的西装纽扣……

“你……你做什么……”

秦暖下意识的后退,刚退了两步男人一把拉住她,“躲什么躲?我那么可怕?”

秦暖愣住,而男人已经脱掉西装外套,一只手一甩,套在了她的身上……

秦暖:“……”

牧宇森对她此时的表情很是满意,伸手将西装衣领往里拢了拢,温凉的指尖滑过她脖颈间温柔的肌肤,让她脖子不由自主的一缩。

“真敏感!”说完,牧宇森松开手,后退了半步,与她拉开了一段距离。

“饿吗?”他问她。

秦暖刚想摇头,他又道,“你是让我拖着你走,还是你自己走?”

秦暖:“……”

……

褚落夕拿起手边的手机看了一眼,已经将近十点,那个男人,还是没有来。

换句话说,他已经不会来了。

很想打个电-话过去,质问一句原因,但最终她没有。

他不喜欢她过问他太多的事情,事实上,是不喜欢任何人去过问。

她如此了解他,所以才能在他身边这么多年。

放下手机,心底掠过一丝哀伤,睫毛微颤间,一束百合被送至她的眼前,她一怔,转过头来,笑意还未浮上眼角时,已经如秋叶般凋落。

她在心底拿捏着一口气,伸手接过百合,放在鼻息间闻了闻,然后对着男人勾唇一笑,“谢谢,很漂亮!”

第30章 真敏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