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8章 别怕,你还有我!

  下午三点,艳阳高照,但是树影和花影却已经有了偏移,枝枝叶叶,交相辉映。

后院,牧白的手抚在一多玫瑰花上,之间被花藤扎上,血珠凝成漂亮的红豆,刺得他眼睛疼。

“八年前,我去S市读高中,高二,三月份,爸爸将房子翻修,我并不知情……暑假回来,这里已经变了模样……”

手指扯下一朵玫瑰,攥在掌心里,一点点的收紧,“那时的我,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大概许多东西已经过去了太久,让我寻不到很深很深的痕迹,以至于被连根拔起,都显得无知无觉……当时我就想起你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你说小白,你真无情!”

牧白扯了扯唇角,转过头看向牧宇森,眼中湿润。

他说二叔,你信么?再次看到你,我很高兴!

……

下午四点,江贝贝打电-话给秦暖,秦暖慌慌张张的跑到后院去找牧白。

重重花影迷乱了人眼,她喘着粗气,喊了一声,“牧白——”

没有回应。

她眼中酸涩,全身都止不住的颤抖,五厘米的粗跟皮鞋踩在石子路上,杏黄色的裙摆因为她的走动沾染了各色花粉和花汁。

离乱的阳光隔着层层浮光落在她的肩头,明明温暖,却不能折腾掉她藏匿在骨子里的不安和慌乱。

“牧白——牧白——”

她再次嘶声喊道,声声入耳,脆如铜铃。

“牧白离开了!”

低沉磁性声音传来,让秦暖的身子微怔,转过头来,望过去。

然后,她看到一张男人的脸,映着花影和飘在空气中的细碎香末,一点点的,向她靠近。

他走过来,将眼圈微红,身子孱弱的她抱进怀里,厚重的手掌拍着她的后背,对她说,“乖,我带你去找他!”

……

江贝贝的母亲陈和娜跳楼了,江贝贝当时刚从单位到家,就站在楼下。

她看到四楼窗台上站着的穿着绿色绣花旗袍的母亲,笑着对母亲摆手打招呼时,陈和娜踩上栏杆,抬脚跳了下来。

江贝贝一辈子没遇到这样的事情,她是江家的大小姐,家里所有人都宠着她,护着她,她生活一直开开心心、干干净净,她的世界也一直无忧无虑、无波无澜……

可是现在,她亲爱的母亲当着她的面跳楼自杀,她不敢相信,她吓坏了,她看着母亲下落的一瞬间捂着头大叫了起来,然后瘫坐在了地上……

周围的一群仆人纷纷跑去,周围的世界,就那么瞬间乱掉了……

等待母亲被救护车带走,有人拉起她,她被人塞进车子跟着救护车赶往医院,也就是那个时候,她才恍然清醒,然后拿出手机,打了电-话给秦暖。

她在电-话中说:暖暖,如果我妈妈不在了,我该怎么办?

秦暖一听,心中一酸,眼泪簌簌的掉落下来……

秦暖坐上牧宇森的车子时,身边的男人正在打电-话给牧白,但显然没有成功,他一边嘱咐杰米开车,一边他搂过她的身子,对她说,“别怕,你还有我!”

第28章 别怕,你还有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