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7章 罪该万死!

  秦暖为难,可以说是很为难。

显然,这个时候,她留或不留,自己说出来都不太合适。

“小丽,你先回去吧,小暖今天留在这里……”

这时,牧裕隆突然开口,对谢柔丽说。

秦暖望过去,听见牧裕隆又道,“老爷子那边之前就嘱咐了,要小暖陪着她吃晚饭,再说,牧白也不会让她走!”

秦暖沉默,眼眸闪了闪。

牧裕隆现在的确是给了她一个台阶下,但同时给了她一记下马威:

——你之所以留在这里,并非他想,是看在老爷子和牧白的面子上。

牧裕隆和谢柔婉两夫妻,表面上都对秦暖客客气气,但心底上都觉得秦暖配不上自己儿子。

秦暖也了解,一个诈骗犯的女儿,怎么可能配得上家世好教养好能力外貌都样样优秀的牧白?

她,配不上。

听了牧裕隆的话,谢柔丽笑,“姐夫说得对,怪我没考虑周到,差点扫了老爷子的兴,真是罪过!……那姐夫,你和姐姐好好保重,跟老爷子说一声,我下次再来看他!”

转过头看向秦暖又道,“秦小姐,对不住,我就先走了,改天再约你一块儿喝茶……”

秦暖点头,对她笑了笑。

谢柔丽抿了抿唇,没有再说别的,付甜甜插了一句,“喝茶的时候带上我……”

说完已经跑出房门了,谢柔丽一边骂着一边踩着高跟鞋就追了出去,秦暖笑,这对母女还挺有意思。

转过头来看向牧裕隆时,发现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门外。

……

邢仑的爷爷和牧老爷子是战友,邢仑的父母去世后牧老爷子就将他接到了牧家,当半个孙子一样的养。

邢仑今年二十六岁,年纪轻轻,长相也属于上等,就是脾气冷了点,但牧家管家王叔觉得邢仑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所以想将自己大学即将毕业的侄女介绍给邢仑。

此时此刻,邢仑站在前院草坪上,王叔正在与他说道,王叔有热心,有诚意,可邢仑一面无表情。

待王叔说完了,邢仑方才道,“对不起王叔,我暂时没有恋爱打算!”

王叔哽住,不予勉强,叹了口气离开,邢仑侧过身,目光落在不远处花丛中的那两个男人身上。

邢仑比牧白大了一岁,在牧家呆了十四年,那时候,牧宇森已经离开了牧家一年之久。

所以邢仑没有见过牧宇森,但他却是从牧白口中听过。

牧白说——邢仑,你这辈子,有没有对不起什么人?

……

在牧宇森离开之后的连续几年内,牧白重复做过一个梦,梦里面,繁花似锦,桃红柳绿,他站在乱花迷眼中,本是心情舒畅。

然后,听见一个女人的轻唤:牧白,牧白……一遍一遍。

牧白觉得这个声音熟悉,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却不敢回应,他开始躲闪,告诉自己得将自己藏起来,不能被人发现。

然后,周围无数美丽花朵都成了一张张的血色的嘴巴,随着风的吹动,它们都开始说话。

它们在说:牧白,你是一个罪人!罪该万死!

第27章 罪该万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