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那你就是怕我!

  秦暖有一些局促,站在门边上,没有再前进。

房间里,宽大的书桌看起来有些年月,旁边一个宽大的书架,架子上摆满了书,而男人的站在书桌和书架之间,长身玉立。

落地窗敞开着,阳光落在男人的肩头,将他的侧脸镀上一层柔和淡漠的色泽,以至于她竟有些看不清他的面容,甚至觉得眼前的景象有那么一点的,不真实。

她稳了稳呼吸,压抑着内心莫名的异样情绪,再次开口,“牧先生,我是秦暖,是这样,刚才……刚才牧白又来了电-话,说他几分钟后就到,他们让我来喊您一声……”

里面的人依旧没有回应,秦暖尴尬,“牧先生……”

“喜欢书吗?”

男人打断她的话,声音低低的开口。

秦暖怔住。

“书架上的书,都是我十岁到十五岁之间买的,那段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爱上了看书,所以父亲就给我买了许多……”

他随手抽出一本,泰戈尔的《飞鸟集》。

“I-cannot-choose-the-best,The-best-chooses-me……”

他的英文发音很标准,尾音微微上翘,勾着人随着他的情绪一点点的被带进去。

他是个天生的朗读者。

我不能选择最好的,是那最好的选择我!

他是什么意思?!

“不喜欢?”

没有听到回应,他抬起眉宇看略显失望的开口,“我以为你会喜欢……”

“没有,我很喜欢……”

“那你就是怕我!”

“……没有”秦暖说。

“撒谎……”

他伸手将书放回书架,不曾看她。

“你不敢进来……”

秦暖:“……”

“抱歉!”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合时宜,他淡淡的开口。

秦暖摇了摇头,低垂着眉眼,想要回应一句什么,刚抬起头来却发现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抬脚走到了她的面前。

她一愣,下意识的后退,却不想男突然人伸手一把拉过她的手臂,下一秒,她便听到一阵关门声传来,而她自己,则已经缩在了男人的臂弯里。

……

楼下客厅,付甜甜已经一蹦一跳的下来了,谢柔丽看了她一眼,皱眉,“甜甜,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付甜甜嘟嘟嘴,“我上楼看了,门都是关着的,我也不知道哪个房间是……而且,那上面阴森森的,我害怕……”

“怕什么怕?还当自己是七八岁的小孩子啊,别忘了,下个星期你就十五了,十五你懂不懂,你小叔十五岁就……”

“咳咳……”牧裕隆清咳一声,谢柔丽立马禁了声,付甜甜吐吐舌头,坐在一边上抓了把瓜子嗑起来。

“算了,老爷子还没起来,等会再去叫!”牧裕隆开口道。

谢柔丽皱眉,“姐夫,你怎么忘了,刚才秦小姐上楼去喊阿森了,孤男寡女的这……”

“秦小姐是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儿,心底有分寸,阿森更不是那种人,小丽,不要乱说!”

谢柔婉递了个眼色给谢柔丽,谢柔丽扭过头去,没有再说。

谢柔婉侧过脸看了丈夫一眼,问他,“听说几天前阿森已经去见了老爷子,还替老爷子参加了江家的婚礼,是不是真的?”

牧裕隆沉声,没有答话。

第23章 那你就是怕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