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是她!

  秦暖和牧宇森从后院回去时,牧裕隆夫妇和谢柔丽都在客厅,老爷子还在休息,牧白还没有回来。

秦暖之前偷偷发了个短信过去,但牧白没有回。

对于昨天他领口的唇印,秦暖在之后用着各种各样的理由自欺欺人,比如,那是他们公司的秘书或者女客户的,因为某种无关暧昧的原因,秘书的唇印沾在了他的领口上……

再或者,就是根本就是她眼花看错了,没有唇印,甚至没有那个电-话,一切的一切,都是巧合而已。

她该相信牧白的,两个人相识三年,这份感情,应该经得起考验……

“阿森啊,我打过电-话给牧白了,他就在路上,很快就到了!”牧裕隆怕牧宇森多想,帮自己儿子解释了句。

牧宇森不以为意,“不碍事,是我今天来的太冲忙了……对了大哥,我能上楼看看我以前的房间么?额……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牧宇森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身量笔挺,俊逸非凡,这让身为大哥的牧裕隆有些感叹年华韶光,转瞬即逝。

当年十五岁的弟弟现在已经长成了俊挺青年,而当年英姿勃勃的他,现在已是身体发福,鬓边添白,垂垂老矣。

牧裕隆笑道,“当然在的,一直都在,保留了十五年,大家一直都在等你回来!”

牧宇森不说话,眉眼不动声色的弯了弯,“谢谢大哥!”

牧裕隆叹气,“客气什么……你我是亲兄弟!”

……

四楼左手边第一个房间,是牧宇森曾经住的房间,原来的黄色木板门现在已经换成了筑起雕花的红木门,看起来典雅贵气了不少。

牧宇森抿了抿唇,纤长的手指放在门把上的那一刻,他觉得呼吸有些阻滞。

“咔嚓”一声,门被拧开,他轻轻推开,入目的便是一个书桌,以及一张宽阔的大床……

房间里,的确许多东西没有变,但变化的东西也是不少,比如,这张床,比如原来这里没有书桌,再比如,原来地毯的颜色不是这样……

牧宇森抬脚走了进去,目光在四周流转了下,最后落在书桌上的一张照片上。

照片上的牧宇森当时十四岁,拉着九岁的牧白站在一个秋千架的前面,笑得很傻气……

他记得,那一年,院子里的桂花开的极好,香飘十里,他看着那个女人踩着桂花的花瓣走来,笑语嫣然,漂亮的凌乱了他的眸子。

她扬了扬手中的相机,对着他和牧白扬了扬眉,“给你们拍照吧,我的技术很好哦!”

她的声音轻柔婉转,说出的话绕在舌尖上,都带着灵动的质感一般,敲在耳膜上,跳跃成一帧帧的音乐,浮动在空气中……

闭上眼睛,他突然觉得自己记不清她的面容了,她被囚禁在时光的囚牢中,所有的悲喜都成了被人背弃的无关紧要,过往经年,终不再被人提起。

伸手,他按了按眉心,将相片放在桌子上,凝眸处,眼里竟不知在何时,浮起一层湿润,灼痛了指尖。

“那个……牧先生……”

清越的女子声音陡然传来,他微微发怔,侧身望去。

——是她!

第22章 是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